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 - 斗米也养恩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二章

第四百二十二章

        这个令人震惊的新科技智能技术不是别的,正是草香记忆世界里感到很惋惜的智能支架。这项技术当初对外发布的时候,全世界都为之惊动。

        据说这项技术原来的初衷是专门为那些高位瘫痪、脑瘫患者、半身不遂患者而研究的,只是这技术如果要达到最好效果,就得植入智能芯片到这些患者的身体内。这种智能芯片能够与大脑同步感应到各路神经反应,并且能够如同大脑向各部神经发出指令,只不过这里能够接收到指令的是各部支架,再由支架带动患者的肢体做出各种相应的动作。

        这本是利民好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些有能力购买这种价钱绝对低不了的患者以及患者家属,期盼产品进入市场,抢先购买使用时。这产品却一直没有出现于市场,也没有任何解释的报导宣布。就那么无声无息了!

        急匆匆回到省城的草香,面见对方来人,人家一开口就是三十亿美金购买这项技术并且不得对外公布的时候,草香就知道为什么在记忆世界里,无声无息消失于世的原因了。不用说,人家肯定是秘密的把这项高智能科技给卖了!

        不过,草香可没想卖!她花了好几个亿,并且担了“盗窃”的名声,研究这个项目,并不是为了财。她的初衷是为了那些行动不能自如的患者,并且打算一直坚持下去。三十亿美金在别人眼里是巨款,但在她眼里还没那么大的吸引力。

        更何况,对方愿意花这么大的价钱买下这项技术,并不是单单的看重这项技术,只不过是为了高科技垄断。目前这时期,还有很多国家和个人都没有意识到科技垄断比资本垄断更加霸道。

        这边,草香毫不犹豫的拒绝交易这项技术,那边立马翻脸,说这项技术是将芯片植入人体,是将有生命的活人变成无自主意识的半机器人,这是反人类的黑科技,是要被国际联合组织封杀的等等!

        靠!草香一听反人类这理由,还真就懵了。感情花了那么多钱、那么多的时间、那么多人的智力、精力,到头来竟因对方的强势而成为一场空吗?

        陪同草香接待来客的项目主管张成,草香的同系学长。原本对于自己带领这项目小组研究出这项成果,走在世界最前端,即便核心技术不是从他们这个研究小组出来的,但是能够在世界同行业中扬名的可是他。然而,现在听到这样一句话,他的打击比草香狠。草香只是短暂的发懵,而他却是如同当头一棒,眼前一黑,瘫坐在沙发上。

        浑浑噩噩的跟着草香送走那几个人好一会,张成才一脸沮丧的问皱着眉头想事的草香:“刘总!那这个项目现在怎么办?卖不卖?”

        “不卖!”草香回答的很干脆,语气中充满了恼火。

        草香才不怕什么封杀不封杀!大不了等个十来年,芯片植入人体已经不是什么保守到要封杀的技术。那时的m国在国际上说话的份量也没有现在这么有重量、zg在国际上的地位也越来越高,到那时再重新启动这个项目。十来年而已,她等得起!

        张成心疼那三十亿美金,但是也知道这事自己做不了主。

        “那我们这个小组?”

        “还由你带领大家继续做!不过,你们先休息一段时间,把个人或者家里需要处理的事情都清理清理,下一个研究项目改为全智能机器人。至于,智能支架这一块,过一段时间再发布新闻。理由就是植入人体芯片所需要的材料很难批量生产,目前无法出产品,暂且无限期停滞!”

        张成听说改做全智能机器人,立马抛弃刚刚的颓废振奋起来:“好啊!这个项目好!现在国外很多公司都在进攻这一块,我们已经积累了很多这方面的技术经验,一定能够赶在他们的前面成功。”

        草香却没有他这么有信心,这世上能人太多了,人外有人一点儿都不假。记忆世界里,在计算机这方面,她跟大多数人一样,都是只会用,背后的技术问题是一点都不懂。现在,她自己也学了这个专业,才知道里面的学问如同浩瀚大海,越是深入越觉得自己懂得的浮于表面。她现在只是占了先知的光,知道这个计算机技术能够开发扩展到什么地步、哪些行业。但是真正的专业开拓能力,就她这个智商和技术都不行,张成专业比她强,但是智商还是欠缺了。武训在草香的脑子里一闪而过,但很快就被草香否决了。因为,前几天武训在电话里,好像说是打算跟几个同学合伙,自己开公司。

        事实上,生存于这个社会,很多事都由不得草香想怎样就怎样!在m方翻脸警告的第二天,还没到公司员工吃午饭的点,张成就慌慌张张的打电话给草香。也许是过于激动,那话儿都有些颠三倒四的说不清。

        草香听着有些累得慌:“你静静心,慢慢说。不急!”

        张成半捂着嘴巴对着手机通话口,深吸一口气,慢腾腾的说道:“上面来了四个领导,都是穿的便装,他们给我看了证件,官特别大。坐直升机来的,也是谈那个项目的事。您赶紧过来吧,我接待不了,一张口就哆嗦!”

        哎!草香一听就明白了,肯定是m方来人买芯片技术的事上面的人知道了。

        果然,见了面,一听来人说话的意思,就知道人家最初根本就没在乎这项技术。只因为美方来人,开口就是三十亿,这才急匆匆的连夜召开会议,甚至派了级别相当高的领导过来谈判。事实上,这事一旦国家**开口了,草香就没有拒绝的可能。更别说,人家愿意出m方同样的价钱,哪怕是一半或者三分之一,草香都会二话不说的交出去。

        耍硬骨头也是要看对象的!

        草香主办的计算机研究中心,也在新科技园内办公,是草香当初得知他们还有闲置楼的时候买下来的整栋大楼。连办公带技术员们的安置房,正好把一栋楼安排的满满的。再加上,这地带连汽车都不允许经过,实在是太不方便,因而草香基本上不在这儿办公。有必须她过来的事,就骑自行车过来一趟,没有的话就十天半月都不带来的。

        因为**过来洽谈的这几个人是军政两届都堪称重量级人物,草香自然也是公事公办,不做任何留客的想法。将他们送到福利院附属医院的直升机坪地出入口,看着直升机升上空飞走了,才转身跟着科技园安保部的人一起回到科技园拿自行车。

        要说这科技园在记忆世界里,在国外相当有名,那时不懂为什么,这会儿的草香倒是能够理解一点点。不在其中是不知道,她自己把需要保密性极强的公司开在这儿才发现,这个科技园的安保以及私密性做的有多好。之前m方来人以及这次上面来的这些人,从附属医院的停机场接到科技园,再到科技园送回停机场,竟然没有一个与之无关的人知道。就连张cd是科技园安保部领导把那些人送到前台接待室,他才知道自家单位有人来访。

        科技园安全系统对外对内都是一样,不管是在里面住着的员工、朝九晚五进出的员工,还是过来洽谈事务的外来客,一律不许窜楼、不许无故逗留敏感地带、警示地带、不许拍照等等,好多的制约条例。就连草香这样的主要负责人,进出也不只是单单挂个工作牌就行的,照常需要进行身份登记、正面拍照留档等等,丝毫不比他们自己公司内部警戒差半分。

        草香做完了出门登记手续,便骑车准备顺道去福利院看看。

        现在科技园周边的地,不管是个人的承包地还是镇政府集体的土地,都全部出租给了福利院。种的是既可以制作精油又可以观赏的花草,为了方便花开时节游客们赏花,花地的小道修的四通八达。

        草香因为那烫手的芯片技术交了出去,这会儿心里放空也放晴、爽快愉悦。骑着自行车穿梭在花丛中,心里美,看着被剪了花苞而光秃秃的半枝儿,也感觉美得别有趣味。

        福利院这些年因为名声传了出去,个人以及医院或公安、救助站等单位送来的孩子数量猛增。有草香的空间药丸、空间食物调理、附属医院的手术医治,有普通病的基本上都好了,就是那天生残疾、痴傻、心脏等内部疾病的,也能因为相应的医治而好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是以,现在在花地里剪花枝、花苞、打包装筐的基本上都是穿着福利院校服的孩子们,从外面聘来的除了技术员们,真正的工人反倒很少看见了。

        因为这块产业的所有收入都归福利院和孩子们所有,孩子们每年有分红利,干活的另外算工资。所以,这谈不上童工不童工的问题!曾经有游客向有关部门反映过这事,省劳动厅也下来人了解情况,发现这确实跟有些单位雇佣童工的性质不同,后来就不了了之。

        很多人觉得在zg这样的社会体制下,想要做点事很难,但草香却不觉得。她家这福利院自开办以来,来自镇政府、市政府以及其他各相关单位,大大小小的助力数不胜数。据福利院那些国外来的老师们说,在他们国家是没有政府扶持这个词汇的。也没有量情而定的法制法规,既然法律上有不允许的法规,那么在现实中,就只能执行,可不会量情而定。对于这个量情而定,草香也说不上来好或不好。但是,她自家赶上了,当然是希望能够网开一面的。

        草香一路应付着孩子们的招呼声来到福利院,福利院的房子也不再是当初预计的三层楼。因为人员猛增,不得不增加房屋。建筑面积又占了不少的菜园地,新增了八栋六层楼。其实还可以建更高层的,只是需要安装电梯,电梯对孩子们来说,反而不安全。

        守着大门的门卫以及保安,全部都是刘忠军介绍的退伍军人。虽然四五十岁,年龄偏大,但是都很认真负责。而且大多都是见孙子的爷爷了,对待福利院里一些调皮捣蛋的孩子相比于年轻人,那耐心好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草香到的时候,正在大门值班的是赵强。见到小老板过来,赶紧从值班室跑出来,帮忙把大门推了个半开,好让小老板直接骑车进来。

        “小老总怎么这会儿过来了?你爸和你妈都不在呢!”

        爸妈不在?

        草香过来就是为了看看爸爸妈妈的,出去这一趟回来,一直忙事情,还没来得及过来。这顺道来了,竟然不在。

        “那您知道我爸妈他们去哪儿了么?”

        “好像是有人请客,具体在哪儿吃饭我就不知道了。”

        “谢谢!”草香没有再问,两腿一蹬,又把车子骑起来,去了大厨房。

        大厨房是草香小堂姨王洪霞在主管,刘余金和王洪英两个人都出去的时候,只要不是什么私密的事,基本上都会跟王红霞交代一声。既然是别人请客,草香想着自己也没有什么紧要事,就不打电话给老爸老妈,问问洪霞姨,是什么人请客就得了。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人,是老家那儿的。你上小学的时候,天天经过的那个万老院村还记得不?”

        草香点点头:“记得!不过,他们村的人请我爸妈干嘛?”

        王红霞讥讽的呵呵笑:“能干吗!他们那个大队的人你又不是没听说过,一个个都眼皮子浅的很。那年,看你们生产队家家种大棚菜挣钱了,就求着你爸还有明华,帮他们搞大棚菜。结果呢!明华跟农科院的人帮他们把大棚菜搞起来了,他们又眼热你爸挣得差价比他们的卖价还高,又心疼分给农科院的三成收入。

        签了十年的合同,还没到五年,他们一家家的都毁约了,自己种自己卖。头两年还行,听说家家都挣了不少。只是这大棚菜哪是那么容易种的?第三年头上就开始生虫子、烂根、光开花不结果,一年四季都收不到什么。就那好不容易收上来的一点点,还卖不掉!人家收菜的说是农药打的时期太近,鼻子凑近一点都能闻到一股子呛鼻的农药味。谁敢买啊?

        这不!从去年的时候,就装可怜去找你老资帮忙跟明华说情,还想再跟农科院签约。明华给你老资面子,带人过去看了他们的地!农科院的人把那地给化验了一下,说是那地全被毁了。他们为了高产,什么化学肥料都敢往里撒。农科院的人说了,那地起码得空养三年,让杂草把那些化学肥料的有害物质给耗尽了,才能开始种大棚菜。你瞧瞧,这还没到两年呢,他们又找来了。你要是提前打电话回来,说你要过来,你爸你妈一准以你为借口把他们这饭局推掉。”

        万老院村人的人品比起他们树塘村人来,的确差远了!他们树塘村跟农科院合作十年之后又续约,从来就没有出现过毁约的情况。后来,还在农科院技术员们的帮助下,大量养殖大白鹅、笨鸡、黑毛猪,这么多年,偶尔有病死几个的,但是从来就没有瘟疫、大片病死的情况发生过。

        这动物养殖,本来是技术员们因为树塘人招待他们太热情,感觉不好意思就在空闲时帮帮忙,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报酬。是树塘几个养殖大户觉得有技术员在,这养牲口才放心,便商量好,主动给他们分一成利。就这样,一好两好大家好,双方合作都很愉快,更加存托出万老院村的人人品不堪。

        草香有些无语的摇摇头!

        “今天推掉,明天他们还会再找过来!我估计他们找我爸要谈的可能是以后的收购问题,现在菜农的菜想要自己卖出去,可难了!您没听新闻上报道:某某地方上千亩的菜,几分钱一斤都卖不出去,只能烂在地上的事么!”

        “可不是呢!他们就光眼红人家挣得那点差价,可不知道这中间的费用更多呢!又是税、又是运费、又是人工费、又是损耗,临到最后,能到手的又能有多少?!”

        草香呵呵干笑!有句话没好意思接上来:能到手的肯定不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