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出青鸣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三章:天才聚,封印松

第一百零三章:天才聚,封印松

        醉花楼,

        楚寇廷自顾自喝了口酒,他是来打探消息的,所以比较低调。

        不过,似乎有人看他不爽。半醉半醒状态的两个男子,搂着两个女的走过来。

        “喂,我说拿小子。一个人喝闷酒有什么意思。大哥,依我看,这臭小子八成是没钱找女人了才一个人喝闷酒。”

        在他们看来,来这里混成这样的,指定是没有钱。

        楚寇廷没有理会他们,以前他混迹各种娱乐场所,被称之为小魔王的时候,这两个人恐怕都只是小打小闹。

        类似这种情况,自然没少看到,更何况他今天是来打探消息,所以他才没有理会那两个人。

        一旁几个人在议论,因为他们认识楚寇廷。

        “那不是青鸣山庄少庄主楚寇廷吗?这两个人怕是要倒霉了。呵呵,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我们看好戏就行了。”

        几个人幸灾乐祸,一副看好戏样子。他们同样没有叫女子来陪,名气在这一带颇为响亮,那两个男子虽半醉,却也能识得谁是龙谁是虫。

        在对面,有两个颇为清秀的青年,若是仔细看,其实这两人是女扮男装。看到楚寇廷这边的情况,两人摇了摇头……

        看到楚寇廷目中无人,一人上去抓住楚寇廷的肩膀。“小子,看到爷爷过来还不乖乖让座。”

        “你们不就是想坐这里吗?何必动手动脚呢,我让开就是了。”

        楚寇廷本着不想惹事的心态,因为他现在还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他来红尘渡口。

        “识趣就好!滚吧!记得,是滚开,不是走开。”另一个人走过来拍了拍楚寇廷的脸蛋,而那些认识楚寇廷的人,此时已经替那男子捏汗。

        那可是小魔王,虽然青鸣山庄不在,但是他毕竟是小魔王,可不会因为青鸣山庄不在了而改变他的性格。

        正如众人想象的那样,男子的动作还没有做完,整个人就已经被打得跪在地上。

        不过,明眼人都知道,那并不是楚寇廷做的。众人把目光投向另一边,现两个清秀青年在众人的注视下慢慢走来。

        楚寇廷很快认出这两个人,她们便是门先生入室弟子潇淽澜和潇淽溪。

        “淽澜淽溪,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听到楚寇廷的话,潇淽溪不高兴了。

        “姐,我就说不行吧。楚大哥都能认得出我们。”潇淽溪眼神无辜的仰望自己的姐姐潇淽澜。

        潇淽澜白痴眼神看自己的妹妹,在忘尘山修炼时,她们和楚寇廷可是相处了几个月,楚寇廷能认出她们并不奇怪。

        “楚大哥,不止我们来了。韩天印,卜公子,拓拔克及雪商文,他们也都来了。师父他们说桓象山的封印最近有些波动,让我们过来看看。”

        楚寇廷知道潇淽澜说的是什么,能让无尽火域,雪域,冰域,还有门先生的弟子同时出来肯定不是什么小事。

        还没等楚寇廷回答,那两个男子挥着拳头再打过来。见状,潇淽溪一记飞腿踢在那男子腹部上。

        男子哎哟一声,整个人把身后的桌子砸碎。二人见状,仓皇逃串!

        无视众人的目光,楚寇廷和潇淽澜姐妹去了桓象山。他们到桓象山时,只看到潇淽澜向天空了个冲天黄色信号,不一会儿韩天印,卜公子,拓拔克以及雪商文前后来到桓象山。

        这几个人,楚寇廷都认识,韩天印和潇淽澜姐妹是他在忘尘山的时候认识。

        当时无虚老人等人为了让楚寇廷的修为能更快进步,特意请了他们过来陪练,他们都是每个领域年轻一辈的佼佼者。

        让他惊讶的是,拓拔克作为一个外族的人,而且还是很多人厌恶的血骑一族,到雪域才一年,就能代表雪域出来。

        拓拔克和雪商文回到雪域后,还来不及举办他们的婚礼就被派出来视察,因此也只能将这件事压在后面。

        看着这几个人,楚寇廷心中有数,拓拔克和卜公子以及潇淽溪的实力应该和自己差不多。

        潇淽澜和韩天印的实力要比他稍微高一点点,这不仅是因为人家有丰厚的修炼资源,而且也没有像楚寇廷这般磨难,修为更没有像楚寇廷一样,被人废了重修多次的经历。

        楚寇廷本想先找到白天翼,却没想到这时候出这么大的事。

        几人相互打了招呼,看向那桓象山,它依然犹如巨人一般,岿然不动。只是时不时隐约可看到那若隐若现的,以圆光向四周扩散。

        几人看向那天空中的光圈,相互点了点头。随即,以韩天印和潇淽溪一组,卜公子和潇淽澜一组,拓拔克和雪商文一组,分别跃到四根柱子上,等几人就位后,楚寇廷来到几人中间。

        笔直的身躯微微一动,掌心元力凝结,而那柱子之上,韩天印和拓拔克等人也纷纷运转功法。

        下一刻,众人以楚寇廷的元力为中心冲向那若隐若现的封印中。

        若是有人在此处,定然看到七条不同颜色的元力一直输入那光圈之中。

        许久,众人齐齐收回自己的元力,这时再看向那高空时,刚才还若隐若现的封印已不见了踪影。

        “韩兄,淽澜,我看这封印松动的时间越来越短,无虚前辈他们可有破解之法?”

        在忘尘山时,楚寇廷就听无虚老人说他们刚刚紧固一次,这次距离上次不过是一年的时间。

        按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太阴经界的封印便会破封,到时蒿异人降世,那世间便会陷入一场浩劫。

        韩天印摇了摇头,他并没有听无虚老人说过,他只知道,是他师父让他出来。

        其实说来,韩天印也是个天赋异禀的修炼天才。这几个人中,他和楚寇廷的年纪是一般大,可是他的修为已进入了地王境中期。

        潇淽澜比他小三岁,如今二十二岁,虽然也是地王境中期的修为,但是她们姐妹是门先生亲自传授。

        门先生能挤进四大巨头之一,他的修为自然不用多说,教出来的徒弟应该不会差到哪里。

        而韩天印的师父只是无尽火域中一个偏门长老,韩天印突破了地王境中期后才慢慢崭露头角。

        由此可见,韩天印和潇淽澜两人的光环一开始就有差别。所以才说韩天印在二十五岁突破地王境中期是个天才,至少相比楚寇廷天灵境后期的修位。

        拓拔克去了雪域后,他的修为也从天灵境后期突破到了地王境初期,可见雪域还是很看重拓拔克,即使拓拔克是血骑一族的人。

        让他惊讶的是卜公子,卜公子似乎并没有什么奇遇,但是也能突破到了地王境初期,这就让楚寇廷很尴尬。

        论名师,楚寇廷的师父离敬霸的名气要高于卜公子师父的名气,而且还是同吃了地皇果,可人家的修为蹭蹭往上涨,他的就像挤牙膏一样,甚至没有进。

        楚寇廷自从有了青龙令后,他便能看出别人的修为在哪个阶段。当然,他也只能看人合境以下的高手。

        或许是自己的等级太低,这才只能看这么多。

        几人望向天空,潇淽溪说道,“等它松动了我们再来补就行了。楚大哥,听说你对这一带很熟,不如你带我们去玩吧!”

        潇淽溪没有几人那么悲观,好不容易出来一次,不玩个够对不起自己。

        “楚大哥,别理她。一天不干正事,就知道玩。”看出楚寇廷的为难,潇淽澜出声打断。其实她也很想玩一下,毕竟她们姐妹从小都是和门先生在一起,每天除了修炼还是修炼。

        若不是这次因为封印的事,她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要你管。”潇淽溪怼回,转身拉着楚寇廷的胳膊,“楚大哥,楚哥哥,你就带我玩一次,一次就好。”

        对潇淽溪的无赖,潇淽澜无语,而其他人好像也司空见惯,摇了摇头则先向前离开。

        “淽溪,下次吧。”楚寇廷可没有心情去玩,白天翼不知所踪,雪飞燕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

        “淽溪,别闹了。楚大哥还要去查找白老大的下落,哪有时间陪你玩。我们已经出来几天了,再不回去就要被师父罚了。”

        潇淽溪赶紧缩头,想起门先生那张世界欠了他钱的脸,她就不敢胡闹。

        “楚大哥,那你下次不许拒绝。”楚寇廷也习惯了潇淽溪的行为,并不觉得有什么过激,点了点头。

        “楚大哥,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你自己多保重。”

        潇淽澜抬头看一眼天色,拉着潇淽溪的手,对楚寇廷说道。

        楚寇廷没有阻拦她们,他知道这群人做的事是关乎阻止世间浩劫的事。而他现在做的只是天下太平的事,虽然看起来都差不多,但是所面对的敌人不同。

        他现在只是面对小狼宗,除掉小狼宗后便可以还天下太平。而韩天印等人一旦守不住封印,那便是蒿异人降临世间,到时候一切生灵涂炭。

        两者相比之下,韩天印他们做的事更加伟大,他自然不会阻止他们,更不会要求他们留下来和自己一起找白天翼。

        楚寇廷也是到了忘尘山后,才知道有这么一群人在背后默默守护者这世界。

        “淽澜,淽溪。你们自己也多加保重。”潇淽溪还想说什么,被姐姐拉着走。

        送走了韩天印等人,楚寇廷在桓象山停留了到黄昏才离去。殊不知。在他离开之后,一道身影闪现而出,此人正是跟随而来的黑逍王。

        “哼,你们别枉费心思了。时间到了,谁也阻止不了,这个世界迟早是由我们蒿异人统领。”

        听黑逍王呢喃的话,原来黑逍王便是那让世人忌惮的蒿异人。

        由此可见,那幽冥王也是蒿异人。至于他们是怎么冲破封印出来,或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冷哼一声,黑逍王转身跟随楚寇廷身后去。

        楚寇廷回到白府时已是夜晚,看到忙碌的众人,疑惑不解。

        看到楚寇廷回来,管家上来说道,“少庄主,今天你刚走不久,柳生裘便带人前来挑事,还打伤了我们的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