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出青鸣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美人红,朱墨同

第四十章:美人红,朱墨同

        清风吹过,河中清澈河水在流。

        听到唐清涵的话,拓拔克不置可否,他可不管是谁,他不想让唐清涵受到半点伤害,即使楚寇廷也不行,可是楚寇廷却一直伤害她。

        心中疑惑,不禁盯着唐清涵看,希望唐清涵给一个理由让他不杀楚寇廷。唐清涵抚平自己的心情,说道

        “拓拔克,因为我爱他。他现在只是被了阡茹控制才不认识我,我相信有一天我会把他给唤醒。”

        唐清涵实在支撑不住,说了一声晕了过去。看到唐清涵晕倒,拓拔克赶紧把她带回白府治疗。

        虽然唐清涵的伤不要紧,但是这几天唐清涵连续受伤,伤势也不小,何况这个人还是楚寇廷。

        在那灯红酒绿之下,醉花楼三个字带着闪烁的霓虹灯闪闪亮,看去能照亮周边方圆百里。

        经过楚寇廷和拓拔克这么一闹,醉花楼这几天的生意明显没那么好。平常这个时候已经人满为患,可是这几天只有几个常客过来。热闹的醉花楼,没有了热闹比其他地方还要阴森。

        此刻,在一间房间里,弄清影坐在椅子上,不过手脚却被捆绑。

        对面叶项莱依然是笑嘻嘻却小心翼翼给弄清影喂饭菜,一副贤家良夫样子,看不出他就是赫赫有名的情花大盗叶项莱。

        弄清影很想离开这个鬼地方,可是每天叶项莱都在监督她。她呆在这里已经一个月了,不知道邱若虚怎么样。

        虽然叶项莱说邱若虚没事,可是叶项莱的话很难让人相信。没人傻到去相信一个情花大盗的话。

        “美人,来来来,再吃几口。你这样不吃不喝可不好。”

        “叶项莱,你最好别放了我,否则有你后悔。”弄清影吃一口,结果把饭吐到叶项莱的脸上。

        “真香!”叶项莱把挂在脸上的米粒拿下来吃掉。闭着眼睛享受,嘴里啧啧啧称赞不停。

        “美人,不要淘气,快吃饭。哼,叶项莱,你就是个变态狂。”弄清影无语,要是手脚能动,第一件事就是杀了叶项莱。

        “变态狂?哈哈哈!”叶项莱大笑,脸色突变,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笑了会,叶项莱一把跳到身旁,压住弄清影说道,“美人,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变态狂!”叶项莱抱住弄清影,两手从后面牢牢锁住弄清影。

        “叶项莱,你要干什么?放开我!快放开我。”这些日子以来,弄清影一直不敢刺激叶项莱,真怕自己会吃亏。

        叶项莱似乎是迷失,根本没有听到弄清影再说什么,只顾着他自己。

        “干什么?当然是寻欢探柳啊!”一把抱起弄清影往床上丢去。

        “叶项莱,你个变态狂,你要是敢动我一下,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弄清影越是这样说叶项莱也疯狂。

        整个人压上去,撤掉自己的衣裳,然后吻下去。“变态狂,我让你知道什么才叫变态狂!美人,让我来滋润你吧!”

        弄清影不断反抗,可是手脚被绑,根本没有用,只能呜呜的叫着……

        夜色撩人,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个温柔梦乡的夜晚,可对弄清影来说那就是是一个噩梦不断的夜晚。

        此刻裸着上半身,被子好不遮住,春光外泄,轻声抽泣。叶项莱穿好自己的衣服看了一眼弄清影淡淡说道,“别哭了,正常男女之事,有什么大不了。”

        叶项莱不以为然,把弄清影的衣裳丢到床上。

        对于叶项莱来说,这是最正常的事。可对向来要强的弄清影来说,她已经不是完整之身,这是她人生中的污点,以后再也不能像从前那般追着邱若虚,会让她感到卑微。

        她很想一走了之,可是又放心不下邱若虚……“叶项莱,我一定要把碎尸万段!”

        叶项莱可不管弄清影什么想法,穿好衣服后便出门而去……

        白府,白天翼一个人站在院子里仰望天空。这几天接二连三传来很多对他不利的消息,最为头疼的是柳生裘。

        他能当上一方霸主,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有楚寇廷的帮忙。如今楚寇廷成魔不知所踪,于是那柳生裘便想趁乱夺回红尘渡口霸权。

        这不带着十几个人闯进白府来,看到白天翼一个人,柳生裘上前哈哈大笑,然后说道,“白天翼,看你很悠闲自在啊!”

        柳生裘扛着一把弯刀,光秃秃的头像极了和尚。“柳生裘,你想拿回主权,还得按规矩来。”

        在外人看来红尘渡口虽乱,但是对于从小在红尘渡口长大,混迹的人知道它也是乱中有序。

        比如说那最大的典礼莫不过于每五年一次的红尘渡口霸主之争,而白天翼所说的规矩便是这个。

        他才上任一年多,这柳生裘便不要脸要过来破坏规矩。当然,他也明白,这是上面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能靠的还是他自己的力量。

        柳生裘一刀戳在地上,强劲的元力硬生生把地板砖弄开一道裂痕。

        “白天翼,强者为王败者为寇,话语权是留给有实力的人说。白天翼,当初一时大意,输给姓楚那小子,今天你孤家寡人,我看还有谁能帮你。”

        白天翼眉头紧锁,不过他也不怕柳生裘。一对一他还是有胜算,只是他太高看柳生裘的人品,急于上位的柳生裘是不会和他一对一。

        反正关起门来玩的游戏,结局由胜利者来说了算,谁还去追究你过程。柳生裘也是老江湖,摸透红尘渡口的规矩和白天翼的实力。

        “柳生裘,我承认你修为不弱,但是你忘了一件事。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我能把你赶出红尘渡口一次,便可以赶你第二第三次。”

        “白天翼,你还真是高看自己,也不看看你那熊样,哪一点有王者之风。今天你就乖乖的让位吧!”

        后院中,在和楚子玄玩耍的唐清涵听到前院有有嘈杂声,疑惑不解。

        “小楚,来抱抱。”唐清涵抱着楚子玄向前院走去。经过十多天的调整,她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

        “白老大,什么事这么吵啊?”唐清涵没有注意看,一边逗楚子玄,一边问。

        抬头看到几个陌生人,原本以为是白天翼的客人,只是看他们个个凶神恶煞不怀好意眼神的样子,唐清涵小心来到白天翼身边。

        柳生裘看到唐清涵出来,走了几步,猥琐的眼神直盯着唐清涵。

        “好你个白天翼,竟然金屋藏娇。还真别说,这小妞长得还挺带劲。”几个人当然知道唐清涵在这里,堂堂擎心剑派弟子,还是梨花真人门下的弟子。

        何况他们不会莽撞到不打听消息跑过来送死的地步,这么说只是想激怒白天翼先动手。

        “白老大,我怎么好像听到有几条狗在这里乱叫?”互怼唐清涵可没输过,只是很多时候要在楚子玄面前保持形象。

        闻言,柳生裘举起刀欲要上前,随即一笑道,“哼哼,真是伶牙利嘴的小妹妹,待会我让你跪在地上哭着求饶。”

        “柳生裘,这是你我之间的事,不要牵连到唐姑娘。”

        “这可不是你说了算。你放心,等把你杀了之后,我会好好善待她的。”

        唐清涵笑了笑,说道,“谁善待谁还不一定呢?话不要说那么早。”

        “唐姑娘,这是我和柳生裘的事,你带着小少爷先回房。”

        白天翼看唐清涵这架势,这场争斗怕她是要参与。可是唐清涵带着楚子玄,他可不能让唐清涵冒险。

        “哈哈哈,我喜欢有个性的女人。等我先收拾了白天翼,再来好好疼你。”

        柳生裘几人刚动身,便看到拓拔克的身影从墙上飞掠而来。

        一剑划过地面,“不想死就滚!”拓拔克冷漠的表情,淡然的声音响起,然后收起自己的剑。

        “我再说一次,不走就别怪我下手。”柳生裘几人相互对视,“你算老几,竟敢多管你爷爷我的事。”

        说了一声,随即一起冲过去。他们打听过了,既然来了就不带怕。

        然而,只看到拓拔克剑一挥,柳生裘的右手已经掉到地上。众人回神,只听到柳生裘的嚎叫声。

        白天翼倒吸一口气,柳生裘武功和自己差不多,而拓拔克一剑就要了柳生裘的一只手。

        如果自己对上拓拔克,下场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心中暗暗佩服。

        这时候,冲上来的那几个人也往后退,仿佛见了鬼一样。

        拓拔克出剑太快,他们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听到柳生裘的叫声,几人瑟瑟抖直往后退去。

        拓拔克扬起手中的剑说道,“我不想杀人,快滚。”那几人听到拓拔克的话,连忙带着柳生裘逃之夭夭。

        再再战下去,定然会吃亏,而也注定了柳生裘刚东山再起,结果又碰上了拓拔克这个杀星。

        等柳生裘几人走远,白天翼示意那两个守门的关上大门。

        “拓少侠剑法高,白某佩服。这次真的感谢拓少侠解燃眉之急,不然白某还真不知道怎么做。”

        拓拔克没有理会白天翼的话,他出手只是因为唐清涵。不想让任何人伤害唐清涵根汗毛,看到唐清涵没事,转身朝后院走去。

        “白老大,你不要介意。拓拔克他就是这样子的人。”白天翼摇了摇头不介意,他知道高手都是有一些怪癖,因为人家有这个实力。

        “对了白老大,已经一个多月了。我也已经好的差不多,等会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小楚,我要去醉花楼一趟。”

        白天翼知道唐清涵干什么,他并不觉得唐清涵一个女孩子去醉花楼有什么好奇怪的。点了点头,让人去找奶娘过来。

        醉花楼

        一间房间里,邱若虚隔得烂醉如泥,了阡茹示意几个女子离开,自己来到邱若虚面前。

        “邱若虚,今天我过来是要告诉你一个消息。其实你师妹弄清影就在你对面的房间里,一个月了,我想那情花大盗叶项莱应该也玩腻了。

        对了,还有心心念念的唐清涵,上次来找你,结果被楚寇廷打得半死。虽然已经好得差不多,但是你知道吗,她和拓拔克好上了。

        你说你这个大师兄是怎么当的,你喜欢的人却喜欢别人,喜欢你的人却被别人给玷污。

        有时候啊,我真替你感到悲哀,还不如去死了算。只是转念一想,是谁造成今天的结局?

        邱若虚,难道你还真的觉得擎心剑派会让你回去吗?但凡有一点情,他们就不会这样对你,你也不会连自己的师妹都保护不了。

        眼睁睁看自己的师妹在别的男人床上翻云覆雨却无能为力,眼睁睁看自己喜欢的人投入别人的怀里却只能借酒浇愁。

        还有你一心为众生,可是众生又如何回报你的呢?是英雄是狗熊,对你来说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邱若虚,你想要的我都能给你,何必执着过去。若是你再这样下去,你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这个月以来,了阡茹有事没事就过来给邱若虚洗脑。说者无心听着有意,更何况了阡茹还是有心说。

        邱若虚从地上爬起来,蓬头垢后,不仔细看都认不出是他。艰难爬起来,拿酒杯的手不停颤抖,显然是因为喝酒太多导致的。

        “你看你,拿酒杯的力气都没有。”了阡茹帮他倒了一杯,递到他嘴边。

        喝了一口,朝门口走去,只是因为喝酒太多,体力不支,走了两步就倒下。

        一拳打在地上,朝门口爬去,看样子是想离开醉花楼。“你这个样子就算跑到天涯海角,结局还是一样。”了阡茹示意守在门口的两个手下架起邱若虚。

        她要带邱若虚去看弄清影,让他知道现实的残酷。

        房间里弄清影躺在床上,叶项莱刚实施完他的兽欲,丢下衣衫不整的弄清影就离开醉花楼。

        心里正想着怎么逃出去,听到门口有脚步声,以为是叶项莱又回来,看去却没想到是了阡茹。

        “弄清影,看看我给你带谁来了!”弄清影看去,泪水直流。“大师兄。”弄清影看到邱若虚的样子,想起自己的形象。

        “了阡茹,你这妖女!”弄清影恨不得杀了了阡茹。邱若虚怔怔的看着弄清影,艰难的挪开脚步。

        “大师兄,你不要过来,求你了。我已被叶项莱那个畜生玷污,已不完整,不配再做你师妹。”

        邱若虚没有说话,走过去慢慢解开绑在弄清影手脚上的绳子。可是因为四肢无力,导致解不开。

        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整个人倒在床边下,正好看到门口。看到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的唐清涵,邱若虚收回目光,再次站起来给弄清影解绳子。

        “了阡茹,拿命来!”其实刚才了阡茹已经现唐清涵上来,她是故意让唐清涵看到这一幕。

        “真是师兄妹情深!”了阡茹让那两个手下迎战唐清涵。“邱若虚,你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连解开绳子的力气都没有。

        是不是很想杀了叶项莱?呵呵,叶项莱的修为不弱于全盛时期的你。就你现在的样子,给他提鞋都不配,别说杀了他给你师妹报仇。

        不过我觉得你与其记恨叶项莱,还不如把这笔账记给擎心剑派,因为是他们把你害成今天这样,让你的师妹受辱。

        你若是到小狼宗来,我不仅可以帮你杀了叶项莱,以后也不会为难你的这两个师妹。

        而且我告诉你,我已经找到了恢复修为的方法。你想要的一切,小狼宗都能给你,包括天下大权!”

        了阡茹拿着匕递给邱若虚,可是邱若虚连拿刀的力气都没有。

        “大师兄,你千万不要听这个妖女的挑拨离间。放下过去,从头再来,有我们大家陪着你,你一定可以度过难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