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剑武同修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不情之请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不情之请

        苏唐早早回到了自己的府邸,在周兴与其分别之后,但今晚注定他无法陷入到修炼中,因为在当下这座郡城中,已是暗流涌动,只要徐焰一天不离开这座郡城,那么这股暗流就不会平息。

        说来好笑,徐焰不过只是一名出自于莲花宗的内门弟子,但如今却成为了几乎在整个灵州境内,最为强大的几股势力的眼中钉,差不多是到了人人都想除之而后快的地步。

        这让苏唐觉得有些荒诞不已,但又不得不去承认这个现实,因为就连他现在也被牵扯到了其中,不得不想办法去除掉后者。

        夜已渐深。

        马上就要临近子时。

        望川城的灯火,开始大片大片逐渐熄灭下去,除了在城中心的勾栏闹市之地,依旧还有华灯笼罩外,那些分布在东南西北四个城区的人们,无疑都准备开始陷入到休息当中。

        不过坐在书房里的苏唐,在等。

        他在等一个人。

        苏庆欢于子时四刻,终于来到了书房内,他在进门后对苏唐简单行了一礼,便开口说道:“严家没了,严通与其美妾,一同惨死在了自家的正堂中,都是被人一剑给穿透身体。”

        苏唐听到这个消息,皱了皱眉,但并没有起它什么表示,他开口说道:“说的详细一些。”

        苏庆欢回道:“这件事并不复杂,那徐焰在与周满园一战之后,便直接去到了严府,然后将严通与其妾室杀了,不过据探子来报,严府里的人,除了严通与其那名美妾外,其它人都在事先就逃之夭夭了,似乎是提前就嗅到了危机,其中还包括周通的正室方氏。”

        苏唐听到最后这句,不仅冷笑一声,讥讽道:“这还真是树倒猢狲散了。严家之所以落得这个下场,完全就是他们咎由自取,严傅老儿胆敢将主意打到高元的头上,并害死了他,就算他们此次不被灭门,那我也会想办法将他们除去。”

        苏庆欢听到这里,识趣的没有接话。

        苏唐沉吟片刻,微微眯了眯眼睛,才接着对苏庆欢冷声说道:“对了,既然严家现在已经彻底完了,那么逃出去的方氏如果再继续活着,对我们而言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你去安排一下,务必将这些从严家逃出去的漏网之鱼全部给我连根拔除,另外就是,之前那名过来送消息的徐琦也没有必要留了。”

        苏庆欢低头回道:“是,小叔!”

        苏唐见对方有些欲言又止,接着说道:“你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

        苏庆欢犹豫片刻,还是如实问道:“既然那徐焰现在屠掉了严家,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借此为由,将他擒拿归案了?若说他之前击杀我军中的伍长,其罪名尚不足矣撬动他,可在郡城中灭族的罪名,却是完全足够将他擒拿了吧?哪怕就是当场将其格杀,料想陛下那边也不会多说什么。”

        苏唐听到这个问题,却是眼神冷然回道:“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也要杀的掉他才行啊。”

        苏庆欢皱眉道:“小叔此言何意?”

        苏唐语气冰冷说道:“因为在徐焰的背后,有人全程都在暗中保护,我们根本杀不了他。”

        苏庆欢惊讶说道:“这……这如何可能,莫不是赵白莲一直在暗中尾随?”

        苏唐摇了摇头,回道:“那人于今日的申时左右,我已经亲眼见过,并非是赵白莲,至于他到底是谁,我暂时还不清楚,不过有一点我可以断定,那就是此人,乃是来自于北边的那座高墙之上。”见到苏庆欢已是一脸骇然,苏唐迟疑片刻后,才又接着说道:“此事不用着急,我会马上写信到永安城,让那边来想办法的,从这里一路到永安城,路途上可还远着呢,总能找到机会的。”

        苏庆欢最后问道:“可高家那边我们该怎么回,毕竟徐焰至今都还活着,哎,都怪这些该死的蠢货,花费数月时间,竟然连一个小小的修行者都杀不死。”

        苏唐听到这里,眼神中当即闪过一丝意味深远,开口回道:“严家现在已经完全覆灭了,那我们如实回复高家便是,就说高元瞒着我们私自去协助严家,最后却不慎惨死在了徐焰的手中。当然了,以高元比你还要强悍三分的实力,料想他是死在了徐焰背后的那个人手中。”

        苏庆欢问完心中的疑惑,且得到苏唐的一一解惑后,心中终于豁然开朗,不过这也让他意识到,自己相比起后者来还是太年轻了些。

        苏庆欢不再多说什么,随之告辞离去。

        ……

        解决完严家之后,徐焰的心底暗自松了口气,但也带有着丝丝缕缕的惆怅之心,毕竟逝者已逝,徐育庭夫妇以及他的徐爷爷,终究是都无法复活了。

        他之所以一定要除掉严家,无非是给自己的良心上找一个精神慰藉,同时他不想那远在莲花峰上的徐慧在收到信件后,会忍不住去向严家寻仇。

        别看徐焰一路过来似乎挺顺利的,但若是没有阿水的及时出现,实则他早就有可能已经在徐家村陨落了,更别说能一路从望川城的南城区,撕开一条口子大摇大摆杀到严府中。

        徐焰离开严府后,找到了一家价格不菲的客栈享用晚餐,此刻已经差不多是子时,但依旧可以看出,在客栈内还有着不少人一边在饮酒,一边则用温鼎吃着锅中的热食。

        进入到客栈后,迎面扑来的便是飘香四溢的饭菜香味,以及温暖如春的室内温度,不过不等徐焰叫来小二进行点菜,在他坐下的四方桌上,便有一名身穿锦衣华服的中年男子不请自来,并且在他面对面坐下。

        徐焰对此没有任何表示,只是目色平静地看着对方。

        身穿华服的男子见徐焰如此淡定地看着自己,报以和善一笑,然后他转头对一旁的掌柜挥了挥手,随之就见到这家客栈的掌柜,恭恭敬敬点头表现自己明白了,转身走进了后厨。

        不过片刻时间后,在后厨之内就陆续有人端着似乎早就准备好的饭菜,鱼贯而出,一盘接着一盘往徐焰这张桌子上菜。

        明明只有两个人而已,却上了一顿极其丰盛的美味佳肴,直到在所有东西都准备完毕后,华服男子才笑着对徐焰开口说道:“徐焰公子,请用餐吧,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聊,如何?”

        徐焰并不意外对方会认出自己,在这座城池之内,那些想知道他动静的人,都可以轻松获取他到的信息,毕竟他从未隐蔽过自己的行踪,不过他固然是不惧眼前的人,但也绝不会冒冒失失就接受对方的好意。

        他直言问道:“在用餐之前,阁下还是先说清楚你的来历为好。”

        看起来约莫已是接近于天命之年的华服男子听到徐焰这么说,没有选择隐瞒,开门见山回道:“我姓白,名海宁,这座安和客栈,则恰好是我白家的产业之一,所以这顿饭本是我白家请你的,你大可以放心吃。”

        徐焰听到对方乃是白家之人,当即在语气中略带一丝讥讽回道:“你们白家与我之间可是有着不小的过节,怎么还能反过来请我吃饭呢?”

        白海宁笑着回道:“那哪里能算是什么过节,你与冰儿之间的事,我也都听她本人说了,在我看来,你们不过都只是出自于师门的要求,所以才产生了一些小打小闹罢了,算不得什么大事,至于静儿与你师傅那一辈的事,更是不该牵扯到你们这些后辈身上来。”

        徐焰见对方有意想与自己缓和彼此间所带有的恶劣关系,心中却没有丝毫放松,接着说道:“阁下最好还是把你此行的目的先说清楚,不然你们白家这突如起来的好意,我可消受不起。”

        白海宁见他如此警惕,笑脸依旧,他举起筷子往煮沸的温鼎中,一边添加吃食,一边开口说道:“实不相瞒,白某之所以亲自前来请你吃顿饭,确实是带有着一个不情之请。”

        徐焰对此波澜不惊,继续等待他的下文。

        白海宁放下筷子,对他说道:“我想让你在接下来的路途中,能带着冰儿一同前往永安城。”

        徐焰听到这个答案,终于是忍不住皱了皱眉,他沉默许久后,才开口问道:“阁下不是在说笑吧。”

        白海宁敛去笑意,语气认真回道:“当然不是,我白家是真的想请你带着冰儿一起去往永安城。”

        徐焰在下山前便已从赵白莲的口中得知,白海静从他那里要走了一个参赛名额给白冰,但他从未想过,白家会让白冰继续跟在自己的身边,他开口回道:“你们白家身为望川城四大家族之一,有的是办法可以让白冰安全进入到永安城,又何须让她跟着我?而且想必阁下也不会不知道,我这一路上的处境有多危险吧,怎么,你们就如此舍得让她跟着我一起冒如此大的风险?”

        白海宁语气淡淡说道:“身为一名修行者,若在修行之路上始终没有任何的风险,总想着有人会为自己保驾护航,那这样的人,又能从何处寻得自己最终的大道与坦途?”

        徐焰听到这个回答,不禁冷冷地看了对方一眼,见对方不像作假,随之才伸出筷子从温鼎中,夹了一块牛肉丢入嘴中。

        肉质肥美,口感甚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