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出青鸣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喜相逢,不敢见

第七十四章:喜相逢,不敢见

        唐清涵内心矛盾,当然这也是女生正常的反应。

        白天翼和一帮人站在大院里,邱若虚站在门口,拓拔克坐在床边,他们都在等唐清涵醒过来。

        他们不知道,其实唐清涵已经醒很久,只是她不知道,此刻自己应该有什么反应罢了。

        “清涵。”拓拔克刚回头,看到唐清涵坐起来,拓拔克连忙站起来走过去。

        “师妹!”邱若虚也连忙走进来,脸上布满焦急之色。

        “大师兄,拓拔克,我想喝水。”闻言两人连忙去倒水,不小心碰在一起。

        拓拔克停了下来,让邱若虚去倒水。他先给唐清涵准备其他的东西。唐清涵看不到他们再忙什么,但是她只听到两人的脚步声很乱。

        看到邱若虚回来,拓拔克来到唐清涵的身后,把她扶起来。

        “师妹,水。”邱若虚把水慢慢递向唐清涵的嘴,拓拔克则扶着唐清涵。此时,两人竟然配合得很默契。

        他们心想唐清涵醒过来知道脸受伤,眼睛瞎了,肯定会大闹一场。

        没想到唐清涵如此的平静,像是没事的人一样。只是他们不知道,唐清涵心里已经翻江倒海无数次。

        “师妹,怎么样?有没有好点?大师兄,拓拔克,我会好起来的对吗?”

        两人对视一眼,拓拔克说道,“清涵,你一定会好起来的。是啊师妹,你会好起来,不用担心。”

        唐清涵微微一笑,两人的犹豫已经告诉了她答案。不过,她没有说出口,毕竟两人是为了她好才这样说。

        “大师兄,拓拔克,我相信你们,我一定会好起来。有点困了,我想休息会,你们先出去吧!”

        “清涵,有什么事叫我,我就在门外。”两人离开后,唐清涵捂着被子,缩成一团轻声抽泣。

        她坚强只是是不想让身边的人担心,一个人的时候她也跟一般女生一样,那么的在乎自己的美。

        楚寇廷生死不知,楚子玄下落不明,可是如今自己瞎了,怎么去找他们,一想到这些泪水不停流下,把包裹眼睛处的纱巾给淋透。

        大楚,你在哪里……

        红尘渡口城门外,楚寇廷和雪飞燕从雪域赶了几天的路终于来到这里。

        楚寇廷带着伤,不过从其面色看起来比几天前要好很多。雪飞燕在一旁,虽然感叹中原的锦绣山河,但是因失去亲人,没多少心思欣赏这一路上的美景。

        她没有现自己自从进入中原后,她的眼珠已经由淡蓝色变成了漆黑色。

        “楚哥哥,我们到了。”看着城门口几个大字,雪飞燕挽着楚寇廷的胳膊。

        楚寇廷点头,心里百感交集,塞外颠簸快一年,此刻终于回到熟悉的地方。停了一会儿,深呼吸一口气,楚寇廷说道,

        “飞燕,我们进去。”

        楚寇廷两人来到城门口,一名男子拦住去路,看他一眼后,若有所思,然后让一个人回去禀报。

        楚寇廷刚想说认识白天翼,那男子就自动让路。楚寇廷笑了笑,带着雪飞燕进城。没有必要解释什么,就像男子什么也不问就放自己进城。

        白府里,白天翼正在喝茶,突然看到小弟跑进来,而且样子极为慌张,慌张中带着兴奋。

        “什么事?如此慌张。”白天翼现在也变得敏感起来,因为生太多事了,让他不得不提高警惕。

        “白老大,是,是少庄主过来了。”白天翼一时没反应过来,很淡定的回答道,“来一个人,有什么好慌张的。”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次?”白天翼似乎好像想起什么一样。

        “白老大,我说是青鸣山庄少庄主楚寇廷过来了。”那人说完深呼吸一口气,感觉憋了很久一样。

        “少庄主,你确定没有看错?”那人连忙摇了摇头。

        “白老大,千真万确,我一看到少庄主就连忙过来告诉你了。”

        白天翼挥手让那人先下去,然后他则向后院走去。看到邱若虚和拓拔克在门口,说了一声推门进去。

        邱若虚和拓拔克疑惑,不过来人是白天翼,两人也就没有阻拦。别人来的话,他们肯定不放进去打扰唐清涵静养。

        “唐姑娘,好消息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啊!”白天翼忘了唐清涵还有伤在身,兴奋叫道。

        听到白天翼的话,唐清涵瞥过身,整理了下情绪然后才问道,“白老大,有什么好消息?”

        在唐清涵的世界里,没有什么好消息比得过知道楚寇廷和楚子玄下落重要。

        “唐姑娘,小爷回来了!白老大,你说大楚回来了?”唐清涵不确定问道。

        “是的,小爷回来了,这会已经进城。”确认消息后,唐清涵激动站起来,却因看不见导致滚下床来。

        “清涵,师妹。”听到动静,邱若虚和拓拔克连忙跑进来。

        “大师兄,拓拔克。我没事。白老大,麻烦你帮我叫个会梳妆打扮的女生进来。”邱若虚两人不解,白天翼却乐呵呵的叫了个侍女过来。

        等那侍女进来唐清涵说道,“大师兄,拓拔克,你们先出去吧。”

        两人应了一声,关上房门离开,而白天翼则去迎接楚寇廷。

        铜镜前,唐清涵双目裹着白布,脸上带着一块纱巾,把受伤的地方盖住。

        女子看到唐清涵由欢喜变得不安,疑惑问道,“姑娘,怎么了?看你不高兴。”

        “大婶,我这个样子,大楚见了会不会不再喜欢我了?姑娘,我虽然不知道这个人怎么样,但是我相信以姑娘的眼光,喜欢的人一定不简单,他肯定也不会在乎姑娘的外貌。”

        唐清涵思绪万千,她倒是希望真像女子说的一样。可是心里还是很在意,她怕结果和自己想的一样……

        “大婶,谢谢你的吉言。我相信大楚不是这样的人。”唐清涵很快开心起来,特意让女子一定要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

        等女子走后,唐清涵一个人时又开始患得患失。不行,我不能让大楚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我要把最好的一面留给大楚。

        “大师兄,大师兄。”唐清涵叫着慢慢摸向房门,撞翻一个椅子后爬起来继续朝前走。

        听到声音响起,拓拔克和邱若虚连忙跑进来。

        “师妹,你这是要去哪里?大师兄,快带我离开这里,我不要继续呆在这里,快带我走。”

        “师妹,怎么了?清涵,你眼睛还没好,不要到处跑。”

        邱若虚和拓拔克不明所以,“大师兄,快带我走,求你了。”

        唐清涵差点就跪下,她心里着急,按白天翼说的。这会楚寇廷应该快到白府了,再不走就没有机会。

        “师妹,白老大已经让人去请大夫,我们把这次药换了再走。”

        “大师兄,我要现在就离开白府。”唐清涵自己走,刚走两步撞在门上,再次寻找出去的路。

        “清涵,我带你走。”拓拔克看着这一幕上来说道。

        “拓拔克,师妹眼睛不方便,你不能带她离开这里。邱若虚,我只知道清涵想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拓拔克拉着唐清涵的手欲走,结果被邱若虚拦住。“拓拔克,你给我站住。”

        邱若虚站到前面说道,“师妹,你的眼睛正处关键时期,此刻不宜离开。

        拓拔克,你若真是为师妹好,现在就不能带她离开。如果师妹的伤不能及时治疗的话,可能会影响师妹的一生,难道这是你希望的吗?”

        闻言,拓拔克停了下来,他是最不希望唐清涵受伤的人,怎么可能会让唐清涵或者黑暗的生活。

        虽然现在康复的机会很渺茫,但是并不是完全不可能。若是这时候离开,真的可能会影响唐清涵一辈子。

        “清涵,你大师兄说的对。反正不差这一时半会,我们就等换了药再走。”唐清涵摇了摇头,她等不了。

        听到前院有嘈杂的声音,唐清涵道,“大师兄,拓拔克,我听你们的。前院是不是生了什么,你们过去看看。”

        两人听到唐清涵愿意留下来,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师妹,外面冷,我先带你进屋。”

        把唐清涵带进房间后,拓拔克和邱若虚才向前院去。

        听这个声音,应该是大楚到白府了。唐清涵现自从双目失明后,耳朵变得特别敏感起来。

        不行,我不能让大楚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我要赶快走了。呵呵,老天爷,你真会开玩笑。

        苦笑一声,唐清涵走出了房门……

        ……

        白府前院,白老大亲自带人去迎接楚寇廷和雪飞燕。楚寇廷倒是没什么,雪飞燕被白天翼等人的热情给惊讶到。

        或许从小接触的人群关系,雪飞燕一下子没有适应,紧紧跟在楚寇廷身旁。

        “楚寇廷。”拓拔克和邱若虚刚出来,看到楚寇廷和白天翼等人有说有笑,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转身回后院。

        邱若虚看一眼匆忙的拓拔克,不明白他搞什么,然后走向楚寇廷。

        “少庄主。”听到声音,楚寇廷回头,看到邱若虚过来,他走出人群对邱若虚微微施了个礼。

        “邱师兄,你也在这边。”楚寇廷看到邱若虚后,心中也是百感交集。邱若虚被逐出师门的事他已经知道,没想到邱若虚有如此劫难。

        “少庄主,不仅我在,清涵和拓拔克也都在这里。”

        楚寇廷看向白天翼,刚才白天翼来接自己的时候,一个字不提。

        “小爷,我是想给你个惊喜。”白天翼笑了笑解释道。“邱师兄,我…楚寇廷!”

        楚寇廷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了疯一般的拓拔克冲出来,在众人不解中,来到楚寇廷身前,一拳就打在拓拔克的胸膛上。

        “噗!”

        楚寇廷伤还没好,被拓拔克这么一拳当场吐血。“喂,你为什么要打楚哥哥!”雪飞燕上前像教训拓拔克,可看到楚寇廷的样才收住。

        “楚寇廷,你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这个时候回来。哼,等我找到清涵再回来找你算账。”

        拓拔克扔下一句话,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