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出青鸣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异世界,酒后言

第十七章:异世界,酒后言

        几人回到城里,发现城里突然多了很多陌生人。看到邱若虚,几人小声议论。

        邱若虚这些年名头可不小,认识他的人自然不少。

        人虽多了,可也没有之前那么乱,但是大家都知道这是一场风云之争。

        城里人潮拥挤,奇怪的是没有像楚寇廷等人刚进来时的乱打乱骂,仿佛一下子变成了井然有序的地方。

        “大楚,那两个不是洞庭双魔吗?”看到人群中东张西望的洞庭双魔,唐清涵出声说道。

        她现在才明白,当时在羽化镇楚寇廷是因为受了伤才没有动手教训两人,而离香浅应该是怕暴露身份,所以才任由洞庭双魔欺负楚寇廷。

        “不用管他们,等到了太阴经界再好好收拾他们。”楚寇廷不想在这里给白天翼生事,他不好说,白天翼也不好收拾。

        “少庄主,邱师兄,你们也在这里?”身后传来孟海劫的声音,楚寇廷几人回头看到孟海劫和几个青年走过来。

        “孟师弟,你们也来了。”邱若虚对几人拱了拱手抱拳说道。“邱师兄,我们是为太阴经界里面的宝贝而来。”

        孟海劫没有隐瞒,反正里面的东西是能者得之。“邱师兄,少庄主,你们也是为太阴经界而来的吧?不是我说你们,青鸣山庄和擎心剑派根本不缺资源,你们就给我们留一点机会吧。”

        几人打趣道,不过也是实话。“莫师弟说笑了,我们对太阴经界很好奇,所以也想进去看一看。”

        孟海劫笑了笑,说道,“邱师兄,少庄主,唐师妹,那你们玩,我们几个先去找住的地方了。”

        送走了孟海劫几人,楚寇廷发现又来了几个门派的人。“大楚,你看,了阡神和了阡茹也来了。”

        了阡神兄妹也看到了楚寇廷三人,走过来了阡茹说道,“楚寇廷,邱若虚,这世界还真是小,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楚寇廷,你还真有本事,这么快就治好了你小情人的伤了。

        妖女,说谁小情人。在乱说,小心本小姐撕了你的嘴。”唐清涵伤好了,又没有带楚子玄,她可不会像之前那样温柔。

        “你看看,说着说着就急眼。姑奶奶这次可不是来找你们叙旧,赶紧让开,别拦住姑奶奶的路。”

        了阡茹婀娜多姿的身材,走到唐清涵身边时还故意拿自己的胸和唐清涵比了一下说道,

        “这么小也能看上,真不知道我们的楚大少爷什么眼光。”唐清涵下意识看自己的胸气得想揍了阡茹。

        “胸大了不起啊,还不是没有人要。”斗嘴唐清涵可没有怕过谁。闻言,了阡茹已经一个暗器飞来。

        “清涵,小心。”楚寇廷看到了阡茹的小动作,同时一根银针飞出,打落了阡茹的暗器。

        “妖女,敢暗算本小姐,本小姐要你好看。”唐清涵拔剑,被邱若虚拦下来。

        “师妹,这里人多眼杂,不要和他们起冲突,对我们不利。”邱若虚说完,三人走向白府去。

        这几天渡口陆陆续续来了很多人,大家都想从太阴经界中拿点好处。当年逍遥剑魔武功平平,可是去了一趟太阴经界出来就像换了一个人。

        修为大涨,剑法高深莫测,几年不到就独步天下。这样的速度,试问天下间有谁能做到。

        以前大家都不怎么在意,可逍遥剑魔出来后,大家就开始关注太阴经界。如今五十年过去,又到了太阴经界现世。

        凡是听说太阴经界存在的,不管多远都赶来,就连一直自命高人一等的拓拔克也来了。此时,拓拔克被五个人围攻。

        只是还没等那几个人动手,只看到拓拔克剑一出,那几个人就跪在地上,根本看不出拓拔克怎么出手。

        把五人打趴,拓拔克朝城里去。他没有杀那五个人,因为他觉得他们不配死在他的剑下。

        只是他不知道,他的每次放过的人都会有人在背后赶尽杀绝。拓拔克刚刚进到城里面便碰到了孟海劫等人,孟海劫看不惯拓拔克嚣张跋扈的样子,但是他也知道自己不是拓拔克的对手。

        “拓拔克,你这个杀人魔头,还有脸来这儿。”孟海劫的师弟上前,只是拓拔克充耳不闻。

        看到上来的那人没完没了,拓拔克冷声说道,“滚开,我从没有杀过任何人,更不想和你们动手。”

        拓拔克冰冷的话,吓得几人后退。他是有一个理念,那就是比武时不论生死,可是到现在他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对手。

        平时挑战的那些高手,他根本没有放在眼里,又怎么会杀了他们。

        这次他来渡口是听说邱若虚和楚寇廷在这里,因为他觉得只有楚寇廷两人才可以和他一战。当然,中途听说关于太阴经界的事,他肯定不会错过。

        “赶紧滚开,不要再让我说第二次。”拓拔克说着从几人身旁走过。不远处的了阡茹看这一幕,饶有兴致对一旁的了阡神说道,

        “大哥,如果能把这个木头拉到我们这边来,那我们就不用担心楚寇廷和邱若虚联手了。

        这个可以,那就看小妹的了,我等你的好消息。”了阡茹一笑,款款而去。

        白府里,白天翼匆匆跑进来,好喘了一下气才说道,“小爷,不好了,这次万花宫的人也来了。”

        “万花宫。白老大,你会不会看错,万花宫已经很久没有过问世。”邱若虚对万花宫的历史还是知道一些,毕竟万花宫可是和擎心剑派齐名。

        关于万花宫,楚寇廷也知道一点,不过没有邱若虚那么了解。只知道万花宫的弟子全是女的,而且都是一帮无家可归或者被抛弃,被情伤的女子。

        “大师兄,我听说万花宫和我们擎心剑派齐名,不知道她们的实力怎么样?”弄清影倒是不以为然。

        “万花宫?好奇怪的名字。”唐清涵这种储存量小,又好玩,不爱记东西的人肯定不知道。

        像这些门派的历史,擎心剑派的资料库里随便一番就看到。可是少女每次去都是敷衍了事,哪有认真看过。

        不过出来以后少女就后悔了,修为平平,还什么都不知道。

        呢喃一声,不再理楚寇廷他们,抱着楚子玄去大院。

        “小爷,万花宫来人可不少。白老大,不必惊慌。只要她们不犯我们,我们自然也犯不着去惹她们。白老大,明天太阴经界就现世了,你好好准备一下。”

        听到楚寇廷的话,白天翼点了点头。既然楚寇廷这么说,他肯定有办法对付万花宫的人。

        “大师兄,我怎么感觉那些男的一提到万花宫就特别害怕?清影师妹,那是因为他们做了亏心事。

        万花宫的弟子都女弟子,大部分都是被情伤,或者被抛弃。总而言之,绝大部分是因为被她们的半侣所伤,最后选择加入万花宫。

        万花宫的女弟子个个武功高强,凡是听到有哪个男的是薄情寡妇,朝三暮四的就会杀掉他。所以,大家才会这么害怕万花宫。

        大师兄,你对万花宫这么了解?难不成你也?想什么呢,一天不正经。”邱若虚敲了敲弄清影的额头,只看到弄清影做了个鬼脸,跑向唐清涵。

        楚寇廷也是第一次看到弄清影这么调皮的一面,不禁偷乐,谁让邱若虚说的那么有故事感。

        “少庄主,你就别取笑我了。邱师兄,我也没想到你对万花宫这么了解。”楚寇廷收起自己的笑点。

        一间客栈里,拓拔克正想关门休息一只手卡住了房门,同时嗲声嗲气的声音传来。

        “着什么急吧,这漫漫长夜,奴家一个人睡不着,不知道能不能找小哥哥聊一下感情。了阡茹,我和你没什么可聊的,赶紧走开,别逼我动手。”

        闻言,了阡茹不走反而黏在拓拔克的胸膛上,娇声说道,“拓拔克,像你这样的男人真的很少见,奴家都这么主动了你还无动于衷。莫非你那方面不行。”

        了阡茹说完就后悔了,只感觉到拓拔克用力一拉,把了阡茹拉到怀里,一脚把门踹紧,狠狠的亲吻了阡茹。

        “奴家就喜欢像你这样的猛男,奥,快要了我吧。”了阡茹刚说完,直接被拓拔克一掌震飞。

        “了阡茹,收起你那一套。说吧,找我什么事?”拓拔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了阡茹很想发飙,可是想到有求于拓拔克,硬是把这股气憋着。

        “拓拔克,我知道你一直想跟楚寇廷和邱若虚两个人比武。可是他们两个打你一个的话,你根本不是他们对手。

        他们明天也会进入太阴经界,所以我想和你联手一次,一起对付他们。到时候碰面,我帮你看住一个,这样你也好安心比武。”

        “这不用你操心,就算他们两个一起上也不是我的对手。这次比武,我有必胜的把握。”

        了阡茹却是一笑,“拓拔克,别吹了。前几天我们和他们两个交手了,发现他们两个的实力又精进了不少。打一个你都未必能赢,还打两个。”

        看了阡茹笑得前俯后仰,只看到拓拔克剑出鞘,不远处的桌子被劈成两节。

        “拓拔克,桌子是死的东西,楚寇廷他们两个可是活的。再说了和我合作,我也不会亏待了你。

        听说太阴经界里面有可以提高修为的神果,到时候我可以分点给你。今晚你好好考虑,对于你来说什么是重要的。”撂下一句话了阡茹便离开。

        木头,要不是你还有用,姑奶奶让你活不到明天。冷哼一声,离开客栈。拓拔克一心比武,不想卷入什么纷争,这也是他一直坚守的原则。

        月光下,人影绰绰,不知这些人干什么去?不过大家都知道今晚将是一个不眠之夜。

        房顶上,楚寇廷手拿一坛酒,时不时小酌一口,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道倩影过来,小心翼翼,似乎怕掉下去一般。“大楚,你怎么老喜欢跑到屋顶来喝酒?这样不安全。”

        唐清涵闻到酒味,被呛得直咳嗽。

        “清涵,还没睡呢。刚把小楚哄睡着。大楚,明天就是太阴经界现世,你不要喝那么多酒。

        清涵,你和香浅最大的不同就是无论我做什么,香浅都不会阻止,有时候她也会陪我喝喝酒。只有喝醉了,香浅才会像个小女生一样和我撒娇。

        八年前我和香浅相识于湖边,当时我还什么都不会,结果被一帮人欺负,香浅看不惯就出手救了我,并且把我带到了天寒山。

        香浅每天从早到晚都在练武,我很少看到她笑。后来师父收我做徒弟,把他的剑法传给我,我也把我爹的剑谱抄袭一份给香浅。

        在师父的指导下,经过我们的努力终于练成了凤舞朝天。那一年,我们给香浅的母亲报了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