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出青鸣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八章:退魔宗,惊魂变

第一百二十八章:退魔宗,惊魂变

        城墙上,雪飞燕只顾着看着战场,没有注意楚子玄的变化。

        楚子玄的变化也只是一下子而已,在雪飞燕的不注意之下,他悄悄的离开了城主府。

        因为他来的时候,幽冥王特意交代让他只能和唐清涵呆三天,不然下次就不给他出来了

        战场上,楚寇廷和通滕及通法三人各自使出自己的绝技。

        “龙神怒!”

        楚寇廷再一次施展龙神怒,却发现威力要比他之前和上官惊麟对战时,强上了太多了。

        楚寇廷一剑斩下来,剑芒带着犹如破涛汹涌大浪般的力量冲向通滕二人。

        通滕二人自然不甘示弱,展开架势迎接楚寇廷的攻击。

        看二人这去势如流星般坠落的攻击,气场丝毫不弱于楚寇廷的攻击。

        “轰轰!”

        “轰轰!”

        楚寇廷和通滕通法二人在爆破声中被元力波及,各自震飞而去。

        在此时,邱若虚的身影犹如鬼魅般穿梭而出,在半空中施展擎天一剑,剑气直接把通滕和通法劈开。

        同时,邱若虚控制自己的剑极速飞掠而出,三百六十度旋转,在了阡神兄妹瞪大的眼神中把他们的王旗砍断。

        见状,小狼宗犹如洪水坪坝,抱头鼠窜而去。了阡神兄妹看到通滕三兄弟被邱若虚和楚寇廷斩杀,也赶紧撤离,甚至连拔寨的时间都没有。

        还在准备大战的梧桐城人,看到小狼宗兵败如山倒,欢呼一片。

        然而,在那战火未退光,硝烟未散尽的天空之下。唐清涵抱着楚寇廷,不停的使唤他的名字

        随着小狼宗的败北,梧桐城再次陷入一片狂欢之中。为此,邱若虚还特意免去梧桐城所有人一年的赋税。

        时间一晃而过,三天匆匆过去,受伤的楚寇廷终于醒过来。不过,楚寇廷好像每次都是自伤。

        除了上次被狼魔晏废掉那一次,其余基本上都是他自己为了对付别人,激发出来的潜能伤害自己的。

        自嘲一下,楚寇廷感觉嘴唇微干,叫了几声没有人答应,他自己坐起来。

        看了一下房间,确实是自己的房间,艰难下床来。

        “真是谢天谢地!楚哥哥,你终于苏醒过来了。”

        “飞燕,我睡多久了。”楚寇廷看了一下没有看到唐清涵和楚子玄,在雪飞燕的搀扶下,走到茶桌坐下,喝了一口清水。

        “楚哥哥,你睡三天了。你等下,我去给你拿吃的。”

        楚寇廷摇头,看雪飞燕的样子应该是刚从厨房出来,身上还有一股油烟味。

        不一会儿,雪飞燕拿了两盘菜过来,都是清淡的做法。

        “飞燕,看起来很好吃。”楚寇廷一边称赞一边夹起来往嘴里送去。

        “楚哥哥,郎中说你最近不能吃辛辣的东西,所以我特意去采集药品,然后把他们放到这几味菜谱里面相融。”

        “这样一来,楚哥哥不仅可以吃饭,也可以把那些补身子的药品吃下去。郎中说这样对你的伤会好一点,恢复快。”

        雪飞燕说得轻巧,可楚寇廷明白,这要是做起来,肯定要下一番苦心。

        “飞燕,辛苦你了,谢谢。”楚寇廷不知道是三天没吃饭,太饿了还是因为感激雪飞燕的情意,一下子就吃完了。

        “楚哥哥,只要你没事,能醒过来,能记住我,我做这点不算什么。”雪飞燕眼中闪过一抹伤情,很快被她掩盖住。

        掐指算算时间,自己只剩下十五天的寿命了。所以在这段时间,她会竭尽全力去做一些让楚寇廷记住她的事。

        “飞燕,我不仅会记住你,而且这辈子都会记住你。”楚寇廷没有注意看雪飞燕的表情,雪飞燕之前和他说过关于雪飞燕童年的事情。

        而且之前在雪家族,他也用过生死蛊偷窥了雪飞燕的儿童记忆。

        他知道雪飞燕的童年怎么过来,雪飞燕也说过希望这世界上有人能够记住她的存在。楚寇廷想的便是这一点,殊不知雪飞燕的生命已经快到尽头。

        “飞燕,清涵和小楚呢?怎么没有看到她们?”雪飞燕把碗筷收拾好,坐下来答道,

        “楚哥哥,那天你们和小狼宗打仗的时候,我没有看好小楚。等我回过神,已经不见小楚。”

        “清涵姐也一大早出去找小楚,现在还没有回来。”

        “小楚会跑哪里去了呢?”正想着,唐清涵的身影走进来,无精打采的样子。

        “清涵。”听到声音,唐清涵欣喜,抛开神情,一下子又有精神了。

        “大楚,你醒了。怎么样?身体有没有什么不适?”

        “清涵,我没事。你看,我一个都把飞燕做的菜吃完了。那就好,那就好!可担心死我了。”唐清涵拍了拍胸脯。

        “清涵姐,楚哥哥,你们先聊,我收拾一下。”等雪飞燕把碗筷收走后,楚寇廷才问道,

        “清涵,小楚有消息了没?”唐清涵摇了摇头,她已经把整个梧桐城找遍了,还是没有找到楚子玄。

        “清涵,你也不用担心。我看小楚不是一般的小孩能比,说不定他的家人已经把他接回家了呢。”

        “大楚,我也是这么认为。我真是笨,和小楚相处这么久,也没有问他家到底住在什么地方。”

        其实她是问了,只是楚子玄自己也没有知道他住哪里。来回都是幽冥王和黑逍王送他,上一次偷跑出来,是乱闯的,回去还是杨婶带路。

        “清涵,你还记得那天你练习望海潮心曲出现混乱的时候,小楚上去抓住你古箫的事情吗?”

        唐清涵想了下,点了点头。“大楚,确实很奇怪。为什么你和小楚都能够拿我的古箫,而其他人却不可以。”

        “清涵,其实还有一件事我没有跟你说清楚。那天我给小楚疗伤,我发现小楚体内有一股不弱于天灵境的力量。奇怪的是我竟然看不出。”

        “如果不是小楚天生自带,那么就是他的背后隐藏着一个高人。而且这个高人的修为恐怕在臻化境以上,他怕小楚的力量被别人发现,所以才把小楚体内的力量隐藏起来。”

        唐清涵走了几步,想了想这几次和楚子玄相遇的点点滴滴,却也怎么都想不出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唐清涵,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们面前。”唐清涵脑海中想起第一次见面,她送楚子玄到半路的时候,杨婶跟她说过的这句话。

        唯一奇怪的就是这里,听杨婶的话,她似乎认识自己,而且还不希望她去接近楚子玄。

        “大楚,是你想多了吧。我第一次看到小楚的时候,他还被一帮孩子欺负。把小楚养大的奶娘杨婶,我也见过,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我

        想小楚之所以能拿古箫,想必是因为他是小孩子,心无杂念,而望海潮心曲的本意也正是如此,所以小楚才不会被望海潮心曲反弹。”

        在她看来,那就是她心灵的寄托,不希望附加在任何人的身上。只希望她的小楚是一个平凡的人,快快乐乐长大,能够陪伴在她的身边。

        以前她是想闯荡,做一番大事。可是和楚寇廷在一起以后,楚寇廷正常的天数不会超过十天。

        不是新伤加旧伤,就是失踪不见,每天提心吊胆。虽然明白在乱世里,可是谁不希望自己喜欢的人能够和自己相守,不分开。她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很介意。

        楚寇廷没有说话,大概明白唐清涵心里想什么。

        “但愿如此吧!清涵,睡了几天,感觉浑身难受,陪我到外面走一走。”

        唐清涵白了他一眼,还知道自己睡了几天了。“大楚,小心点”

        此刻在那竹林深处,院子里,楚子玄的小拳头正在挥舞,小小的身子,倒是练得虎虎生威。

        一旁的幽冥王和黑逍王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心想这次没有白让楚子玄去城主府走一趟。

        幽冥王已经把他和唐清涵相处的记忆给封印起来,只留下楚子玄看到楚寇廷和三通道长战斗的画面。

        “世子,你已经练了一天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幽冥王,黑逍王,楚寇廷的战斗力那么强,我必须要加紧修炼,争取早日超越他才能打败他。”

        两人对视一眼,没想到楚子玄竟然有如此决心。两人眼里露出欣慰之色,总算没有白忙活。

        “世子,修炼者忌讳欲速则不达。你有为民族这个心,我们很欣慰,先休息吧。”黑逍王出声劝阻,他虽然心狠手辣,但是也看不得楚子玄吃这么多苦,尤其楚子玄还是一个小孩子。

        他心疼归心疼,天命如此,只有将希望寄托在等到胜利那一天,所有的付出都会得到回报。

        楚子玄收功,这时杨婶拿出毛巾给楚子玄擦汗。楚子玄接过,奶声奶气问道,

        “幽冥王,黑逍王。你们说说看,以我的实力,还需要多久才能打败楚寇廷。”

        两人对视,看来这边楚子玄亲眼看到楚寇廷的实力后,特别渴望。幽冥王走出一步说道,

        “世子,以你的修为要打败楚寇廷,短则三年五载,长则十年,二十年。因为你在成长的时候,楚寇廷也在成长,而且他的战斗经验要比你丰富。”

        楚子玄的智力已经不是三四岁的孩子能相比,沉默了一会儿,让幽冥王和黑逍王先离开

        广场上,楚寇廷和唐清涵并排。唐清涵一袭白衣,宛如仙女,小鸟依人在楚寇廷的身旁。

        又有灵气,又接地气的唐清涵,是很多人心中的女神。

        “少庄主,你醒了。”王俊带着一队人马迎面过来。“王兄弟,谢谢挂牵,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说了几句,王俊带人继续去巡逻。两人刚走几步,再次有一支队伍迎面走来,是赵盘的队伍。

        “少庄主,你没事太好了。赵兄,多谢关心,我没事。”楚寇廷正想问话,突然一把匕首刺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匕首已经到楚寇廷的胸膛前。唐清涵眼疾手快,抢先一步,撇开匕首。

        “噗呲!”

        匕首直直插在唐清涵的要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