笔趣阁 - 女生 - 帝名张三花在线阅读 - 第二五三章

第二五三章

        不远处的花庭中摆了几张书案,每张书案前都有人提腕执笔,看样子是在写些什么。小侯爷和三皇子在中间穿梭,不时看看点点头。

        张三花给陈悠使了个眼色:“悠悠,你去看看。”

        陈悠应了一声走了过去,因为她是女子,围在周围的公子哥都自觉避开她让出了一条道,她很顺利的走到了内圈。

        等到定睛一看,这几人却是在作画,似乎是以枯蝶为题,有画的快的都快画完了。

        小侯爷注意到陈悠过来了,对她笑了笑。陈悠气他方才没帮张三花说话,虽然不好得罪,但也没给他好脸色,全当没看见。

        小侯爷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三皇子也注意到了陈悠,看了她一眼,就当没她这个人了。

        陈悠:????他这眼神什么意思,我这么碍眼的么??

        心里对这三皇子的印象又坏了几分,陈悠没有待多久,转身回去找张三花了。

        张三花瞥了陈悠一眼,发现她绷着个脸,气呼呼的样子。

        “怎么了?“

        深吸一口气,陈悠朝张三花露出一个笑脸。

        “没什么,一群自以为是的蠢蛋在画画罢了。”

        “哦。”张三花也跟着露出一个假笑,“问题在于,为什么我在这。”

        张三花以为,这个宴会是小侯爷准备来打脸三皇子的,但现在什么情况,青年才俊的联谊?宾主尽欢?说好的套麻袋打一顿呢?给她下帖子又是为了什么?

        难道就是为了露个脸让北离三皇子奚落一番?

        陈悠的脑子转的也不慢,她理会了张三花话里的意思,脸色也变了。

        张三花起身,伸了个懒腰。

        “既然这里没有我的事,不如我们去放松一下?”

        陈悠一愣,张三花的放松方式只有一个,那就是揍人。

        “这不太好吧······”

        没有回答,张三花笑了一声,直接迈步离开。陈悠抿了抿嘴,赶紧跟上。

        有人向小侯爷汇报她们的行踪,小侯爷脸上的笑僵了一下,心里一个咯噔,命人盯住她们一有什么风吹草动随时来报。

        然后就有人来报他们跟丢了。

        小侯爷眼皮跳了跳,和三皇子道了声歉失陪一下,带着小厮准备到一旁询问具体情况。谁知刚走到僻静之处就有一只手扯住了他的胳膊,把他拉进了阴暗之处。

        待眼睛适应了光线,小侯爷回头,正看见陈悠一个手刀把他的小厮砍晕。

        陈悠:······

        小侯爷:······

        没想到会被看个正着,陈悠愣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朝小侯爷笑了笑。

        小侯爷摸了摸自己的后颈,也觉得隐隐作痛。

        “怎么,小侯爷也想试试?”

        张三花双手叉在胸前,姿态表情极尽嘲讽。

        小侯爷又看了眼笑得一脸羞涩的陈悠,扯了扯嘴角,转身一脸正经地看向张三花。

        “不知张伍长找我什么事啊?”

        对于他的镇定张三花是很欣赏的,所以她决定先把他打一顿,打趴了再说话。

        张三花的突然出手小侯爷始料未及,但他好歹是从小练武练到大的,所以他轻松躲过了第一拳。

        然后被第二掌拍个正着。

        被狠狠收拾了一顿的小侯爷时刻谨记自己的身份不能让人看笑话,一直咬着牙没叫喊一声,慢慢张三花就觉得没什么乐趣了。

        张三花停下后,小侯爷从地上爬起来,先是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对张三花行了一礼。

        “张伍长果然身手不凡,杨硕佩服。多谢张伍长手下留情了。”

        张三花不说话,只觉得小侯爷真的是不简单,被打了转眼就能谈笑风生。要么是傻,要么是心机深沉。

        啧,上京果然太复杂了,不适合她们这种头脑简单的。

        “小侯爷客气,你要是觉得不够,我可以再送你一疗程。”

        “够了够了。”小侯爷连忙摆手拒绝,扯到身上的伤,痛的呲牙咧嘴。

        “果真够了?”

        “够了够了。”

        “我怎么觉得不够,要是这么容易就够了,小侯爷怎么会这么不辞辛苦的拉我入局?”

        小侯爷僵了一下,随后也不端着了,苦笑了出来。

        “张伍长看出来了?“

        “看出什么?看出你特意把我送到三皇子面前?我没顶撞他你是不是很失望?”张三花冷笑一声,“明明来的都是些酸人,你还特意下帖子给我。杨硕,是不是在你们眼里我们这些丘八真的这么蠢?”

        “哪里的话,一国安康全靠戍边将士,我哪里敢低瞧。”杨说露出为难的脸色,“但是,那三皇子也不是傻子啊。”

        张三花面无表情:“继续。”

        “咳。”杨硕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托盘而出。一是因为也不是多机密的事,而是因为他实在是打不过人家啊。

        “这三皇子呢,说是来祝寿的,事实上呢,他除了祝寿还是来提亲的。”杨硕看了看张三花的脸色,“他提亲的对象,就是惠清那丫头。”

        “所以呢?”

        “······张伍长,你也知道,惠清那丫头性子跳脱,在东华有她母妃疼爱尚且活得不够肆意,要是和亲到北离那种对女子约束大的地方,那就是要她死啊。我们好歹一起玩到大的,就想着能不能出个主意,毁了这桩亲事。但是这三皇子虽说大男子主义很重吧,但从其他方面讲真的是数一数二的好男儿,两国又是交好,他要娶惠清,还真的让人很难找到理由拒绝。”

        “所以你们想出了个什么主意。”

        “也没啥,就是让他丢个大脸让他没脸提亲。”

        “······没了?”

        “没了。”

        张三花深吸一口气:“那你准备怎么让他丢脸呢?”

        “这个不都说好了么。”杨硕来了精神,眼睛闪闪发亮,“先各个方面碾压他,再套麻袋打他一顿。”

        “······你今天这个宴会可不像要碾压他的样子。”

        “这不是先捧捧他,好让他大意轻敌掉以轻心么。”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杨硕的笑卡住了。

        “那个,不是说了他也不是个傻子,我们也不能无缘无故就找事,不得找个理由么。”

        后面的话杨硕越说越小声,不时抬头看看张三花。

        “所以你找的理由是什么。”

        “那个啥。”杨硕眼神闪烁,“比如说试图轻薄我国唯一的女将。”

        陈悠倒吸了一口凉气,张三花反而笑了笑。

        “好,非常好,真是好的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