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出青鸣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三章:圆妻梦,姻缘短

第一百三十三章:圆妻梦,姻缘短

        雪峰之上,

        雪飞燕静静的躺在楚寇廷的怀里,她期待这一天终于如愿以偿。

        如今楚寇廷答应娶自己为妻,心中无比幸福。虽然即将要面对死亡,但是自己也要做一个漂漂亮亮的新娘。

        无尽火域,在那大殿中,两旁的灯芯尽是火苗。

        无虚老人,冰主,雪先生和门先生负手而立于大殿之上。

        在他们之下,韩天印,潇澜姐妹,拓拔克,雪商文,卜公子面面相觑,不知道无虚老人四人叫他们过来有什么事。

        几人沉默了一会儿,无虚老人说道,“孩子们,太虚境给我们讯号了,冰之皇即将苏醒。”

        “冰之皇,冰之皇?”韩天印几人相互对视难以置信。他们自然知道冰之皇是何许人物。韩天印上前问道,

        “世尊,不知冰之皇身在何方?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

        几人明白,无虚老人等人不会无缘无故把他们召集过来。

        冰主上前一步说道,“我们用太虚境感应到了冰之皇就在冰雪两域一带,把你们召集回来,便是要你们前去查看。”

        “如果是冰之皇苏醒,定然会有异象产生。我们担心,会有人趁冰之皇刚苏醒对她不利。所以你们此去,除了找到冰之皇之外,也要保护好冰之皇。”

        韩天印几个人点头,潇溪眼眸流盼走出来问道,“世尊,冰主,师父,雪先生,那我们要不要通知楚大哥?”

        “溪,楚小子已经在雪家族了,不过此刻他应该不会太想看到你们。好了。你们先过去吧。”

        几人得令,准备了一下便离开了无尽火域…

        古道上,潇溪想着自己师父的话,疑惑不解。“姐,师父说楚大哥这会不想看到我们是什么意思?”

        “我哪知道。省点力气,赶紧赶路,天黑之前要到雪家族。”

        潇溪做了个鬼脸,向韩天印讨好,其却视而不见。她知道找雪商文几个也无济于事,一个人生闷气跟在身后。

        几人正走着,看到一人骑着快马从另一条路过来。看清来人是唐清涵之后,他们停下来。

        唐清涵一心赶路,没有注意看路边的韩天印等人。快马已经过了很久,似乎想起了什么,又折返回来。

        “韩大哥,拓拔克。你们怎么在这里?清涵,看你如此匆忙,生了什么?”韩天印没有回复,反而问唐清涵。

        “韩大哥,你们有所不知。大楚和飞燕现在在雪家族,而飞燕性命所剩无几,我得赶过去找他们。”

        雪商文走出来说道,“清涵,我们也要去雪家族。我看你伤势未好,不如我们一同结伴而行?”

        唐清涵想了下,这么多人想赶路是不可能了。自己必须要赶在天黑之前,到达雪家族,不然就见不到雪飞燕。

        “韩大哥,商文,拓拔克。我就不和你们一起了,我先走一步。”唐清涵说完,不等众人回答,调转马头朝雪家族而去。

        “天印,拓拔克,商文,卜公子,我看清涵如此匆忙,指不定有什么事,我们也快点跟过去看看。”

        潇澜说完,已经率先走一步,其他人也紧跟身后……

        雪峰之上,雪飞燕已经让小美帮她整理好她的妆容。

        此刻,雪飞燕和楚寇廷跪拜在彼此的对面。在他们中间,有两个竹筒被子,插在雪地里,装满了水。

        这是楚寇廷用元力把雪融化成水,当做喜酒。

        没有盛装,没有热闹的场面,雪地里只有两个相互依偎的男女,还有一个轻声抽泣的少女。

        “楚哥哥,我终于嫁给你了。”雪飞燕惨淡而枯萎的笑容,像极了玉米须一般干瘪瘪的。

        “飞燕,从今往后,你便是我楚寇廷的妻子了。”两人说完,相视一笑。

        随即楚寇廷把插在地上,装满水的竹筒杯拔出来。一支给雪飞燕,他拿一支,两人举起来。

        “皇天在上,厚土在下。今生今日今时,我楚寇廷,愿意娶雪飞燕为妻,请老天爷做个见证。”

        雪飞燕微微一笑,双目微垂,柔软无力靠在楚寇廷的肩膀上。

        “皇天在上,厚土在下。今生今日今时,我雪飞燕,愿意嫁给楚哥哥为妻,请老天爷做个见证。”

        两人相视一笑,举起手中的交杯酒缓缓喝下。

        “咳咳,”

        雪飞燕咳嗽两声,刚喝下去的水和血一起吐出来。

        “楚哥哥,谢谢你,在有生之年还能嫁给你。现在我很幸福。”

        雪飞燕不顾自己的伤,躺在楚寇廷的怀里说道。这一刻,再也没有什么比她的幸福重要了。

        “飞燕,我也谢谢你。今生能够娶到你这么好的妻子。”

        “楚哥哥,哦,不对,我应该叫楚哥哥为相公了。相公,你能亲我一下吗?”

        雪飞燕知道自己的生命,此刻已经临近终点,脑海中,只有那一丝模糊的意识还在倔强。

        楚寇廷连连点头,轻轻俯头下去,亲吻雪飞燕的额头。“娘子。”

        “相公,答应我,等我死了以后,把我埋葬在我家人旁边。”

        “飞燕,你不会有事的。”楚寇廷强行崔动他体内残留的生死蛊。只是,刚刚崔动他就受伤了。

        “相公,不用白费力气了。其实,我还有一件事要告诉相公。当年我说因为你体内有生死蛊,会活不过两年。其,其实我是骗你的。”

        “我是怕你离开以后,不再回到雪家族,不再回到我身边。所以,所以我…”

        “飞燕,我知道我知道。飞燕,你不要说话了。”

        “相公,我走以后,好好对清涵姐。她为你付出太多了。”

        楚寇廷点头,与此同时,雪飞燕握住楚寇廷的手慢慢松开,在雪飞燕的头无力下垂时,她的双手也掉落地上。

        楚寇廷抱着雪飞燕,泪水滑落,脑海中浮现出和雪飞燕相处的朝朝暮暮。没有撕心裂肺的画面,没有悲痛欲绝的泪水。

        楚寇廷就这样抱着雪飞燕,任由两滴泪水从脸颊流下……不远处的小美早已泪流成河。

        在那雪家族山脚下,唐清涵停下脚步,这里崇山峻岭,马很难上去,所以她打算用自己的身法掠上去。

        看了一下雪峰,唐清涵施展身法,攀爬而上……

        雪峰上,一块墓碑屹立在雪地里,上面刻着几个大字,爱妻雪飞燕之墓,丈夫楚寇廷落笔。

        楚寇廷跪在墓碑前,一年的时间竟然没有察觉到雪飞燕的变化。回想从雪飞燕失踪回来之后,她就变得有些固执,再加上跟着唐清涵忙着学习做菜给他吃。

        那时候雪飞燕应该已经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而他只是单纯的以为雪飞燕从小没有做过家务,现在才想要做菜。

        “飞燕,谢谢你,是给我带来了那么多美好的时光。你放心,我会把你记住,永永远远记在心里。”

        楚寇廷心中明朗,生前雪飞燕一直强调,让他一定要记住她的存在,现在回想起来,雪飞燕已经知道自己时日无多。

        生前因家族争斗,没有人真正拿她当做朋友看待,所以才特别希望自己能够记住她。

        “飞燕,雪家族的仇,我会帮你报,你好好安息吧。”

        楚寇廷拿出青龙神剑,这是他第一次能自由掌控青龙神剑,心想估计是因为在来的路上被那黑衣人激的。

        楚寇廷手握青龙神剑,运转元力,舞动着青龙神剑,划破空中,溅起雪花飘飘。

        看样子,楚寇廷是要舞剑送别,许久之后他才停下来。

        飞燕,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给你舞剑。今日离去,不知何时才回。

        不过我向你保证,等我把事情办完就回来看你。

        楚寇廷再次跪下,这一拜之后,他就要离开雪家族。他知道是自己树敌太多,才会有人前来害自己。

        也正是因为如此,唐清涵才帮他挡了致命的一刀,也正因为如此,雪飞燕才会为了救唐清涵而导致生命提前结束。

        楚寇廷专注着雪飞燕的事,没有现他身后不远处正在哭泣的小美,突然有一团黑云冲进她的身体。

        当黑云冲进小美的身体时,只看到小美的眼眸突然变得冷漠。眼神微眯,很快恢复正常,慢慢走进楚寇廷。

        “少庄主,”

        楚寇廷听到小美的叫声,刚刚回头想说话就被小美拿着一把匕刺进腹部。

        “小美,你。”

        小美冷笑一声,在楚寇廷百思不得其解的眼神中,再给楚寇廷一掌,径直把楚寇廷打飞出去。

        “大楚!”

        刚刚赶到雪峰之上的唐清涵,看到这一幕施展身法,快掠过去。

        小美看到唐清涵过来,停住脚步,在混乱中,大家没有注意到一团黑云悄然离开了小美的身体。与此同时,小美瘫倒在地上。

        “大楚,大楚。你怎么样?”唐清涵把楚寇廷扶起来,先给楚寇廷输入元力,制止他的伤口。

        “清涵,你怎么来了?大楚,飞燕为救我牺牲自己,如此恩情,叫我怎么不来。”

        “大楚,飞燕呢?飞燕怎么样了?”唐清涵还没有注意到多了一个墓碑。

        “清涵,我已经娶飞燕为妻。”

        楚寇廷说完,看向雪飞燕的墓碑,泪珠滑落而下。唐清涵摇了摇头,顺着看过去才现多了一块墓碑。

        “清涵,飞燕已经离开我们了。大楚,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唐清涵虽然嘴上这样说,但是看到雪飞燕的墓碑后就坐在地上了。

        “不可能,不可能。老天爷不应该这样对飞燕,不应该。”她喃喃自语,她已经打算和雪飞燕共侍一夫,所以听到楚寇廷说已经娶雪飞燕为妻,她并没有多大反应。

        只是,为什么天意弄人。雪飞燕这么好的女孩子却在最美的年华陨落,老天爷真的是瞎了眼。

        “清涵,飞燕虽然离开了,但是她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我们不要在她面前哭,不要让她再为我们担心。”

        楚寇廷把唐清涵拥入怀中,而唐清涵一直在哭泣,像是没有骨头一样,柔软依偎在楚寇廷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