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出青鸣在线阅读 - 第四章:吊儿郎当少女心

第四章:吊儿郎当少女心

        大厅内,看到众人点头,唐清涵也为自己的大师兄骄傲,没想到自己的大师兄认真起来这么帅。

        一名老者站起来说道,“早闻擎心剑派席大弟子邱若虚不仅文武双全,而且宅心仁厚。

        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海劫,有时间多向你邱师兄学习。”闻言,孟海劫站起来跟邱若虚微微躬身施礼。

        “文门主谬赞,以孟师弟的修为,假以时日便能过我。邱师兄谦虚,我可不会让着你。”

        唐清涵在一旁已经把孟海劫鄙视了无数次,就你一副弱不禁风样子,这辈子都别想赶上我大师兄,还说过,在做白日梦吧。

        “相公,都是因为你。小钥被抓,小廷也不知去处,这个家迟早被你毁了。”王氏的哭声把众人的思绪打断。

        “妇道人家,赶紧下去,别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楚笑温小声说道,随即王氏转身跑开。

        “各位,天色已晚,今晚大家就先在青鸣山庄住下来,明天早上我们再共同商议如何应对小狼宗。”

        楚笑温没了心情,遣散众人散开,自己跑去喝闷酒。不仅丧失了两名高手,而且女儿还被抓走,不争气的儿子几天不见踪影。

        偌大的山庄,住满了外人,青鸣山庄的人却死的死,被抓的被抓,消失的消失,让他如何不浇愁。

        第二天一大清早,众人再次齐聚议事厅里。每个人都把自己的方案说出来,再次合成成一个完整的计划。

        大家都知道,要对付小狼宗肯定不是靠一个人,是集众人之所思,是需要一个庞大而完整的计划。

        一个上午过去,众人终于把攻打小狼宗的最终方案定了下来。由邱若虚,孟海劫为先锋,带领五十人在前,以楚笑温为的主力军在后,时间定于八月十五也就是三天后。

        “各位,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此举我们一定要把小狼宗完全歼灭。”听到楚笑温的话众人齐应。

        “各位,我们时间不多,这几天青鸣山庄一定会倾尽全力帮助大家,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和我汇报。好了,大家先下去操练吧!”

        作为这次战役的最高领导,楚笑温没有丝毫隐藏,把能利用的资源都分给大家。很多人使用过后,在第二天便感觉到自己的修为精进了很多。

        尤其是孟海劫等年轻一辈,他们的修为进步得很快……看着这一幕,众掌门和长老微笑点头,让孟海劫等人感谢楚笑温的大恩。

        楚笑温笑着,可心里却在滴血。这些资源本打算是用来给自己儿子,没想到儿子不争气,如今只能便宜别人了。

        唐清涵和邱若虚这几天一直在练他们擎心剑派的剑法,而唐清涵的修为也水到渠成进了一步,这下可把少女得意得差点忘了姓。

        说来也怪,在擎心剑派那么久,一直想突破这层瓶颈,可是怎么努力也没有丝毫的动静,梨花真人都把她舍不得用的丹药给自己吃了,结果还是一样。

        好几次唐清涵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太笨了,还是只能练到这里,没想到到了青鸣山庄居然突破了。

        “大师兄,看剑!”唐清涵把剑刺到半空就收回,彰显自己的得意。

        “师妹,你现在虽然突破了青莲剑决第七重,可是对付小狼宗的时候还是要小心谨慎。”被邱若虚泼了冷水,唐清涵有些不高兴把剑放回剑鞘。

        “大师兄,干嘛那么认真,你就不能让我高兴一下嘛。人家好不容易突破,不理你了。”

        唐清涵说着转身离去,这时一道身影进入视线……

        他怎么在这里?唐清涵疑惑,随即追了过去。邱若虚苦笑,猜不透女孩心,摇了摇头走另一边去。

        楚寇廷刚刚走到后院,只看到唐清涵跳了出来。“你怎么会在这里?”唐清涵拦住去路,不过很快她就乐了,她决定要拿楚寇廷来试剑,谁让前几天楚寇廷对自己没有礼貌。

        “小姐,你好奇怪耶,这里是我家,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我还没问你是谁,你倒是先问起我了。”

        楚寇廷双手抱在胸前,一副目空一切的样子。“你是这里的人?骗鬼,你别说我之前在山脚下看到的人不是你。”

        楚寇廷切一声,“莫名其妙,像本少爷这么帅的人,女孩见了都会说什么好像见过本少爷的话,乱七八糟。”

        楚寇廷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说话的同时还上下扫描一下唐清涵,

        “本少爷看你长得有几分姿色,你是哪里的?快点告诉本少爷,本少爷让本少爷的老子去你家提亲,以后你就做本少爷的小妾,你觉得如何?”

        唐清涵被盯得面红耳赤,拔出剑指着楚寇廷说道,“做你的小妾,我看你是没有睡醒吧?吃我一剑!”

        唐清涵从没有遇到这种无赖,感觉自己被调戏了一般。“我看你这么漂亮,没想到原来是最毒妇人心。

        本少爷搞对象的原则是能搞就搞,不能搞就拉倒。为了搞个对象,把自己命丢了,多不值得啊!”

        楚寇廷可没有时间和唐清涵扯,要不是受了伤,他早就溜了。唐清涵无语,感觉之前看到的人和今天看到的人完全是两个人。

        “你老实说,前几天在路口小摊前我们是不是有见过?”唐清涵不得不怀疑,因为两个人的性格相差太大了。

        从眼前的楚寇廷完全看不到那天她看到的楚寇廷的一点气质,甚至形象都没有看到半点。

        “和我约会的女孩子那么多,我哪里记得你啊。再说了,你长得又不是很漂亮,我干嘛记你啊。”

        楚寇廷吊儿郎当的话成功引起唐清涵的怒火,只见其扬起手中的剑刺过去。

        楚寇廷因为受伤的缘故,一时来不及躲开,胸前被刺了一剑,不过伤口刺得不是很深。

        “喂,你来真的!”楚寇廷说了一声,因为触动旧伤口,直接吐出淤血。

        “啊,你,你…你怎么不躲开啊!”唐清涵自己也被吓了一跳,她还没有伤过任何人呢。刚才她也只是想教训一下楚寇廷而已,谁知楚寇廷躲不开。

        “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没等唐清涵说话,王氏看到这一幕,叫了一声当场晕了过去。

        “娘,娘!娘!”楚寇廷跑过去,忠伯等人也看到王氏晕倒,赶紧叫人过来把王氏背回房里。

        “少庄主,你怎么也受伤了?忠伯,您先别管我,赶紧请大夫给我娘看看。”唐清涵看这一幕,许久才回过神。

        他就是青鸣山庄少庄主楚寇廷,糟糕了,我把这个小魔王得罪了,今后在青鸣山庄日子肯定不好过。

        唐清涵想起楚寇廷的臭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看着楚寇廷等人离去,唐清涵很想把剑丢了。

        “师妹,怎么了?这么吵!大师兄,我错了。”唐清涵想起因为自己伤了楚寇廷导致王氏晕倒,不禁泪水婆娑。

        “师妹,怎么了?你什么错了?快和大师兄说说。大师兄,刚才我,我刺了楚寇廷一剑,然后被王婶婶看到,王婶婶被吓晕过去了。”

        邱若虚想了一会儿说道,“师妹,我们现在去找楚庄主认错,楚庄主宽容待人是非分明,他不会怪罪你的。”

        唐清涵点了点头,没想到自己下山正事没办成,反而惹了祸。

        王氏只是一时急火攻心晕过去,没过多久就醒了。而大厅里,楚寇廷因为这件事被楚笑温罚跪到天黑,丝毫没有因为其他人的劝说而心软。

        “庄主,少庄主受了伤,还是让他先去处理伤口,择日再惩罚也不迟。”忠伯看着楚寇廷兄妹两长大,看到如此情景,他于心不忍。

        “忠伯,就是你和夫人太宠他了。你看他现在都无法无天了,妹妹生日不在,出去鬼混,今天回来还调戏唐姑娘。

        唐姑娘可是擎心剑派的弟子,又是梨花真人门下最得意的弟子。你说这事要是传出去,他小兔崽子不要脸,我这张老脸往哪里搁?”门外的唐清涵听到楚笑温咆哮的声音,走进来说道,

        “楚庄主息怒,其实今天清涵也有不对的地方。这件事我会和师父说清楚,还请您不要再责备少庄主。”

        唐清涵感觉自己真的不适合说这种场面上的话,尤其是和长辈们说话,什么时候都要注意用词。

        “唐姑娘宽宏大量,不计犬子之过,楚某替犬子谢过唐姑娘。忠伯,把少庄主带下去,今晚不许吃饭。”

        看着离去的楚笑温,忠伯无奈地摇了摇头。“少庄主,快起来吧!我先带你去处理一下伤口。”

        楚寇廷没有出声,因为他在极力的忍着疼痛。唐清涵很想上去道歉,可是看到楚寇廷的眼神,她知道不可能的事。

        “忠伯,不用给我请大夫,我自己处理一下就好了。您把门带上,今晚不要来打扰我。”

        忠伯心想,这对父子太能折腾了。三天两头不拌嘴就不舒服,他明白楚笑温是恨铁不成钢。

        等忠伯离开后,楚寇廷快盘坐在床上,只见楚寇廷双手合十,随即慢慢向两边张开。

        重复了三次后,只看到一股真气自天灵盖而进,很快进入到身体里。如此循环了一个周期,楚寇廷再次吐出一口暗黑色的淤血。

        原来楚寇廷是用元力把淤血逼出,这样的话就不会堵住任督二脉,血液畅通的感觉像似吃了灵丹妙药。

        “有了唐姑娘这一剑,我受伤就可以有个理由了。”几个周期后,楚寇廷走下床来走动了一下,感觉好了很多。

        正处理着伤口,门外响起唐清涵的声音。“少庄主,你睡了吗?没睡的话就开门一下,我给你带了一些吃的。”

        唐清涵想起楚笑温说今晚不让楚寇廷吃饭,所以便偷偷留了一点,趁天黑没有人才偷偷送过来。

        唐清涵心里骂楚寇廷无数次,要不是觉得心有愧疚,她才不干这种事。不过也仅仅一次,谁让楚寇廷调戏自己。

        现在来送饭,只是看在晕倒的王氏的面子,不然才懒得理这个小魔王。

        楚寇廷倒是有些惊讶,没想到唐清涵愧疚感这么强。“大半夜不睡觉,是不是耐不住寂寞,故意说来送饭,其实是想过来找本少爷睡一觉吧。

        楚寇廷,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本小姐不伺候了。”唐清涵想到自己都这样低声下气了,结果还被楚寇廷那样说,不禁委屈哭出来。

        “楚寇廷,活该你受罪,你就应该永远没有饭吃。”唐清涵说着,把端来的饭菜直接扔在地上,然后转身跑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