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出青鸣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初醒世,叛徒名

第五十章:初醒世,叛徒名

        休闲居院子里,一掌对碰。只听到一声炸响,楚寇廷被击飞。空中时,楚子玄从怀里掉了下来。

        “小楚。”危急关头,一个翻身,楚寇廷运转九普归一,在楚子玄快落地时控制住他小小的身体。

        一脚跺地,一跃而起,抱住楚子玄。当做完这些动作的时候,已看到叶项莱已经来到跟前。在楚寇廷抽不出身中,毫无悬念给楚寇廷一脚。

        “大楚,哥哥!”两女惊呼,可是因为被叶项莱控制无法动弹。

        楚寇廷气喘吁吁,单膝跪地上,同时一口血喷出。叶项莱趁他病要他命,再次施展绝技朝楚寇廷打去。

        见状,楚寇廷习惯性要拔天度,这才现天度不在身后。“九普归一。”楚寇廷迅凝结成光印,一击过去,两人各自后退几步。

        楚寇廷刚恢复正常,突然觉得对自己的武功很生疏,运用起来特别费劲。

        “你是谁?为何要置我于死地?”楚寇廷只是恢复正常,记忆还没有恢复过来,很快脑海中不断闪烁着凌乱的画面,感觉自己很乱。

        “去阴曹地府问阎王去吧!”看到楚寇廷目光呆滞,叶项莱不管,抓住机会,从腰间拔出一柄软剑刺向楚寇廷。

        楚寇廷之所以会成这样,是因为他的记忆浮现到了离香浅自爆那一幕。

        “香浅,不可能,不可能。”楚寇廷摇了摇头踉踉跄跄往后退,直到现在他还不肯相信这是事实。

        他已经看不到叶项莱的剑,脑海中全是离香浅。

        “不可能,不可能。香浅!啊…!”在叶项莱的剑快刺到楚寇廷时,楚寇廷突然一声仰天长啸。

        同时,楚寇廷双目通红青筋暴露,看着因为他释放的能量而被震飞的叶项莱就像是看到蒿异人一样。

        “香浅,杀!”楚寇廷一声大喝,从地上站起来。

        木讷的放开楚子玄,也不管楚子玄从怀里掉到地上会不会有危险。

        可能因为感受到了楚寇廷的愤怒,被唐清涵埋在地下的天度像极光一般飞掠到楚寇廷手上。

        没等叶项莱落到地上,楚寇廷手握天度一剑狠狠劈过去。轰隆一声,便看到休闲居被劈成两半,草木横飞。

        在那轰炸声中,只听到休闲居里传来叶项莱的一声惨叫之声,下一刻唐清涵两女看到叶项莱的右手已经被砍掉。

        而这时候,被叶项莱点住的唐清涵两人也挣开了束缚,一跃而起,跳出休闲居而来。

        “呀!”

        看到叶项莱还没死,楚寇廷的剑锋再次劈过去。

        “大楚!”

        唐清涵大叫一声,身子已经挡在楚寇廷的剑锋前。

        楚寇廷像是有了意识,在剑锋快砍到唐清涵的时候,突然把剑锋一转。

        数十丈的剑锋,硬是把身后的石山劈开两半,可见入魔后楚寇廷的实力有多强大,尤其是在面对自己喜欢的人的离开。

        楚玥抱起楚子玄,刚才被唐清涵这一举动吓得出冷汗。她知道楚寇廷要是剑锋不偏,唐清涵肯定被劈成肉酱。

        叶项莱在地上滚了一圈,不断嚎叫。叶项莱捂着疼痛,快起来,一跃而起离开了休闲居。

        等叶项莱离开后,唐清涵看着双目通红的楚寇廷慢慢恢复正常后,说道。“大楚,我是清涵,没事了,把天度给我。”

        唐清涵看到楚寇廷眼里流出泪水,轻轻地给楚寇廷擦去。再看楚寇廷握着天度的手在瑟瑟抖,充满血丝,显然刚才是因为触碰了记忆。

        “大楚,听我的,没事了,放松!”唐清涵一边哄一边拿掉天度。而这时候,楚寇廷也因为刚才的消耗而昏倒过去……

        乱石窟上,邱若虚一跃而起,一掌把一个小弟打晕,一个溜烟溜进了地牢。

        虽然疑惑守小狼宗地牢的人变少,但是他也没有多想,没有人守,这样正好有利自己救人。

        地牢里,安世王虽然被囚禁,但是待遇还是挺好的。不像普通刑犯那样双手双脚都被烤上铁链,至少之前楚寇廷进来的时候就没有这样的待遇。

        盘坐在地上闭目养神,双耳一动听到有人过来,脚步匆忙,不像那些给自己送饭的人。安世王站起来,看到邱若虚快跑进来。

        “若虚,你怎么来了?安世王,我和兄弟们前来营救你。此刻不是说话之地,你退后一点。”

        邱若虚运功,拔出佩剑,一剑砍下去噹噹响,可是锁门的铁链没有丝毫异样。再试了几次,还是砍不断。

        “若虚,没用的。这个铁牢都是由千年玄铁打造而成,一般的剑是砍不断。你快点走吧!别被小狼宗的人现了。”

        “大王放心,我刚才看到外面没有多少人把守。你让开,我再试试!”再试了几次邱若虚的剑已经破了牙。

        “若虚,你走吧,别白费力气。”邱若虚思索一会儿说道,“安世王,我一定会救你出去。”邱若虚刚转身,便看到狼魔晏过来。

        而在狼魔晏身后,他手下四个人压着和邱若虚一起来的那四个男子。

        “天罗地网。”邱若虚上前,安世王也认出是自己的心腹被抓。

        “邱老弟,干得不错。这次我们能消灭安世王,你功劳最大。

        邱若虚,你竟敢出卖我们。”为的天咆哮道。他们才刚进去就被狼魔晏现并抓住他们,若不是有人提前通知,以他们四个人的身手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被抓。

        “各位兄弟,你们听我说,这是狼魔晏的挑拨离间。你们…邱若虚,算是我们瞎了眼,竟然还相信你真的能救安世王,我看你是想来杀了安世王。”

        一人打断邱若虚的解释,邱若虚摇了摇头后退几步。“安世王,我真没有出卖兄弟们。你一定要相信我,安世王。”

        邱若虚看到安世王没有说话,已经知道安世王的想法。

        “狼魔晏,你休想陷害我。”邱若虚拔剑攻向狼魔晏。

        他知道只有杀了狼魔晏,安世王他们才会相信他。“剑法不错,只可惜你还没有完全恢复,现在还不是我对手。”

        狼魔晏一掌震退邱若虚,毫无波澜淡淡笑着。邱若虚不管狼魔晏,再次施展剑决而来。

        一剑到空中突然化成剑雨,直逼狼魔晏去。狼魔晏其实可以接住这一招,但是他没有接。

        身子一闪,剑雨扑空,直逼天罗地网而去。这时邱若虚想收招已经来不及,因为这已经脱手,像剑的话可以收,可是这化成的虚拟的剑根本收不住。

        “小心!”邱若虚叫了一声,结果狼魔晏的人硬是没让开,还把天罗地网挡在他们面前。

        只听到噗嗤一声,地网两人已经倒在血泊里。“哎呀,邱老弟,杀得好啊!”

        狼魔晏大笑,而剩下的天罗恨不得杀了邱若虚。

        挣开束缚,“邱若虚,你这个畜生!”大喝一声,同时攻击邱若虚。

        “两位兄弟,这是狼魔晏的计谋,我们不要中计。”邱若虚一边退一边说,可是那两个人根本没听进去。

        招招要邱若虚的命,“邱若虚,你连弟兄们都能下狠手,还有什么好解释。若是你还有一点良心,就不要再反抗,让我们将你就地正法!”

        邱若虚实则无奈,一剑逼退两人。“安世王,我会证明我是清白的。”

        邱若虚说了一声,扬长而去,再战下去只会让狼魔晏奸计得逞。

        狼魔晏没有阻拦邱若虚离开,一掌把罗打死,然后把天打晕,让人把天带出去放了。

        “安世王,很寒心是吧!哼。狼魔晏,我相信若虚不会出卖我们。”

        狼魔晏大笑,“安世王,你要是相信刚才怎么不啃声?没错,邱若虚是不会出卖你们,但是有人会出卖你们,你一定很想知道是谁吧?”

        狼魔晏哈哈大笑,话说了一半,转身走出地牢……

        马山峰,本来已经胜券在握的赵盘等人突然处于弱势一方。面对小狼宗的弓箭手,他们就像是铁板上被钉的肉一样,无处可躲。

        “赵兄,小狼宗有备而来,我们赶紧先撤吧!”看着兄弟们一个个折损,赵盘一拳打在石头上,点了点头。

        了阡神兄妹看到赵盘等人逃跑,没有再追下去。他们同样有他们的任务,而这时候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

        “大哥,安世王这帮手下还真的是骁勇善战。若不是有人提前提供情报,恐怕今天我们真的得留在这里了。”

        了阡神笑了笑,“小妹,这种一举两得的事也只有你想出来。既可以让安世王损兵折将,又能让安四方起内乱。”

        了阡茹不说话,她这么做只是为了一个邱若虚。邱若虚,我可以让你享受荣华富贵,也可以让你成为过街老鼠。

        我要让你知道,拒绝我的男人是什么样的下场。得不到你,我就毁了你。了阡茹心中喃喃自语。

        想起一次次被邱若虚拒绝,尤其是竟当弄清影面前,把她当做挡箭牌来耍。要知道她可是真心想和邱若虚……

        “大哥,你们先回去,我出去走走,顺便打听一下安四方的情况。”了阡神不知道自己妹妹的心思,点了点同意,何况现在他还要回去汇报这次的成果。

        醉花楼里,灯火阑珊处,邱若虚一个人喝着闷酒。不仅被说成内奸,而是还失手杀了两个兄弟。

        他不是不回安四方,只是狼魔晏把天放回来放消息是邱若虚出卖了他们,还杀了自家兄弟。

        邱若虚刚入安四方不久,很多人都还不服他。尤其说话的还是安世王的四个心腹之一,所以大家都信了。

        他这次出来是逃出来的,他知道如果一旦被抓了,那就没有办法去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到底谁会是内奸………

        锁安世王的是由千年玄铁打造,恐怕只有拿到天度和御龙剑才能再次去救安世王……

        邱若虚正想着,一道不紧不慢的声音响起,“一个人喝闷酒有什么意思,我来陪你喝一杯。”

        了阡茹扭动着身子款款走来,不客气坐在邱若虚对面。

        “你看你,光喝酒不吃菜,这样对身体不好。”了阡茹说着,示意门口的服务员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