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出青鸣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失落魄,谷底魂

第六十九章:失落魄,谷底魂

        醉花楼里,感觉到有人跟踪自己,叶项莱快走出醉花楼。

        而在邱若虚走后,三个男子闯进房间打晕虚弱状态的弄清影,然后抗走。

        江边,叶项莱停下脚步。心中甚是不解,自己才刚刚出来,怎么会有人盯上自己?

        “不知是哪个好汉,请出来一见。”叶项莱话音刚落,邱若虚的剑已经飞来。

        “叶项莱,你这个畜生,今天我就为清影师妹报仇雪耻。”

        叶项莱一跃而起,躲过邱若虚的攻击说道,“邱师兄,你别误会,我是真的喜欢清影。这次我来就是尽我的职责,希望你能给我个机会。”

        邱若虚哪管叶项莱,抓住剑直逼叶项莱而去。

        叶项莱自从被楚寇廷断了手臂,修为也大打折扣不如从前,没两下就被邱若虚打得趴在地上。

        “邱师兄,你听我说,我是真心想娶清影为妻。如今清影流产,我只想好好陪在她身边,和她一起度过难关,希望你能够成全我。”

        邱若虚可不听,举起手中的剑,“去地狱说去吧!”

        邱若虚眼神充满了杀气,完全看不到平时的神色,感觉像是换了一个人。

        “大师兄,住手!”听到声音,邱若虚眼神恢复如初,抬头看是唐清涵和拓拔克走过来。

        “大师兄,叶项莱已经断了一只臂也算罪有应得。你现在杀了他,反而脏了自己的剑,不如让他离去吧。”

        “清涵,邱师兄,我是真的想娶清影为妻的。求你们成全我!”

        邱若虚收起剑,不过却一脚过去,把叶项莱踢翻,一口血喷出。

        “叶项莱,今天我不杀你完全是看在清涵师妹的面子上。若是下次再让我看到你就不会这么客气了,快滚!”

        叶项莱想说什么,看到唐清涵的眼神,随即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邱若虚等叶项莱走好远后才说道,“师妹,你怎么会在这里?”

        “大师兄,你的事我听说了,我和拓拔克是特意来找你和师妹的。对了大师兄,师妹呢?”

        唐清涵还不知道弄清影流产的事,四处张望,却看不到弄清影的影子。

        “师妹,清影师妹在醉花楼。清影师妹为了保护我离开梧桐城,在赵盘的追杀下她的孩子已经流掉了。”

        “什么?赵盘太可恶了,大人的事关小孩什么事。大师兄,快带我去看师妹。”

        貌似脾气这么好的唐清涵,听到这个消息都忍不住想揍赵盘一顿,亏当初她还觉得赵盘这个人不错。

        邱若虚等人回到醉花楼,却现房间空空如也。

        “不好了。大师兄,怎么了,清影师妹在哪里?”

        邱若虚沉默一会儿,说道,“师妹,我想清影师妹可能已经被赵盘派来的人抓回梧桐城。不行,我要去救清影师妹。”

        邱若虚刚转身,结果被唐清涵拦住了去路。“大师兄,若真的是赵盘抓走师妹的话,那师妹暂时应该不会有危险。”

        “他抓走师妹无非就是想逼你就范,若是你现在去了反而中了圈套。”

        唐清涵把形势分析了一遍,虽然心里担心弄清影的安慰,但是大局为重。

        邱若虚想了会,走了两步说道,“清影师妹为我牺牲这么多,如今我还让她身处危险中,我真没用,我真没用!”

        唐清涵看向一旁的拓拔克,再看满脸自责的邱若虚,她心里总觉得好像多了点什么,又少了点什么。

        “大师兄,救师妹的事,我们需要从长计议,急不得。”

        “师妹,赵盘那个小人坐大,我知道他不会放过我,可是清影师妹,哎!清影师妹受苦了。”

        邱若虚把酒杯倒满,一饮而尽,动作如此熟练。

        “大师兄也不用太过于自责,有拓拔克帮我们,我们一定可以救出师妹。”

        唐清涵心里没底,不管是赵盘还是小狼宗抓走弄清影,无非是为了邱若虚,但是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师妹,谢谢你。清影师妹为了我吃太多苦,一想到她被抓走我竟方寸大乱。若是没有你及时出现,我恐怕就被赵盘的阴谋给捆住了。”邱若虚拳头紧握,一拳打在桌子上,问道,

        “清涵师妹,少庄主现在怎么样了?他在雪家族还好吗?”

        唐清涵摇了摇头说道,“大师兄,你们离开的那天晚上,大楚和飞燕就被一伙黑衣人给打下雪山了。这么久都没有消息,多半是已经……”

        唐清涵眼中带泪,轻叹一声,凝望着远方。

        “哎,没想到少庄主刚死里逃生,如今又生死不明。在这乱世中,明天和意外谁先来总是让人难以琢磨。”

        邱若虚再喝了一杯酒,无奈感慨。唐清涵虽然难过,但是一直注意邱若虚的神情,看邱若虚难过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她才转身身去。

        雪谷,楚寇廷和雪飞燕停下来,望着眼前惊悚的一幕,雪飞燕直接跳到楚寇廷的怀里。

        “楚哥哥,那些到底是什么东西?太吓人了!”楚寇廷也疑惑不解。

        只见白雪中,一架架堆积如山的骨骼屹然而立,似乎被冻结一般。

        “飞燕,我们去看看。”两人小心翼翼的靠近,却现不可思议的事。

        “飞燕,这是人的骨骼。”听到这话,雪飞燕更加害怕。

        “楚哥哥,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人的骨骼啊?”楚寇廷摇了摇头,看这些人应该已经死很久。

        只是让他奇怪的是,这些人的骨骼为什么会堆积在一起。

        这里四面广阔,就算是从山上掉下来的人也不会集中在这里,至少他和雪飞燕掉下来的时候是在另一个谷底。

        排除了自然形成,那就只有人为。可是谁那么残忍将这些人杀害,还要让他们暴尸雪谷,又是谁可以做到把这些人齐聚在一起后离开雪谷?

        从山顶下来显然不可能,那就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有一条路可以从这里连接到外面。

        楚寇廷脑海中快流转,想到这里不禁欣喜起来。

        “楚哥哥,你在想什么?”雪飞燕觉得自己都快要哭了,楚寇廷不安慰就算还在那里定神。

        “飞燕,我们到处找我,我想应该有路可以通外面。楚哥哥,真的吗?我们可以出去了吗?”

        “飞燕,我也不确定,但是我想这些人的骸骨不会无缘无故堆积起来。”楚寇廷四处张望,忘记了这里还堆积着骨架

        “楚哥哥,我怎么没有想到,楚哥哥太聪明了。”雪飞燕一下子抛开害怕,眼珠子四处乱扫。

        两人忙活了半天什么也没有现,转了一圈回到骨架前,沮丧坐在雪地上。

        “楚哥哥,我们不会真的要被困死在这里吧?我还不想死啊。说什么呢傻瓜,我们一定可以出去。”

        楚寇廷一边说一边凝望着骨架,越不对劲。骨架看起来虽然很乱,但是看久了却现一点规律。

        “飞燕,用生死蛊看一下这些骨架是怎么回事?”雪飞燕有点为难,不是她不想用生死蛊,而是她害怕看到恐怖的画面。

        “楚哥哥,我,我尽力吧。”雪飞燕本想说不要,话到嘴边咽下去。

        “飞燕,不用怕,有我在呢。”得到楚寇廷的鼓励,雪飞燕点了点头,轻咬嘴唇崔动生死蛊。

        只看到生死蛊在触碰骨架时,雪飞燕顿时一口血喷出。“飞燕,飞燕。”

        楚寇廷没想到自己的一念,差点害了雪飞燕的性命。看到雪飞燕脸色苍白,楚寇廷连忙运转功法给其疗伤。

        “楚哥哥,我,我再试试。”雪飞燕站起来倔强的眼神看着骨架。

        “飞燕,你已经受伤,不可再试。”楚寇廷充满了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画面居然能把雪飞燕伤了。

        “楚哥哥,我要再试一次。刚才我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雪飞燕再次崔动生死蛊。

        “飞燕,你试可以,但是你要答应我,一旦现不对劲立马退出来。”雪飞燕点了点头再次触碰到骨架。

        画面里,一个女子抱着婴儿,她前面有一男子手持长剑,在他们对面站着两个男子。听不到他们再说什么,只看到几个人一下子就打起来。

        女子旁边的男子敌不过两个男子,带着女子一路逃亡,直到雪山之巅。

        前面没有路,男子紧紧护住女子,可是对手太强。眼看男子就要遭毒手,只看到女子挺身而出,挡住杀招,同时掉下了这悬崖。

        男子奋力抢救,可结果只能救襁褓中的婴儿。而这个男子口中叫的名字,竟然是她娘的名字,一看男子赫然是她爹。

        而让雪飞燕震惊的是,追杀她爹娘的居然是赫赫有名的冰主和雪先生。

        雪飞燕触碰到了旧事,不禁叫出声,同时又是一口血喷出。

        “飞燕,飞燕!”楚寇廷运功,护住雪飞燕往外泄的元力。

        “飞燕,飞燕,好点了吗?”

        “爹,娘。楚哥哥,是我爹,娘。他们是我爹我娘啊!”雪飞燕一边说一边爬向骨架去。

        “飞燕,”楚寇廷疑惑,之前雪飞燕说她母亲难产而死,父亲是病死,尸骨怎么会到这里来?

        看雪飞燕难过的样子,楚寇廷上前把其抱住。而雪飞燕则在楚寇廷怀里,失声痛哭。

        楚寇廷安慰了一会儿,运功借助雪飞燕的生死蛊,然后崔动雪飞燕在他身体里还残留的生死蛊。

        触碰骨架的瞬间,青鸣山庄的惨案浮现于眼前,一道人影闪过,只看到前面多了一条路,等到有光亮时,楚寇廷现这个人居然是他爹楚笑温。

        此时,楚笑温正在向他招手,示意让他过去。看到如此场景,楚寇廷连忙停了下来。

        “飞燕,你冷静一下,你被迷惑了,这画面是假的,你爹娘没有掉到这里来。

        我想是这些尸体存在怨恨,所以才制造出来那些幻象。”

        楚寇廷已经确认这是幻象,因为如果是雪飞燕的爹娘的尸体的话,那他刚才看到的一定是关于雪飞燕爹娘的事,而不是青鸣山庄的事。

        雪飞燕似乎想起了什么,停止抽泣声凝望着骨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