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出青鸣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诀别诗,生死蛊

第五十九章:诀别诗,生死蛊

        在夜色的笼罩之下,整个青鸣山庄就像一个被暗淡的月光包裹的孩子一般,面对外界力量的摧毁,无法抗拒。

        房间里,楚笑温一掌震开剑,另一把又飞过来。咋一看,这四人赫然都是用剑高手。

        一掌打破四人的剑阵,楚笑温退后一步质问,“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要夜袭我青鸣山庄?”那几个人似乎等不及,剑剑要楚笑温的性命。

        “老爷,小心。”

        王氏惊呼,看到有一个黑衣人从身后偷袭楚笑温,王氏用力推开楚笑温,用自己的身体去帮楚笑温挡剑。

        噗呲一声,王氏的身体已被黑衣人的剑刺穿。“夫人!”

        楚笑温刚抽身就被捆住,黑衣人一掌击飞王氏,拔剑砍向楚笑温而去。

        “夫人!夫人!”

        一声长啸,楚笑温一掌打飞一个,刚跳到王氏面前,又被一个黑衣人从背后偷袭一脚,整个人朝前翻去。

        “夫人!!”

        楚笑温的声音回旋在天空,在后花园里,沉醉于琴声和舞步当中的楚寇廷突然站起来,面色沉重。

        “大楚,怎么了?”唐清涵停下来,不解问道。楚莲花几人也纷纷过来。“清涵,莲花,刚才我好像听到我爹的声音。”

        楚寇廷没有说是什么样的声音,但看他的面色,显然不是寻常声。青鸣山庄说小不小,能听到楚笑温的声音就很奇怪。

        两女对视,因为她们刚才都欣赏彼此的才艺,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大楚,这大半夜的,楚庄主和夫人恐怕已就寝了,你是不是听错了?”楚莲花虽然没问,但是意思和唐清涵一样。

        “清涵,莲花,可能是我太紧张了。”唐清涵走上来说道,

        “大楚,现在我们在青鸣山庄,该放松的时候不要想其他的事。”

        只是还没等楚寇廷解释,几人便看到一身血迹的楚玥跑过来,怀里抱着哭得很大声的楚子玄。

        “小玥,”楚寇廷三人快跑过去扶着已无力的楚玥。“小玥,怎么回事?”

        “哥,哥…快去救,救爹和娘…”

        没等楚玥说完,楚寇廷已经飞掠屋顶而去,冲向楚笑温夫妇的方向去。“大楚,等等我。”

        唐清涵抱着楚子玄,追上楚寇廷,她怕楚寇廷动武,让潜藏在他心里的魔有机可乘。

        “莲花姐,一…一帮黑衣人。小玥,你先别说话,我们过去看看。”楚莲花扶着楚玥刚走动,看到三个黑衣人走过来。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袭击我们山庄?”几个黑衣人对视一眼,随即一个走出来说道,

        “想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到阴曹地府去问阎王爷吧。”

        一人的剑朝楚玥两人飞来,“小玥,小心!”楚莲花推开楚玥,自己却被黑衣人的剑给刺穿身体,

        对于不会武功的楚莲花来说,她在这些人面前就是一只任人宰杀的羔羊。

        “莲花姐!莲花姐!”楚玥爬着过去,可是倒在血泊里的楚莲花已经断气,再也听不到她的声音。

        “莲花姐!我要杀了你们。”楚玥刚刚站起来便被一个黑衣人一脚踢飞。

        “不用着急,你很快就可以和你的爹娘还有青鸣山庄的人相聚了。”男子举起手中剑,一剑斩下。

        “碰!”

        一声响起,男子的剑被震飞,整个人像断了线风筝一样飞出去。众人看去是一名男子出现在楚玥面前,而楚玥却认识这个背影。

        “拓拔克,快去帮我哥,不要让我哥再入魔。”说完便昏厥过去。

        “拓拔克,此事与你无关,我劝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免得引火烧身。”

        一人说着,却也不敢靠近拓拔克,只能和拓拔克保持距离。因为他们都知道拓拔克

        “若是不想死就赶紧滚!”拓拔克的话还是那般冰冷霸道。只是,对于这些不要命的人来说没什么作用。

        “拓拔克,青鸣山庄大势已去,你最好不要再管。否则就算天涯海角,我们也决定不会放过你。”

        拓拔克可不管这些人,慢慢拔出手中的剑。那几个人见状,纷纷拔剑挥向拓拔克而去…

        在另一边,楚寇廷一路上看到地上躺着尸体,这些尸体都是青鸣山庄的人。

        穿过惨绝人寰的画面,楚寇廷和唐清涵刚来到楚笑温夫妇的放门口,便看到楚笑温的身体被人从身后用剑穿到了前面。

        “小廷,快走。”楚笑温面带微笑,说完便倒下了。“爹,娘!”

        楚寇廷拳头一握,整个人颤抖,双目瞬间变得通红。“爹,娘!”

        一声长啸,惊起青鸣山庄后山树林栖息的一群鸟。楚寇廷一跃而起,九普归一运起,极掠过,攻击那几个黑衣人。

        “大楚。”唐清涵轻呢一声。看着疯狂状态下的楚寇廷,唐清涵知道楚寇廷又再一次入魔了。

        “呀!”

        楚寇廷一掌打散四人,来到楚笑温夫妇跟前。一手抱着一个,破窗而出,朝后山掠去。

        “追,别让楚寇廷跑了。”为的黑衣人出声说道。“有我在,你们休想伤害我家大楚。”

        唐清涵拦住四人,其中一个黑衣人二话不说直接攻击唐清涵。而剩下的两个黑衣人则看向刚才说话的黑衣人,示意应该怎么办。

        唐清涵修为本来就不高,前几天才刚突破青莲剑决第八重,还没有稳定,又带着楚子玄,很快就被男子打败。

        “那么喜欢楚寇廷,我先送你一程,等下再送楚寇廷去黄泉路上陪你。”

        男子冷哼,举起手中的剑挥下,不过到半空就被为的黑衣人拦下。

        “这是我们和青鸣山庄的事,你不是青鸣山庄的人,你走吧。”为的黑衣人声音极其温柔,完全不像刚才凶神恶煞,浑身带着杀意的样子。

        看了唐清涵一眼,收回目光带着三个黑衣人向后山追去。

        唐清涵怔怔呆在原地,因为她觉得刚才看她的男子的眼神太熟悉了,熟悉到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楚子玄的哭声把她思绪拉回来,想起楚寇廷还在危险中,连忙追了过去。

        后山处,这里并不是楚寇廷经常来玩的后山,而是楚笑温经常练功的地方。下面是万丈深渊,深不见底。

        楚寇廷把楚笑温夫妇带到这里,想必是想到楚笑温在世时经常来这里。木讷坐在地上,嘴里一直念爹娘两个字。

        四个黑衣人追上来,看到楚寇廷不再动,他们分四个方向攻击楚寇廷。

        楚寇廷虽然入魔,但是还是能感知到有危险。把楚笑温夫妇放好,一跃而起躲开攻击。

        入了魔的楚寇廷功力虽提高,但是没有天度在手,加上机械般的战斗方式,他很快被四个人打中。

        “楚寇廷,我不管你是什么,凡是阻挡我的人一律都得死。”为的男子说着剑决运转,看样子显然是想一剑解决楚寇廷。

        “楚寇廷,去死吧!”男子一剑过来,楚寇廷虽然挡住了,可是也因为惯性,被震退数十丈。

        还没有等他站稳,其中一个黑衣人再次攻来,一掌打在胸膛上。

        楚寇廷一口血喷出,没有天度不能施展苦海无涯,只能靠九普归一。只是他伤太重了,刚运功就单膝跪地。

        为的男子见状,运转身法,只看到一道残影一闪而过。

        “砰!!!”

        一声彻响,楚寇廷被击落万丈深渊而去。

        “大楚!”唐清涵刚来到,没想到却看到这一幕。“大楚!大楚!”唐清涵欲要跑过去拉住楚寇廷,只是被后来的拓拔克拦住。

        拓拔克半月前和黑衣人对那一掌也受伤了,这不刚养好伤就伤青鸣山庄,没想到却生这样的事。

        “拓拔克,放开我,放开我!”唐清涵和楚子玄的哭声彻响在夜里。

        几个黑衣人看到拓拔克来了,相互点了点头,三个黑衣人攻向拓拔克。

        这三个人的武功都不弱,加起来也能和拓拔克一战。趁着拓拔克被拖住,剩下的黑衣人来到唐清涵身后,一掌把唐清涵打晕。

        抓起唐清涵怀里的楚子玄,转身先离开现场。那三人见状,合力一击和拓拔克对碰,趁乱逃跑。

        拓拔克来到唐清涵旁边,抱起唐清涵离开。黑夜里,谁也没想到好好的一场盛会变成了一场屠杀会……

        …………

        时间一晃而过,夏至冬,两个季节过去了,此刻正是傲雪寒冬。

        擎心剑派后山处,唐清涵一身白色貂皮大衣迎风而立。一年前,她和楚寇廷在这里相处了半年,没想到如今只剩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呆了半年。

        大楚,我知道你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她已经知道邱若虚和弄清影被逐出师门的真相,但是现在真相对她来说已经不重要。

        如今擎心剑派早已不是当初自己呆的那个擎心剑派,如今的擎心剑派被弄得乌烟瘴气,门派内讧不断。

        若不是还有一丝眷恋,她怕是早已经下山而去。哪怕是去青鸣山庄守着一座空山庄,也比呆在这里强。

        楚寇廷掉落万丈深渊,楚子玄现在也不知所踪。一下失去两个挚爱,她才明白楚寇廷入魔是被逼的。

        大楚,小楚。我一定会找到你们。唐清涵呢喃,转身离开。现在要去和师父梨花真人拜别,然后下山去找楚寇廷和楚子玄。

        而在那遥远,一望无际都是白雪皑皑的地方。一名高挑而恬静的少女对着一个雪人在比划什么,少女身着橙色着装,看上去十分灵动。

        这时两个和她一般大的少女走过来说道,“二小姐,你天天对着这个雪人比划不烦吗?”

        少女停下来,“说吧,什么事?二小姐,冰域和雪域来人了,大公子让我们来叫你回去。我知道了,你们回去告诉我哥,我等会就过去。”

        少女不耐烦,等那两个少女离开后只看到其在雪人身上写了生死蛊几个大字,随即听其轻喝一声,“开。”

        雪人被褪去,一张熟悉的面孔露了出来。让人震惊的是,这个人居然是消失了半年的楚寇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