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女生频道 - 九零空间小神医在线阅读 - 第六八六章 下药之事曝光

第六八六章 下药之事曝光

        稍稍安顿后,许美凤提出想见见萧然,说丈夫一直惦记孩子,萧敬生点点头,交待几句众人一起去了霍家。

        到了霍家许美凤先是拜访了霍家两位老人,当她看到霍老夫人的时候,突然呼吸一滞眼睛越瞪越大,这位霍老夫人简直就是老年版的安夏,除了神态气质不同。

        就连林月娇也被吓了一跳,霍老夫人居然跟安夏一模一样。

        二人的异样引起萧敬生的注意,看到许美凤跟林月娇盯着岳母神情激动,极力隐忍,这是怎么了?

        夫妻二人把林月娇介绍给萧然,说这是偶然间认的干女儿。

        许美凤盯着萧然打量起来,还真是像那个被自己害死的贱人,脸型眼睛跟那个贱人一模一样,鼻子嘴巴像林荣伟,长个不矮,只可惜看着就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脸色苍白嘴巴青紫,看着就活不了多久。

        萧然看着眼前陌生的母女两,说实话第一感觉是不喜欢,这母女二人的眼底透着一股子说不上的感觉,贪婪?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凶狠,似乎还透着淡淡的嘲讽?

        “你们一般大,就喊名字吧。”

        “你好。”萧然淡淡打了声招呼,就说自己不舒服先回房了。

        看儿子似乎不高兴,霍静姝连忙跟了进去,虽说找到亲生女儿,可霍静姝依旧把萧然当儿子看待,她希望这两个孩子能好好相处,可她分明感觉到萧然淡淡的态度中有一股失落。

        感受到萧然瞧不起自己,林月娇心底冷哼一声,继而又打量起霍家,古香古色的老宅子,里面全是精美的老家具,屋子里一股淡淡的药草味,霍老爷子十分严肃,霍老夫人倒是很可亲,只是看到那张跟安夏一样的脸,她就亲不起来。

        众人坐在一起说了会话,众人也都看到林月娇脸上那道明显的疤痕,熟悉之后霍老爷子给看了看,拿出家里祖传的膏药,冰清玉肌膏,不过这款不是秘方药,而是差了一味关键药材,稍微差一点的药膏,不过差了一位关键药材,效果也差出十万八千里,对于林月娇现在的陈旧性疤痕,只能淡化,不能消除。

        霍老爷子很遗憾,要是有真正的秘方在,他相信一定能去掉这个疤痕,可真的秘方早都随着一把大火消失了。

        看完脸,霍老爷子察觉林月娇脸上皮肤不对劲,脸上红晕明显,皮下的毛丝血管似乎长入了真皮层,而且有过敏反应,他顺势给林月娇把脉。

        “小许,娇娇身体不好吗?定期在服用激素?”

        “啊?霍老先生您说什么?”

        霍老爷子又细细打量了一下许美凤,她的外形特征也很明显,满月脸水牛背,向心性肥胖,皮肤多毛且脸上出现明显的红晕。

        “小许,你也服用激素了?”

        他一把脉,果然许美凤的脉象也是激素脉,“你跟娇娇身体有什么问题吗?长期大量服用激素不好,其实激素只是一个缓解的药物,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且你二人的身体,也没什么大的毛病,糖皮质激素还是要少吃。”

        “霍老先生,您说什么?我跟娇娇服用糖皮质激素?”

        霍老爷子有些奇怪,指着二人身体上的变化一通讲解,这些变化就是激素引起的,很明显也很明确,许美凤的眼神在霍老爷子的讲解中一分分冷掉。

        一定是安夏那个小贱人,是她给自己和娇娇下了药,是说娇娇怎么变胖地这么快,胃口这么大,原来是服用激素后刺激胃壁,导致人本能地进食反应,所以人在不知不觉中吃入大量食物,这就是她跟林玉娇发胖的原因。

        许美凤强忍着脸上的笑容,扯了一两句身体不好的解释,也没听进去霍老爷子的叮嘱,还要一边儿紧紧拽着姑娘的手,生怕她说错话。

        待晚上回去后,一个人躺在床上,许美凤把前前后后的事情想了一遍,可是怎么也想不出,安夏是如何识破自己给她下药,然后又在不知不觉中给自己和娇娇下药。

        难怪吃了那么久的激素,安夏一点变化都没有,自己还觉得奇怪,怎么没有变胖变丑,反而是自己跟娇娇一天天跟吹了气似的蹭蹭长胖,原来这个小贱人早在不知不觉中发觉此事,还不声不响地摆了自己跟娇娇一刀。

        想到这,许美凤恨不得把安夏千刀万剐,她仔细回想自己吃过的食物,橘子水!

        安夏三番四次地提醒自己喝橘子水,还要自己给娇娇冲橘子水喝,从农村回来后,一回家也是问自己喝橘子水没?但是橘子水大家都是一起喝的,不对!许美凤想起来,虽然自己每次冲了加料的橘子水给安夏,可自己从没见看着她喝过,都是过一会儿拿过来一个空杯子。

        也就是说,药被下在橘子水里,安夏根本没喝,自己跟女儿傻傻地喝了一袋又一袋,为了哄安夏吃药,她还配合着把自己不喜欢喝的橘子水灌进肚子里,谁知道灌下去的全是激素药。

        “贱人!”许美凤咬牙低骂一句,等了会时间晚了后,又悄悄进女儿房间,跟女儿说明此事。

        林月娇得知安夏居然敢故意害自己,恨得咬牙切齿,压低了声音在屋里骂安夏,此刻恰逢霍静姝从娘家回来,安慰了儿子许久,她等儿子睡着了才回来,到家已经十二点了。

        因为太晚怕吵着大家,她轻轻打开房门,轻手轻脚地不发出一点声音换拖鞋,目光望向林月娇住的房间渐渐变得柔软,想不过又轻手轻脚地来到女儿房间门口,哪怕站在门口也好,只要女儿住在这,她心里就无比踏实。

        “贱人,妈,咱们回去买药毒哑她,我让她害我!”

        娇娇的声音?霍静姝一惊,娇娇在骂人?怎么可能,娇娇平日里又听话又乖巧,怎么会骂人!

        “那个乡巴佬,臭不要脸的贱人,她敢害我,我恨不得拿刀子捅死她!”

        “娇娇,你放心,妈一定不会饶了她,但是你记着,行了,别说了,一会儿让人听见,妈去睡觉了。”

        听到里面的动静,霍静姝有些慌乱地跑进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