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出青鸣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醉花楼,无心仇

第三十九章:醉花楼,无心仇

        房间里,

        了阡茹看了无动于衷的邱若虚一眼继续说道,

        “邱若虚,如今除了小狼宗,没有人敢收留你和弄清影,更没有人能够让你重现往日的光彩。”

        “那些都不提,你一直坚持着,无非是因为你心心念念的天下众生,可是他们真的值得你去保护他们吗?”

        “这一次,你被逐出师门,有谁给你求过情,甚至连替你说话的人都没有。难道这就是你要保护的人?”

        “反而你想想楚寇廷,他不仅是青鸣山庄的少庄主,还得到了你一直喜欢的师妹的青睐。”

        “你再看看如今的他,他现在不是过得很快乐吗?每天不用犯愁,眼睛一睁一闭又是新的一天。”

        “其实你也可以,你也可以和楚寇廷一样快乐。甚至可以拥有比他更高的权力,也可以得到你喜欢的师妹。”

        “而现在只要你点头加入小狼宗,你想要的我都会满足你。”

        了阡茹的话确实很吸引人,只可惜她面对的是一个已经麻木的邱若虚,只能说她在异想天开劝说邱若虚,又或者她意图在邱若虚虚弱无助的时候攻破邱若虚心底那一直坚守的一缕正义之光。

        看到邱若虚抬头,了阡茹俯下身吻下去。勾魂的眼中充满了柔情蜜意,那波涛汹涌的玉峰差点贴在邱若虚的脸上。

        “给我酒!给我酒!”邱若虚撇过头,嘴里喊着喝酒,刚站起来直接跌倒在地上。

        了阡茹被邱若虚这举动气得想打人,不过看邱若虚那狼狈的样子,她反而还笑了笑。

        “邱若虚,你求我啊!你求我我就立马给你酒。快求我啊!”了阡茹拿着一个小酒坛在邱若虚面前摇晃,笑得前俯后仰。

        邱若虚凝望了一会儿,低下头,慢慢地跪在了阡茹的面前,然后恳求着。

        “给我酒,给我酒!求求你,求求你快给我酒。”了阡茹得意大笑。

        想邱若虚之前威风的样子,再看他如今的举动,可以说是天上地下。

        “好,我给你,那你可接好了哦!”了阡茹把酒差点送到邱若虚手中时,突然狠狠把酒坛摔在地上。

        “酒,酒!”邱若虚看着地上流走的酒水附身趴下了,舔着流在地上的酒,嘴里一直叫着。“好酒!好酒!”

        “邱若虚,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就像极了摇尾乞怜的狗。不,狗还认主人。你不会认我为主,你连狗都不如!”

        了阡茹皮笑肉不笑说着,脚用力踩在邱若虚的背后。

        而趴在地上的邱若虚除了叫酒,什么感受也没有。或许他已经麻木了,身体里只有一颗不会痛的心。

        趴在地上,任由了阡茹的脚踩在自己的身上无动于衷。当然,就算他反抗也不是了阡茹的对手。

        了阡茹踩了一会儿,似乎为了把心中压抑的感受释放出来。

        “邱若虚,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今天你姑奶奶很开心,暂且先放过你一马。你好好在这里享受,我还会再来找你聊聊人生。”

        了阡茹说完转身离开,她虽然想让邱若虚加入小狼宗,但是也知道这件事急不得。

        等邱若虚走后,服侍邱若虚的那三个女的才小心翼翼进来。看邱若虚的样子,一顿处理邱若虚后,她们才出去招呼其他客人。

        同样在醉花楼另一边,了阡茹刚出来便看到叶项莱走上楼。

        了阡茹撇过一眼才离开,她才不管叶项莱对弄清影怎么样。叶项莱也不管了阡茹是什么人,只要不影响自己,他才懒得去管破事。

        等了阡茹离开后,他提着刚买好的药进一个房屋里,细看床上躺着的女子便是弄清影。

        经过叶项莱五天的悉心照顾,弄清影的伤已经好差不多,只是被叶项莱用绳绑着双手双脚,所以动弹不了。

        “美人,想我了吧!”叶项莱一进门就开始嬉皮笑脸来到弄清影旁边,说话的同时手还不安分抚摸一下弄清影的脸。

        弄清影把脸瞥过去,不理会他。叶项莱把药放好后笑了笑说道,

        “美人,你若是乖乖听我的,你大可不必受这份苦。我也不必受着看在眼里痛在心里的感受。”

        叶项莱把弄清影翻起来,然后端起做好的饭,强行把饭灌进弄清影嘴里。

        “叶项莱,你杀了我吧!”弄清影瞪着叶项莱,一万个杀了他的眼神。而叶项莱不以为然。

        “美人,你现在可不能有事,这辈子都不能有事,因为我要娶你。”叶项莱亲了弄清影一口,转身出去给弄清影煎药。

        想起过往,弄清影心中凄凉,这一切变化得太快,她都来不及去提防。

        大师兄,你在哪?你现在还好吗?她泪水婆娑,要不是挂念着邱若虚,她宁愿自杀,也不会让叶项莱轻薄自己一点……

        夜色之下,

        楚寇廷似乎养成了习惯,即使成魔了他依然来到房顶,仰望着星空。瞳孔中看不出任何表情和异色,像是一个傻子傻傻的盯着星空。

        听着风声吹过,楚寇廷闭目养神静静的享受。

        “楚寇廷,说了多少次,叫你不要乱跑还到处跑,给我回去。”听到了阡茹的声音传来,楚寇廷没有理会,或者是他压根没有听到。

        “楚寇廷,你胆子越来越大,我说的话都不听了是吗?”了阡茹再次出声,这几天楚寇廷一直这样。

        楚寇廷睁开眼,看了阡茹一眼,像是犯了错的小孩子抱着天度一跃而下,悠悠的走回房间。

        这小子不会是在跟我装傻吧?了阡茹自言自语,看着楚寇廷的背影,又不像是在作假。

        白府一座屋顶上,唐清涵双手撑着下巴仰望着星空。她是受楚寇廷的影响,不过还别说,来到屋顶后,她感觉内心一下子平静了很多。

        这五天来,她让白天翼派人出去帮忙打听消息,可是去的人一个也没有打听到像样的消息给她。

        楚寇廷成魔,弄清影不知所踪。虽然知道邱若虚在醉花楼里,但是她却劝不了邱若虚振作起来,重新回到她想要的那个大师兄。

        唐清涵感觉自己很没用,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发愁。

        她打算明天再去找邱若虚,不能让邱若虚这么浑浑噩噩下去,让别人知道昔日的邱若虚在醉花楼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肯定会有闲言碎语。

        至于楚寇廷,再次遇到时,不管用什么办法,她都不会让他离开。

        正想着,拓拔克走了过来。“拓拔克,你怎么过来了,能不能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下?”

        拓拔克笔直站立,抬头遥望着一望无际的夜空,不等唐清涵再次说话,拓拔克开说道,“你师妹是被叶项莱带走,他们现在就在醉花楼。”

        唐清涵本想赶走拓拔克,听到拓拔克这么一说,连忙站起来,差点跌下去。

        “拓拔克,真的吗?那你怎么不把我师妹救出来呢?”拓拔克没有说话,转身走开。

        “拓拔克,对不起!”唐清涵明白,拓拔克不需要为自己做什么,他能告诉自己这个消息已经很不错。

        可是她真的很着急,尤其是落入情花大盗叶项莱手中。她现在已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少女,明白人心险恶。

        拓拔克停下脚步,说道,“我现在去救你师妹!”拓拔克说一声一跃而起,转眼消失在夜色中。

        对他来说不管唐清涵怎么对他,他都不会让唐清涵陷入危险。能做的尽量为唐清涵排忧解难,哪怕赴汤蹈火。

        “拓拔克,等等我!我和你一起去救师妹。”唐清涵想追去,可是楚子玄的哭声留住她的脚步。

        唐清涵快速进屋,发现楚子玄一边掀开被子,一边往床边爬。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模样让人生怜。

        “小楚,不哭不哭,娘在呢!乖!”唐清涵把楚子玄抱起来,房间里来回走,好一会儿小家伙才好。

        笑脸嘟嘟,想要抓唐清涵,十分的可爱而调皮。唐清涵也被小家伙这一举动给逗乐了,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

        醉花楼,依旧灯火通明,来往客人络绎不绝。作为红尘渡口唯一一个寻欢作乐让人放身空心的地方,生意自然不错。

        那大门处,站着两排肤白貌美大长腿的女子,拓拔克刚来到门口就被几个女的上来围得水泄不通。

        “让开!”几个女子似乎没有听到,整个人贴上来。“客观,漫漫长夜,让姐妹们陪你一起度过,岂不是更快活!”

        那几个女的越说越靠近拓拔克,有个还从背后抱过来。

        拓拔克退后一步,低沉的声音,“我再说一次,给我滚开!”看到拓拔克的样子不像是来寻欢,那几个女的起开对视,随即让一个女子跑去叫老鸨。而其他人则似乎没有听到拓拔克的话,继续缠着拓拔克。

        不一会儿,一名中年妇女走出来,身后还带着十几个人。

        “小伙子,想玩什么样把式都可以,唯独不能玩火哦。你要是想玩火,移脚到别处去,这里不欢迎你。”

        拓拔克忍了很久,懒得说话,拔剑就是一剑劈去,那些人顿时倒了一片。

        “小子,有本事你给我等着!”老鸨知道遇到高手了,说了一声赶紧跑回去,肥嘟嘟的样子让人大饱眼福,不过看样子是要叫人过来对付拓拔克。

        不远处的了阡茹望着这一幕,心里嘀咕几声。这呆子没事跑到这里干什么?

        她知道拓拔克不是那种耐不住寂寞的寻常男子,也不是什么寻常女子都可以让拓拔克动心。

        想了一下,了阡茹示意她的几个人跟过去看看,然后看向身后站着两眼无神的楚寇廷。她决定要教训拓拔克,她不会让拓拔克这么轻易离开。“楚寇廷听着,给我去杀了拓拔克。”

        楚寇廷点了点头,抱着天度,目无表情走出房间。醉花楼一楼,因为拓拔克这么一闹,那些客人没了兴趣,纷纷离去。

        拓拔克看一眼二楼,慢慢走上去。只是他刚迈开脚步,楚寇廷的剑芒已经劈过来。

        眉头微皱,同时拔剑挡住。在楚寇廷落地之前,云天斩施展开来。楚寇廷三番两次伤害唐清涵,这是他不允许的。

        一剑把楚寇廷劈飞,把几个桌子砸的稀巴烂。楚寇廷不管伤口,站起来一记苦海无涯。

        对楚寇廷的苦海无涯,拓拔克还真不敢硬接,一跃而起躲过,剑芒把楼梯毁得七零八落。

        一击得势,楚寇廷没有给拓拔克喘气的机会,再次施展苦海无涯。楚寇廷没有成魔之前,他顶多能用一两次杀招。

        成魔后他根本不知疲倦,只要不倒下就用苦海无涯。看到楚寇廷没完没了,拓拔克稳住身子直接施展云天斩!

        剑芒和剑气碰撞,两人各自后退了数十步。楚寇廷似乎对于不能完成任务而感到着急,还没站稳,剑锋已经飞出。

        醉花楼里,因为楚寇廷和拓拔克两人的打斗,导致那些客人纷纷离去。看到这一幕,老鸨恨不得把两人虐死。

        一击对碰,两人各自倒退数十步,还没有站稳,楚寇廷的剑芒再次飞来。

        拓拔克一跃而起,同时剑决飞出。而这时候他突然感到有东西自身后来,回头一看原来是了阡茹的暗器。

        空中来不及发招,情急之下只能用剑挡在身前。可是因为这样,没有办法挡住楚寇廷的剑芒。

        砰一声,拓拔克被楚寇廷的剑芒狠狠打中。闷哼一声,拓拔克整个人砸进一旁的楼道里面。

        看着气喘吁吁口吐鲜血的拓拔克,楚寇廷目无表情举起天度。

        “大楚,住手!”唐清涵突然出现,出声的同时,佩剑飞出。感到身后有危险,楚寇廷反手一剑,顿时把佩剑震飞。

        趁这个机会,唐清涵快速来到拓拔克的身边。“走!”唐清涵刚站起来,被楚寇廷一脚踢中背后,她和拓拔克两个一起向前倒下去。

        “楚寇廷,杀了这对狗男女!”了阡茹飞跃下来。“大楚,我是清涵啊,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看着慢慢举天度的楚寇廷,唐清涵泪水婆娑说道,“大楚小楚一家人,你还记得小楚吗?大楚,快醒醒!”

        楚寇廷眼神闪烁,看向了阡茹。“看什么看,我叫你杀了他们。”了阡茹一巴掌打在楚寇廷脸上。

        “妖女,不许你打我家大楚。”唐清涵欲要和了阡茹拼命,只是被拓拔克拉住,趁两人闹矛盾时,带着唐清涵离开。

        楚寇廷看着跑开的两人,挥着天度把一个桌子劈碎,然后追了出去。

        “楚寇廷,给我回来!”了阡茹感觉楚寇廷还没有被自己完全掌控,目前还不能让他一个人。

        楚寇廷停住脚步,这时了阡茹悠悠上来说道,“刚才打你疼了吧,来,我给你揉揉。”了阡茹玉手轻抚,继续说道,

        “以后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不能质疑我的话,更不能迟疑,知道吗?”了阡茹像哄小孩子一般,看到楚寇廷点头,才让楚寇廷回房去。

        拓拔克和唐清涵出了醉花楼,唐清涵喷出一口血。刚才楚寇廷那一脚,已经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

        刚才只是强行忍住,颠簸一会就感觉头晕目眩,实在忍不住了。

        “你受伤了!我先帮你疗伤。”唐清涵微笑拒绝。她知道,拓拔克自己也受伤,只是拓拔克的功力和楚寇廷的功力差不多,所以他才没那么严重。

        “姓楚的,再让我碰到你,定要你付出代价。”拓拔克出声,听到此话,唐清涵换下气说道,

        “拓拔克,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我警告你,你要是敢伤害我家大楚,我跟你没完。他三番两次要你的命,你还处处维护他,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拓拔克实在不解,唐清涵竟然为了楚寇廷三番两次求他放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