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女生频道 - 权门贵嫁在线阅读 - 十八章·闹翻

十八章·闹翻

        徐家的人跟着他们也有一阵子了,乌尔心里知道。

        但是之前徐家的人一直都是跟着那批留在京城的暗哨的,也不知道到底是发现他来了京城多久了,这么久的时间竟然也能忍得住,而且就跟在后头不声不响的,等到自己找到了东西,就过来横插一缸,从她们手里抢东西。

        这让人怎么能受得了?!

        这东西对于陆家来说用处可实在就太大了,要是有了这东西,那现在平南侯府的困境就能迎刃而解。

        哪里还需要如此艰难的夹在朝廷和百姓当中受夹板气?

        乌尔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忍耐着,看着徐兆海,咳嗽了一声,似笑非笑的说:“世子是明白人,咱们两家呢,好歹也还有亲事在中间不是?这东西人人都想要,可也得讲究个先来后到啊,分明就是我们先得了手的,您现在来这一出,怕是不合适吧?不如世子行个方便,将东西还给我们,我们两家从此以后还是和和气气的,以后彼此都方便不是?”

        徐兆海皱起眉头,忍不住朝着地上啐了一口,面色阴沉。

        他心里怒不可遏。

        乌尔算是什么东西?哪怕是陆广平在这京城,见了他那也得恭恭敬敬的叫一声世叔,给他陪着笑脸!

        要不是他想法子把陆广平给送出了京城,还赔进去了一个侄女儿,现在乌尔有命在这里跟他叽叽歪歪?!他怕是早下了诏狱!

        真是不知所谓!

        再说了,账本在他手里?!

        陆家真是放屁都不知道脱裤子了。

        他忽而想明白了,什么账本被人偷了,根本就是乌尔在贼喊捉贼!

        他阴沉着脸不说话,乌尔便有些急不可耐的再次往前走了几步,几乎已经逼近了徐兆海的脸,很是坚定的说:“世子!这账本对我们来说比性命还重要,要是东西丢了,我们没法儿回去交差.......”

        徐兆海忍无可忍,恼怒的一把拂开了他,皱起眉头怒道:“你他娘的少在这里放屁!老子跟你丢了账本有什么关系?!你们暗度陈仓,现在还想倒打一耙是吧!?”

        背着他们进京,私底下查这件事就不说了,现在还打算栽赃诬陷,这是打着什么主意?!

        乌尔瞪大了眼睛,他脸上的青筋都凸了出来,见徐兆海说的如此斩钉截铁,便有些控制不住的低吼了一声:“世子,当着明人不说暗话,这个宅子在京城,只有你知道底细,今天这么巧,我们丢了东西,你们就来了,这世上哪儿有这么巧的事儿?”

        徐兆海嘿了一声,知道乌尔是打算死死的咬住自己不松口了。

        他冷笑着看着乌尔,眯着眼睛思量乌尔这贼喊捉贼是打算做什么。

        对了......

        祸水东引。

        他是想把朱元和兴平王府的注意力引到自己身上,真是够阴损够狠的啊这孙子!

        徐兆海立即便伸手推开了乌尔,指着乌尔警告他:“你他娘的给老子闭嘴!账本分明就是在你们手里,怎么,现在看见朱元把动静给闹大了,五城兵马司和顺天府的人都找上门来了,你们聚指望着栽赃嫁祸,把事情嫁祸到我们头上?”

        徐奶兄也在边上义愤填膺:“你们可别太不地道了,好歹当初你们少爷从这里逃出去,那可都是我们家里出了大力气的,现在你们翻脸就不认人了?”

        乌尔没那个工夫跟他们扯这些有的没的,他早已经跟人联系好了,今天晚上就是要出城去的,再晚一点儿就全部被耽误了。

        也因为这个,他顾不得其他,一下子从腰间刷的一声抽出了剑指向了徐兆海,冷着脸说:“对不住了世子,事已至此,我们也只好用这下策了,您还是把东西交出来吧,这对咱们两家都好......”

        徐兆海在心里忍不住骂娘。

        陆家真是反了天了,他恼怒的指着乌尔放下狠话:“你以为这是云南,任你放肆!?你敢动一下试试!”

        徐奶兄也立即便跟儿子护在了徐兆海跟前。

        一屋子的人顿时都乱的很,正好外头也传来吵闹声,众人都吃了一惊,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才听见外头是说五城兵马司的人来了。

        本来今天五城兵马司和顺天府的人就在附近搜查个不停,现在搜到了这里也是常事。

        可是乌尔跟徐兆海都是不方便露面的。

        徐奶兄立即便瞪了乌尔一眼:“听见了没有?!要是再这么闹下去,你可就要被锦衣卫请去诏狱了!还不快点收起来!”

        徐兆海骂了一声晦气,整个人浑身都不舒服,冷冷的再次看了乌尔一眼,见乌尔悻悻的收了剑,便冷哼了一声,转身从后门走了。

        他们因为陆家在这附近置办了宅子,早已经也安排下了。

        而且是以徐奶兄的名义置办的宅子,所以现在徐奶兄出现在这里是十分正常的事。

        等到好不容易应付完了那批人,徐奶兄赶回了家里,已经去见过了徐老太太的徐兆海便问他:“怎么样了?”

        徐奶兄点了点头:“世子放心,那宅子我本来就时常过去住住的,所以没人会起疑心,倒是陆家,他们那边有乌尔在,不知道想了什么借口才脱身,我回来之前已经去看过,乌尔不见了,肯定是趁机跑了!”

        徐兆海想起母亲说的话,更加确定乌尔是把账本给拿到手了以后想办法过来挑衅,借机吸引朱元那帮人的注意力,而后好趁乱脱身。

        金蝉脱壳,这一招.......

        徐兆海咬了咬牙,吩咐自己奶兄:“你带着人,一定得给我查到乌尔到底带着账本去了哪儿,把账本给我带回来!这回要是找不到账本,你们也别回来见我了!”

        这口气真是怎么都忍不下去。

        徐奶兄知道徐兆海的意思,急忙答应,马不停蹄的就带着人下去安排了。

        乌尔能走的路就那么几条,能用的人手就那么多,以徐家的人脉,要查他不是什么难事。

        何况查出来发现乌尔竟然还没有走,而是在京郊落了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