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女生频道 - 九零空间小神医在线阅读 - 第六八五章 到帝都

第六八五章 到帝都

        “今我要不是来老四家,还看不到我外孙女呢,打小我辛辛苦苦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养大,你有出息了,回村连我都不来看一眼,真是孝顺得很。”

        安夏向前两步,目光复杂地看着眼前的老人,自从自己不肯为安家国大儿子安定坤牺牲后,她就开始憎恨自己,原来的自己看在养育之恩上,不论如何发誓一定要孝顺外婆到底,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后,这样的老人,她怎么敢理直气壮地憎恨自己,明明是她欠自己的。

        “外婆,我参加了全国奥林匹克竞赛,我……去了帝都。”

        正在痛骂安夏的杨金英突然浑身一冷,望着眼前的人,浑身忍不住微微颤抖,她去了帝都?她知道什么了?不可能,她怎么可能知道,帝都那么大,人那么多,她根本无从知道自己的身世,丈夫的堂妹也早都离开了武市,不可能!

        安夏凑近杨金英,“外婆,我在帝都听说了一个非常有名气的中医世家,霍家!您知道吗?”

        这句话仿佛劈在杨金英脑海中的一道闪电,让她浑身凝固,安夏都知道了?

        杨金英脸色发白浑身发软虚汗直冒,一屁股坐在地上,安夏微微一笑,“外婆,这家中医馆太有名了,我在帝都崴脚,在他家买了瓶药膏,擦了三天就好了。您怎么摔倒了,我扶您起来。”

        “走开,走开!我不要你扶,老二,老二!”

        尖锐刺耳的叫声,安家庆不明白母亲怎么了,安夏跟她说什么了,不就是去帝都参加比赛吗?母亲怎么一脸见了鬼的样子?

        “妈,你怎么了?”

        安家庆吃力地扶起母亲,杨金英攥着儿子的手,“走,回家,走!”

        “妈,这事情……”

        不管儿子如何使眼色,杨金英松开儿子的手,跌跌撞撞地跑回老二家。

        安家业奇怪极了,母亲怎么了?安夏不就说了件小事,母亲怎么慌成这样?

        安夏嘴角凝着冷笑,看来外婆什么都知道,她要不是亏心,她不会慌成这样,她这一刻突然对杨金英产生无比的厌恶和恨意。

        “你、你等着!妈,妈!”

        安家庆没想到跟母亲说得好好的要钱的事情,母亲怎么突然就跑了,半途而废被众人嘲笑,他只得丢下狠话狼狈地回去。

        “安夏,你跟外婆说什么了?”

        安夏耸耸肩,“四舅,我就说了下去帝都参加比赛的事情,外婆这是怎么了?”

        众嫂子也没搞明白,安老太怎么突然跟见了鬼似的,跑得棉鞋都掉了,就跟后面真有鬼撵她似的。

        安家庆气急败坏地回家找母亲算账,发现母亲目光呆滞地坐在床上,不停地点头,嘴里含糊不清地念叨着什么,他凑近一听,什么她知不知道这样的话。

        “妈,知道什么啊?你咋回事,不是说好了,要五千块钱您再回来吗?这钱给您三千,您拿在手上以后有个病啊灾啊的心里也不慌,你跑什么跑,事情全完了。”

        “不,我不去,我再也不去老四家!你别逼我,你别逼我!”

        安家庆不管怎么说,母亲都一脸惊恐状若疯狂,更不说不通,他只能理解为母亲不想帮他,小心眼的他往后的日子没少给杨金英吃苦头。

        ……

        帝都机场,霍静姝早早就闹着来机场,二人十点不到就到了机场,而林月娇那班飞机十二点半才到,萧敬生看着妻子坐立不安,在机场来回走动的焦急样子,知道妻子是真着急,迫不及待地想见到女儿。

        他很奇怪,自己怎么没有这种情绪,在武市跟林月娇在一起相处的时候,似乎还有那么一些喜爱的感情,但回到帝都这段日子,要不是妻子不停念道,他几乎从没想起过林月娇。

        按说血缘的亲情,应该是印刻在dna中的,但为什么自己几乎没有什么感觉,反而对那个安夏更加惦记,萧敬生很奇怪自己怎么会有这个念头,然后不停告诉自己,娇娇是自己的亲生骨肉,这么些年已经亏待她了,自己要好好对她。

        终于林月娇的航班到了,霍静姝早早拉着丈夫在出口等着,够着脖子往里看,终于看到自己日思夜想的女儿,“娇娇,这边儿,娇娇。”

        霍静姝挥着手,林月娇跟许美凤从通道走出来,二人第一次坐飞机,能坐飞机的都是有钱人,出了机场两人不知不觉地就开始摆起有钱人的谱。

        “霍女士,萧先生。”许美凤走到霍静姝跟萧敬生面前,“让你们久等了,刚才取行李等了半天。”

        “没事,走,快到家里去。”

        众人坐着车一起来到萧敬生跟霍静姝家中,看到萧家许美凤还是有些震惊,四室两厅的大楼房,阳台上就能看到公园美景,客厅铺着花纹繁杂的地摊,屋里全是看着就很贵的神色家具,家用电器一应俱全,电视机是最大的,洗衣机的样子她见都没见过,听霍静姝介绍是全自动的,衣服丢进去就不用管了,过一个小时自己就洗干净了,可以拿出来直接晒。

        还有大冰箱、音响、漂亮的化妆台,屋里应有尽有,许美凤看在眼里恨不得这些东西全是自己的,恨不得这是自己的房子,满眼的贪婪。

        她掏出自己从武市带的礼物,一部分武市土特产,一部分她咬牙买的很贵的东西,当她把东西送给霍静姝,看着她虽然客气道谢,却毫不在意甚至毫无惊喜的样子,心里不免有些不忿,感觉收到了轻视和屈辱。

        林月娇已经沉浸在霍静姝给她准备的房间里,屋里一水的粉色,高级的席梦思床,床边儿铺着白绒绒的地摊,还有漂亮的写字台和暑假,最让林月娇喜爱的是一个白色的梳妆台,面前还有一个精美的椅子,梳妆台上闪闪发亮,全是她没见过的东西。

        “娇娇,这是我给你在帝都买的衣服,看看喜不喜欢。”

        整整一天,许美凤跟女儿全都沉浸在萧家奢华的生活中,这才是她们想要的生活,这才是人上人的生活,二人刚一来到帝都,就立刻沉醉在纸醉金迷的繁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