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出青鸣在线阅读 - 第一百章:无心燕,逢不识

第一百章:无心燕,逢不识

        楚寇廷两人看到楚玥如此诚意,便也不在提及楚玥收招人榜的事情。

        “哥,清涵姐。我保证以后再也不随便胡闹了。”楚玥再次保证,而两人已不怪楚玥了。

        “小玥,你能这么想就好了。哥。以后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你留下来帮助安四方我也和你一起,可以吗?”

        楚寇廷点了点头同意,然后让楚玥先去休息。

        “清涵,小玥能认识自己的错误,我很开心。真希望小玥能回到以前那样。”楚寇廷陷入回忆。

        唐清涵没有说话,也没有表态。楚玥离开时的表情她看在眼里,她想说楚玥恐怕只是在敷衍他,但是看楚寇廷的目光,把要说的话咽下去。

        “大楚,我们去找大师兄,让他再派人出去招人。”

        大殿中,看到楚寇廷和唐清涵过来,邱若虚站起来,表情凝重。而楚寇廷两人也感到了不对劲。

        “大师兄,生了什么事吗?”邱若虚停了下说道,“师妹,少庄主。前几天你们让我打听飞燕的下落,总算是有眉目。”

        楚寇廷和唐清涵两人对视,既然找到人了为何是这般表情。

        “邱师兄,那飞燕现在人在何处?”邱若虚站起来,轻叹一声,说道,

        “少庄主,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邱若虚说完,示意门口两人出门。

        楚寇廷和唐清涵预感不妙,什么叫做要做好心理准备,莫非雪飞燕已经遇害?各种想法一闪而过。

        不一会儿,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那两个刚出去的男子抬着一个担子走进来,担子上面有个人躺着。而楚寇廷几人看清楚担子上面的人后立马跑过去。

        “飞燕!飞燕!”

        “飞燕,你醒醒,飞燕!”楚寇廷怎么使唤都叫不醒雪飞燕。

        唐清涵心里也很着难受,慢慢把手放在雪飞燕的鼻孔处,还能感受到雪飞燕的气息。

        “少庄主,我们的人是在红尘渡口的一片树林里找到飞燕。当时现飞燕后,她只有一口气在,是我用万物化灵护住了飞燕的心脉,不然恐怕飞燕早已。”

        邱若虚摇了摇头,前两天邱若虚确实出去过,几人虽然疑惑邱若虚在小狼宗的逼压之下离开梧桐城,但是邱若虚现在毕竟是一方霸主,他们也不好过问,没想到原来是现了雪飞燕的下落。

        听到众人的议论,再看雪飞燕那有些衣衫不整的样子,唐清涵说道,

        “大楚,大楚,你先别难过,我们先把飞燕带下去。”

        楚寇廷回过神来,点了点头。想起自己对雪飞燕说只要有他在,就不会让任何人欺负雪飞燕,可是如今雪飞燕却惨遭毒手奄奄一息。

        内心已经把自己骂了无数次,可他也知道目前最重要的是救醒雪飞燕。

        楚寇廷几人下去后,邱若虚便让人去把那道长叫过来。

        房间里,唐清涵给雪飞燕洗漱换衣服时现雪飞燕身上并无异样,只有左腹部缺了一个小缺口。

        看着伤口,唐清涵疑惑。当初黑衣人费尽心机抓走雪飞燕,却在一年后把雪飞燕抛在深山野林,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轻轻将雪飞燕的伤口处理好,唐清涵才把衣裳给雪飞燕穿上。做完这一切,唐清涵才打开房门让楚寇廷和道长进来。

        看着静静躺在床上的雪飞燕,楚寇廷赶紧让道长过去瞧瞧。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道长的每一个反应都能牵引楚寇廷两人的神经。

        许久,道长收回自己的手,说道,“少庄主,唐姑娘。雪姑娘已经脱离危险,不过近期可能还不会醒过来。”

        “道长,此话怎讲?”楚寇廷疑惑,什么叫近期不会醒过来。莫非雪飞燕是有什么疑难杂症,亦或者其他原因。

        “少庄主,不瞒你说。刚才我在给雪姑娘检查身体时,现一个奇怪的现象。雪姑娘像是没了心一样。”

        “没了心?”楚寇廷和唐清涵同时出声问那道长。

        道长走上前两步,摸了摸自己的胡须转身说道,

        “少庄主,唐姑娘,你们不用紧张,目前我只是初步判断,具体结论还需要再去研究才能确定。”

        两人松了一口气,心里总算还是有一丝希望。没了心,那不就死了,所以他们不想相信这个结局。

        “道长,您见多识广,肯定有方法,这次一定要帮我治好飞燕。”楚寇廷单膝跪下求道长。

        他有愧于雪家族,如今又让雪飞燕惨遭毒手,心里十分过意不去。

        “少庄主快快请起,就算少庄主不说,贫道也会竭尽全力。如此就多谢道长了。”

        “少庄主大病初愈,应该好好休息。这里交给贫道就可以。”

        “道长,雪家族因为我才惨遭灭门,如今飞燕又因我被人害成这样,我难辞其咎又怎有心思休息。”

        唐清涵虽然不说话,但是楚寇廷都没有走,她自然也不会走。而且,这里还需要她来处理。

        那道长嘱咐楚寇廷两人几句后便离开了城主府,在等待中,唐清涵告诉了楚寇廷关于白天翼失踪的事情。

        白老大对他们不薄,她不会隐瞒楚寇廷他失踪的事情。

        楚寇廷没想到自己离开后生了这么多事情,红尘渡口离梧桐城有一段距离,加上雪飞燕受伤,他也不好动身前去。

        一封书信寄过去,让白天翼的手下先去找他的下落,等雪飞燕好一点,他过几天再过去。

        从几日前梧桐城西门一战后,小狼宗突然安静下来。这正好给邱若虚他们休养生息,操练手下重整队伍的机会。

        短短几日,安四方的人气瞬间提上来,人也比之前多了。

        梧桐城现在处于一片和祥状态,不过大家也明白一日不除小狼宗,这世间永远都不会真正的和祥。

        在邱若虚的带领下,众人按部就班,时而也商讨关于如何应对小狼宗的再次攻击。

        他们现在还没有实力主动出击,能做的只有预防。这些事楚寇廷很少参加,出谋划策更不用说。

        他自己对带兵打仗一窍不通,能做的只有协助邱若虚。何况,他现在还有那么多事没有做。

        这一日,那道长再度回到城主府,原来是回去拿了自己的得意之作。楚寇廷听道长说这个办法有百分之六十可以成功。

        高兴之余,道长让楚寇廷去抓药。不过唐清涵说她出去比较方便,所以便交给唐清涵出去了。

        唐清涵好久没出过城主府,在邱若虚的整顿之下,城中确实好了很多,心中暗暗佩服自己的大师兄。

        正走着,听到一群小孩子在打闹。由于人太多,唐清涵并没有看清楚。

        心想这群孩子现在能这么开心在街道上玩耍,羡慕十分。只是,当看到这群孩子的时候,她想起了楚子玄。

        楚子玄要是在身边,这时候也能像现在这群孩子活蹦乱跳了吧。

        唐清涵想得出神,一个小正太模样男孩撞在腹部上她才回过神。

        而这时,唐清涵看到那些追着小正太男孩的孩子们竟用那些丢弃过的柿子,白萝卜,臭鸡蛋,青菜叶扔在他身上。

        可小正太男孩并没有反抗,只是用手不停的挡,不停的躲避。

        “喂,你们为什么要欺负他?”唐清涵把男孩护在身后,阻止那些孩子的攻击。

        一小孩走出来,指着小正太男孩脱口而出说道,“阿姨,他是个小偷,而且还是个没爹没娘教养的小偷。”

        小孩言语犀利,唐清涵班蹲下来,果真看到小正太男孩怀里藏了几个馒头。

        小正太男孩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错,低着头不敢看唐清涵,但其眼眸里却没有半点波动,只有倔强,刚毅。

        唐清涵没有点破小正太男孩,转身对那些孩子说,“我看他肯定是饿了,这样吧,我给你们一些银两,你们就看在姐姐的面子上放过他,你们觉得可好?”

        几个小孩面面相觑,随即一个比较大一点的男孩说道,“阿姨,我认识你,你就是那个,那天打坏人的阿姨。”

        男孩不好意思,红了脸。另一个走上来说道,“既然是打坏人的阿姨开口,那我们就不和他计较了。”

        “银两我们也不要,阿姨留着招兵买马打坏人吧!”那男孩倒是很懂事,说完转身离开。

        “这群小屁孩,倒是很识面嘛!”唐清涵微笑呢喃,也不枉邱若虚和楚寇廷他们奋战守城。

        唐清涵回头,摸了摸小正太男孩的脸蛋说道,“小朋友,你是不是饿了?”小正太男孩点了点头。

        其实这个小正太男孩便是楚子玄,不过他现在还不知道他叫楚子玄。

        楚子玄之所以跑出来偷吃的,是因为杨婶病了,而黑逍王和幽冥王最近也没有去找他,所以他才自己跑出来,没钱买就只能偷几个回去给杨婶吃。

        岂料被现了,结果就是一顿揍,还被人说是没爹没娘的小野种。不过他确实是做了,所以才没有反抗。

        唐清涵看得出神,感觉这张脸蛋越看越是那么的熟悉。

        “小朋友,我带你去吃好吃的。”楚子玄依然低着头不肯走。

        “小朋友,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犯了错不仅要勇于面对,勇于承认错误,而且还要学会放下。如果你不放下,它就会一直堆积在你的心里,只会越来越难受。”

        “我看你也不像他们说的那种人,这么做一定有你的理由。我不怪你,真的。”

        听到此话,楚子玄才抬头,眼神中有一丝害怕。

        “可是我偷了阿姨的馒头,你,你真的不怪我吗?”楚子玄弱弱的声音,几乎只有自己能听到。

        唐清涵摇了摇头,“小朋友,那你敢不敢和我回去跟那个阿姨道歉,说下次再也不会犯这种错误了?”

        楚子玄看了下身后,点了点头。唐清涵一笑,问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楚子玄想了下摇了摇头,在他记事的时候,黑逍王和幽冥王就一直叫他世子。

        “我,我没有名字。”楚子玄说完,两个拳头纠结握着,似乎害怕唐清涵会说他也是一个没爹没娘的野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