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 - 混沌幽莲空间在线阅读 - 第1863章 难说话的护士&兼顾

第1863章 难说话的护士&兼顾

        说话间,中年女护士将欧阳大伯往外一推,就准备关门。

        “等,等会……”欧阳大伯急忙伸出一只手挡住大门,然后再伸出一只脚往那门缝上一卡以确保门不会被关上。

        这家伙是怎么回事?!中年女护士的脸瞬间拉了下来,她可不管你是干什么的,对于这位中年女护士来说,在手术室里她信奉的是病人生命第一位,主治医生说话是权威。其余的人,只要可能干扰到治疗的进行,那都犯下了“杀无赦”的大罪。

        而之前,那位年轻的主治医生曾特别交代过的,这次的治疗她需要精神非常集中才行,并且这治疗期间受不得一丝干扰。所以这手术室里大家伙那可以尽一切可能保持安静,甚至连呼吸都不敢重了,就怕一个不小心影响了主治医生的治疗。这手术无小事,一个不小心最后的代价那就可能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他们这是小心再小心,注意再注意,可是面前这位倒好,身为病人家属,作为就当对病人治疗最关心,最小心的人,这不不乖乖守外边听消息,居然敢做出按手术室的门铃这种可能会干扰到医生治疗的事来,在这中年女护士看来简直有些不可理喻!

        事实上,如果刚才欧阳大伯敲门的时候没跟着出示他的军管证,这位中年护士不知道知道欧阳大伯是军人,只怕早就开口训上了。

        而正是因为知道欧阳大伯是军人,出于对军人的尊敬,这护士才仅仅朝欧阳大伯甩个脸子,让他在外边等而已。可现在倒好,眼见欧阳大伯不单没听劝,老实在外头等着,反倒还敢拿手挡门,拿脚卡着让她关门?!中年护士的脸一下子黑了下来。

        “这位同志,请让让!”中年护士将欧阳大伯撑着门的手往外推了推,然后朝前走了一步,欧阳大伯本能地往后稍退。乘着这机会,中年护士从手术室里钻了出来,然后反手一带,直接将手术室的大门给关了起来。

        “哎,等会,那个……”欧阳大伯还想伸手去拦,可是这中间隔着中年护士这么一大活人,这哪里拦得住。只能眼睁睁地望着那门在自个眼皮子底下关上。

        “同志……”

        “护士……”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

        “护士小姐,您先听我说。”这次欧阳大伯抢先了一步,“我不是故意要往里撞的,而是出现了紧急情况,必须要与里边的那位主治医生联系上,事情紧急,而且如果拖延久了,可能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所以……”

        “这后果再严重,还能有人命严重吗?你难道不知道这里边的病人同样也是在进行治疗,并且这治疗也是事关人命的吗?”中年护士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

        “欧阳司令,你请让开!”这还没等欧阳大伯再继续劝呢,这跟在欧阳大伯身后,本来就等得很是心焦的宣煜却有些控制不住脾气了。

        说话间,中年女护士将欧阳大伯往外一推,就准备关门。

        “等,等会……”欧阳大伯急忙伸出一只手挡住大门,然后再伸出一只脚往那门缝上一卡以确保门不会被关上。

        这家伙是怎么回事?!中年女护士的脸瞬间拉了下来,她可不管你是干什么的,对于这位中年女护士来说,在手术室里她信奉的是病人生命第一位,主治医生说话是权威。其余的人,只要可能干扰到治疗的进行,那都犯下了“杀无赦”的大罪。

        而之前,那位年轻的主治医生曾特别交代过的,这次的治疗她需要精神非常集中才行,并且这治疗期间受不得一丝干扰。所以这手术室里大家伙那可以尽一切可能保持安静,甚至连呼吸都不敢重了,就怕一个不小心影响了主治医生的治疗。这手术无小事,一个不小心最后的代价那就可能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他们这是小心再小心,注意再注意,可是面前这位倒好,身为病人家属,作为就当对病人治疗最关心,最小心的人,这不不乖乖守外边听消息,居然敢做出按手术室的门铃这种可能会干扰到医生治疗的事来,在这中年女护士看来简直有些不可理喻!

        事实上,如果刚才欧阳大伯敲门的时候没跟着出示他的军管证,这位中年护士不知道知道欧阳大伯是军人,只怕早就开口训上了。

        而正是因为知道欧阳大伯是军人,出于对军人的尊敬,这护士才仅仅朝欧阳大伯甩个脸子,让他在外边等而已。可现在倒好,眼见欧阳大伯不单没听劝,老实在外头等着,反倒还敢拿手挡门,拿脚卡着让她关门?!中年护士的脸一下子黑了下来。

        “这位同志,请让让!”中年护士将欧阳大伯撑着门的手往外推了推,然后朝前走了一步,欧阳大伯本能地往后稍退。乘着这机会,中年护士从手术室里钻了出来,然后反手一带,直接将手术室的大门给关了起来。

        “哎,等会,那个……”欧阳大伯还想伸手去拦,可是这中间隔着中年护士这么一大活人,这哪里拦得住。只能眼睁睁地望着那门在自个眼皮子底下关上。

        “同志……”

        “护士……”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

        “护士小姐,您先听我说。”这次欧阳大伯抢先了一步,“我不是故意要往里撞的,而是出现了紧急情况,必须要与里边的那位主治医生联系上,事情紧急,而且如果拖延久了,可能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所以……”

        “这后果再严重,还能有人命严重吗?你难道不知道这里边的病人同样也是在进行治疗,并且这治疗也是事关人命的吗?”中年护士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

        “欧阳司令,你请让开!”这还没等欧阳大伯再继续劝呢,这跟在欧阳大伯身后,本来就等得很是心焦的宣煜却有些控制不住脾气了。

        说话间,中年女护士将欧阳大伯往外一推,就准备关门。

        “等,等会……”欧阳大伯急忙伸出一只手挡住大门,然后再伸出一只脚往那门缝上一卡以确保门不会被关上。

        这家伙是怎么回事?!中年女护士的脸瞬间拉了下来,她可不管你是干什么的,对于这位中年女护士来说,在手术室里她信奉的是病人生命第一位,主治医生说话是权威。其余的人,只要可能干扰到治疗的进行,那都犯下了“杀无赦”的大罪。

        而之前,那位年轻的主治医生曾特别交代过的,这次的治疗她需要精神非常集中才行,并且这治疗期间受不得一丝干扰。所以这手术室里大家伙那可以尽一切可能保持安静,甚至连呼吸都不敢重了,就怕一个不小心影响了主治医生的治疗。这手术无小事,一个不小心最后的代价那就可能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他们这是小心再小心,注意再注意,可是面前这位倒好,身为病人家属,作为就当对病人治疗最关心,最小心的人,这不不乖乖守外边听消息,居然敢做出按手术室的门铃这种可能会干扰到医生治疗的事来,在这中年女护士看来简直有些不可理喻!

        事实上,如果刚才欧阳大伯敲门的时候没跟着出示他的军管证,这位中年护士不知道知道欧阳大伯是军人,只怕早就开口训上了。

        而正是因为知道欧阳大伯是军人,出于对军人的尊敬,这护士才仅仅朝欧阳大伯甩个脸子,让他在外边等而已。可现在倒好,眼见欧阳大伯不单没听劝,老实在外头等着,反倒还敢拿手挡门,拿脚卡着让她关门?!中年护士的脸一下子黑了下来。

        “这位同志,请让让!”中年护士将欧阳大伯撑着门的手往外推了推,然后朝前走了一步,欧阳大伯本能地往后稍退。乘着这机会,中年护士从手术室里钻了出来,然后反手一带,直接将手术室的大门给关了起来。

        “哎,等会,那个……”欧阳大伯还想伸手去拦,可是这中间隔着中年护士这么一大活人,这哪里拦得住。只能眼睁睁地望着那门在自个眼皮子底下关上。

        “同志……”

        “护士……”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

        “护士小姐,您先听我说。”这次欧阳大伯抢先了一步,“我不是故意要往里撞的,而是出现了紧急情况,必须要与里边的那位主治医生联系上,事情紧急,而且如果拖延久了,可能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所以……”

        “这后果再严重,还能有人命严重吗?你难道不知道这里边的病人同样也是在进行治疗,并且这治疗也是事关人命的吗?”中年护士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

        “欧阳司令,你请让开!”这还没等欧阳大伯再继续劝呢,这跟在欧阳大伯身后,本来就等得很是心焦的宣煜却有些控制不住脾气了。

        说话间,中年女护士将欧阳大伯往外一推,就准备关门。

        “等,等会……”欧阳大伯急忙伸出一只手挡住大门,然后再伸出一只脚往那门缝上一卡以确保门不会被关上。

        这家伙是怎么回事?!中年女护士的脸瞬间拉了下来,她可不管你是干什么的,对于这位中年女护士来说,在手术室里她信奉的是病人生命第一位,主治医生说话是权威。其余的人,只要可能干扰到治疗的进行,那都犯下了“杀无赦”的大罪。

        而之前,那位年轻的主治医生曾特别交代过的,这次的治疗她需要精神非常集中才行,并且这治疗期间受不得一丝干扰。所以这手术室里大家伙那可以尽一切可能保持安静,甚至连呼吸都不敢重了,就怕一个不小心影响了主治医生的治疗。这手术无小事,一个不小心最后的代价那就可能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他们这是小心再小心,注意再注意,可是面前这位倒好,身为病人家属,作为就当对病人治疗最关心,最小心的人,这不不乖乖守外边听消息,居然敢做出按手术室的门铃这种可能会干扰到医生治疗的事来,在这中年女护士看来简直有些不可理喻!

        事实上,如果刚才欧阳大伯敲门的时候没跟着出示他的军管证,这位中年护士不知道知道欧阳大伯是军人,只怕早就开口训上了。

        而正是因为知道欧阳大伯是军人,出于对军人的尊敬,这护士才仅仅朝欧阳大伯甩个脸子,让他在外边等而已。可现在倒好,眼见欧阳大伯不单没听劝,老实在外头等着,反倒还敢拿手挡门,拿脚卡着让她关门?!中年护士的脸一下子黑了下来。

        “这位同志,请让让!”中年护士将欧阳大伯撑着门的手往外推了推,然后朝前走了一步,欧阳大伯本能地往后稍退。乘着这机会,中年护士从手术室里钻了出来,然后反手一带,直接将手术室的大门给关了起来。

        “哎,等会,那个……”欧阳大伯还想伸手去拦,可是这中间隔着中年护士这么一大活人,这哪里拦得住。只能眼睁睁地望着那门在自个眼皮子底下关上。

        “同志……”

        “护士……”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

        “护士小姐,您先听我说。”这次欧阳大伯抢先了一步,“我不是故意要往里撞的,而是出现了紧急情况,必须要与里边的那位主治医生联系上,事情紧急,而且如果拖延久了,可能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所以……”

        “这后果再严重,还能有人命严重吗?你难道不知道这里边的病人同样也是在进行治疗,并且这治疗也是事关人命的吗?”中年护士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

        “欧阳司令,你请让开!”这还没等欧阳大伯再继续劝呢,这跟在欧阳大伯身后,本来就等得很是心焦的宣煜却有些控制不住脾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