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出青鸣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六章:金钟灭,香露缘

第一百三十六章:金钟灭,香露缘

        梧桐城西门外,风阵阵,沙石在风中胡乱飞舞。

        一个阵法在风中,看上去犹如摇摇欲坠的树木,却怎么也不倒下。

        阵法外,楚寇廷双手舞动,不断控制十方天印,拂尘和权杖移动位置,以此来消耗吴越的元力。

        迷踪阵里,吴越也察觉到了楚寇廷的用意,几次试图逃出去,却逃不出,最后他索性坐下来。

        “楚寇廷,看我们谁耗过谁。如果你不进来,我不出去,肯定是你先耗死。”吴越一大把年纪,看出了迷踪阵的弊端,耍起流氓来。

        当然,这是因为楚寇廷没有通藏那样的夺命黑莲刀,不然吴越哪有这么舒服的坐在迷踪阵里面。

        楚寇廷的目的并不是和吴越耗,他只想消耗吴越的元力。如今吴越耍流氓,他只能先救出潇澜。

        “耗,哼。那就等着!”楚寇廷冷哼,加快迷踪阵的运转,尽可能扰乱吴越的视线。

        “不好,这小子竟然玩阴的。”吴越想起自己的宝贝还在外面,顿时心生不好。

        尝试感应金钟,试了几次,既然没能感应到金钟。眼神慌乱,在几个空间乱串了一通还是出不去,开始骂娘。

        而外面的楚寇廷,在确认吴越感应不到他的金钟时,直接一脚把金钟踢飞。同时迷踪阵也被破,毕竟楚寇廷才地王境初期的修为,能用阵法控制吴越,已经算是他很高明了。

        “澜,小心。”看到吴越的攻击来,楚寇廷出声。潇澜感觉自己浑身热,而且脑海中竟然出现欢欲画面。

        好不容易才刚呼吸一口正常的空气,哪里反应过来。

        楚寇廷在潇澜还没有回神时,抱住潇澜往地上翻滚几圈。同时,吴越的金钟再次过来,快放大,把楚寇廷和潇澜笼罩在里面。

        了阡神兄妹见状,欣喜万分,从木车上快下来。城墙上,看到楚寇廷最终还是被困住,众人担心溢于脸上。

        大楚,我相信你可以的,一定可以的。唐清涵扶着墙的手紧握,差点没把石砖给扣出来。

        楚大哥,姐,你们一定不要有事,大家都在等你们回来,千万不要有事。潇溪手握悯悲剑,嘴唇微咬。

        “师妹,少庄主吉人自有天相,定然能逢凶化吉。我相信少庄主可以冲破吴越的金钟,带领大家攻打小狼宗。”

        邱若虚说完,召集他的人去开会,想必是商量怎么解决目前的困境。

        唐清涵和潇溪在城墙上,心中都在祈祷楚寇廷和潇澜不要有事。

        金钟外,了阡神敲了敲金钟,十分得意说道,“还是吴前辈高明,一出手就把楚寇廷解决了,这可是解决了我们的燃眉之急啊。”

        那吴越冷哼,不屑一顾,仿佛这件事对他来说是一件小事而已。

        “可惜了,可惜了!”吴越摸了摸自己的胡须,一副肉疼样子。了阡神兄妹两人不知道吴越什么意思,“吴前辈,您可惜什么呢?”

        吴越看向金钟,摇了摇头,眼神中多了一抹色彩。别人不知道金钟的秘密,他自家玩意,他当然知道了。

        “了统领,楚寇廷已经解决了,我们是不是该进攻梧桐城了。”

        了阡神兄妹对视,了阡神说道,“只要抓住了楚寇廷,他们就蹦哒不了,现在就只有邱若虚了。”

        “来人,吩咐下去,准备攻城。”了阡神也迫不及待。

        “吴前辈,楚寇廷呆在您这个宝贝里能撑多久?”吴越哈哈哈大笑,仿佛是在笑了阡神的懵懂无知。

        “了统领大可放心,还没有人能够从我的金钟里活着出来。”

        几人相识大笑,杀了楚寇廷,再杀邱若虚,那就没有人能够拦住小狼宗踏进中原的脚步了。

        金钟内,楚寇廷看着快要昏过去的潇澜,先给她输送元力护住心脉。

        “楚大哥,你怎么,怎么也进来了。”潇澜有气无力,她受了伤,再加上这金钟内莫名的燥热气氛,被这金钟压的喘不过气来。

        “澜,先别说话。我们现在被困在这金钟里,若是多说话,很容易缺氧,”

        “楚大哥,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难道就这样坐着等死吗?澜,别怕,有我呢,我一定会把你带出去。”

        楚寇廷四处张望,里面太黑了,只能凭着感觉去找。

        金钟内面积约莫五十平方米,也就是相当于可以容纳十个人一桌,恍如隔世,极其安静。

        此时只有潇澜的喘气声,听上去极其难受。楚寇廷走了一圈,并未现有任何的破绽,感觉身体有异样,楚寇廷疑惑停下来。

        “楚,楚大哥,好热,我感觉全身像是被火烧了一样。”潇澜翻滚在地上,一边说一边扯自己的衣服。

        “澜,想必是这就是金钟的秘密,只是怎么破解,我还需要时间去琢磨,你先忍一下。”

        金钟内一片漆黑,楚寇廷并未看到潇澜已经把衣带解开。说了一声,盘坐下来运功,试图抵抗心中那一份带来的欢欲悸动。

        怎么会这样?楚寇廷现,当他崔动心法的时候,那种感觉瑜伽强烈,实在想不通究竟为何。

        “楚大哥,我,我好难受。”潇澜在地上打滚,感觉自己浑身要膨胀了。

        楚寇廷听到动静,向潇澜过去,找了下才找到潇澜。

        “澜,如果我没猜错,怕是这金钟内被吴越做了手脚。”

        “楚大哥,他,他到底做了什么手脚,竟然让人如此难受,而且,而且…”潇澜扑进楚寇廷的怀里,身体不断挤进去。

        明知行为不可,羞愧万分,却忍不住靠近楚寇廷。早年楚寇廷怎么说也混迹娱乐场多年,此刻已明白金钟内为何会出现这般变故了。

        他没想到这金钟内,竟然是靠合欢这种下流手段来导致人猝死,难怪进来的人基本都丧命在里面。

        心中甚是可惜,因为他想到潇澜说这个金钟是吴越自己炼制出来的法宝,可惜吴越心术不正,竟然炼制出这么一个不要脸的法宝。

        “澜,这金钟吴越在炼制的时候,应该是加了类似合欢散的东西,所以才会让人产生这种感觉。”

        “楚大哥,那现在怎么办?我快控制不住自己了。”潇澜扯开自己的衣服,裸露上半身。

        虽然金钟内不见光,但是楚寇廷能感受到潇澜那近似狂的内心。而楚寇廷自己也在抑制,躲开潇澜,爬向一边。

        “澜,你先挺住,我想想办法。”楚寇廷几拳打在金钟上。越用力打,现自己意识越模糊。

        楚寇廷吐出一口血,被金钟反弹,倒在雪

        地里。一部分是因为缺氧,一部分是因为被金钟激出来的**有关。

        楚寇廷感觉自己浑身膨胀,好像有一团火要喷出来。而此时的潇澜早已经迷失了自己,抱住楚寇廷,不断脱掉楚寇廷的衣服。

        “澜,澜。醒醒,醒醒。”楚寇廷一掌把潇澜推开。

        潇澜被金钟罩得久一点,加上又没有经历过大苦大难,意志力薄弱,所以很快会迷失自己。

        可是他自己不同,明知道吴越的这种下三滥手段,他还要眼睁睁看着潇澜受煎熬之痛已不是,更别说自己在这时候做出对不起潇澜的事。

        “楚大哥,快,快帮我,我快不行了,快点帮我。”潇澜近乎狂,再次把楚寇廷抓住,完全主控不了自己的行为。

        “楚寇廷,那女娃再过二十息,便会七窍流血而亡,你若是再不动手,那可就真的来不及了。哈哈哈!”

        金钟内传来吴越那得意的笑声,楚寇廷一拳打过去,可惜没有任何动静。

        “楚大哥,求求你,求求你了,快点杀了我吧。太难受了。楚大哥,快杀了我。”

        潇澜像是突然有了意识,控制着碧生剑出鞘,朝自己捅过来。

        “澜,不要被那恶魔吓到,你可千万不要做傻事。”

        楚寇廷一拳打飞碧生剑,同时他的意识也逐渐朦胧。

        清涵,对不起。在意识被吞没的最后一刻,楚寇廷心中呢喃。然后抱住潇澜亲吻了下去。

        “楚大哥,要了我…”潇澜轻呢,在楚寇廷的抚摸之下,把他紧紧拴住,这一刻只有那男子气息能让她感到平静,欢快,而楚寇廷亦是如此……

        金钟外,吴越感受到了两人的变化,心中万般心疼,便宜了楚寇廷。

        “吴前辈,我想那楚寇廷应该快死了,我们也是时候进攻梧桐城了。”了阡神走过来催促,他的目的是攻破梧桐城,才不管吴越什么想法。

        吴越点头,因为这时候他已经感应不到金钟内楚寇廷两人的存在,不过为了避免意外出现,还需要金钟暂时压制住。

        城墙上,看到楚寇廷和潇澜被困迟迟出不来,唐清涵决定出战。没有看到邱若虚等人,她和王俊说了一下,便和潇溪出城门迎战。

        吴越哈哈哈大笑,“真是奇谈,真是天下奇谈啊!看来梧桐城真是没人了,竟然都是派一些女流之辈出来应战。”

        “不过,我就是喜欢和美女对战。咱们事先说好了,你们若是输了,那就要跟我回去做我的小妾哦。”

        唐清涵和潇溪对视一眼,一人一边攻击吴越。而了阡神兄妹退到一旁,冷眼看着吴越如何收拾唐清涵和潇溪。

        “你们的剑法不错,可惜了,可惜修为太低了。你们还是跟我回去,乖乖的做我的小妾伺候我吧!”

        潇溪没有说话。或许她知道多说一句就是浪费口水。

        “吴越,快放了大楚和澜,不然我们可就不客气了。”唐清涵的话,对吴越来说就是一个大笑话,谁放过谁还不一定呢。

        “小姑娘,看你长得倒是有几分姿色,若是跟我回去,我可以考虑让你做大,享尽荣华富贵,逍遥自在,何必在这里提心吊胆呢。”

        唐清涵施展剑决,跟随潇溪身后,一同攻击吴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