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亲爱的,不要走进那条河

第十六章亲爱的,不要走进那条河

        井九问的很随意,顾清的心里却响起了一道惊雷。

        他端着茶杯的手顿时僵住了,低声说道:“我还没对甄桃说……说不出口。”

        赵腊月看了井九一眼,心想你现在怎么对这种男女私情如此关心?

        井九没有注意到她的视线,继续说道:“那就瞒着,一直瞒到她死或者你死。”

        赵腊月又看了他一眼,心想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但忍着没有说什么。

        井九接着说道:“这次让你回来是要准备掌门就位大典的事情,办完了你再回朝歌城。”

        顾清对师父的事情最为上心,一百年前便与元曲把掌门大典的事情理了个清清楚楚,只是有件极麻烦的事情需要提前处理。

        “按照门规,到时候师父您得把承天剑拿出来……”

        他注意到井九的神情没有什么变化,继续说道:“依我看来,应该提前修改门规。”

        对井九来说,承天剑是最有威胁的存在,当年他就是因为不肯拿出来,才会被方景天等人逼出青山。

        他说道:“无妨,剑鞘在我手里,难道还有人能夺了去?”

        顾清心想也对,师父现在是已经是通天大物,便是方景天都不是他的对手,加上手握青山剑阵,放眼世间有谁能从他的手里把承天剑拿走?

        既然要做事,那就赶紧做,他喝尽杯中茶,便去了道殿找元曲商量。

        不多时,平咏佳从道殿里走了出来,从他不时回头的模样来看,竟是被赶出来的。

        “师父……”他走到竹椅旁,摸了摸头,一脸的紧张,终于鼓起勇气说道:“您真准备让我去剑峰啊?”

        井九没有说话,赵腊月说道:“他做了掌门也没去天光峰。”

        平咏佳听明白了意思,不由大喜,赶紧提起铁壶给二人把杯子斟满,说道:“可是……我什么都不懂,真不会做峰主啊。”

        赵腊月说道:“我也不会,而且你以为他就会做掌门?”

        井九看了她一眼,知道这是因为先前与顾清的那番对话带来的因果。

        平咏佳哪里明白两位师长之间的暗流涌动,挠着头苦恼说道:“但我连苍鸟剑法都不会,他们怎么会……”

        话音方落,井九从怀里取出一本小册子扔了给他,问道:“还有事吗?”

        平咏佳拿出皆空剑,有些不舍又有些无奈说道:“我不用剑,那这剑怎么办?”

        井九说道:“随便。”

        平咏佳看了赵腊月一眼,终于明白了些什么,赶紧行礼告辞,跑回了道殿里。

        不多时,道殿里传出眼力价儿、不懂事之类的嘲笑声。

        神末峰的空气都变得松快起来。

        赵腊月端着茶杯坐到竹椅尾端,看着他问道:“两件事情先办哪件?”

        井九说道:“中州派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想来会变得聪明些,不等我与他分出生死不会动手,那我只能先办他。”

        ……

        ……

        宁静的小山村里满是稻草被割断后散发出来的味道。

        那些散落在各处的宅院,还有那些高高挂着的红灯笼却又冲淡了山居的意味,透着股富贵而腐朽的气息。

        阴三在山溪里冲了个澡,回到农居里,与那个矮瘦的老丈笑着说了两句话,便回到了自己的小屋。

        小屋里的陈设很简陋,点着一盏油灯,因为要省钱的缘故,灯绳被剪的极短,火苗如豆,十分昏暗。

        玄阴老祖坐在床上,眼里的幽焰也如豆子般,一脸唏嘘。

        “真人……就算是想重蹈红尘,感悟真义,何至于……过的这么苦?”

        “我在果成寺听了很多年的经,对蹈红尘这种事情却没什么兴趣,这方面我们师兄弟确实有些像。”

        阴三把湿毛巾搭在椅背上,笑着说道:“我只是想知道他这一世是怎么过的。”

        玄阴老祖摸了摸自己稀疏的头发,难得地带着嘲弄意味说道:“传闻里他只用了九天便学会了所有事情,您这停留的时间是不是太长了些?”

        “你是说我的天赋悟性不如他?”阴三推过去一碗清水便作了茶待客,“不管是劈柴烧火,还是割稻打粮,我以前都做过,只不过后来忙着修行,做大事,济苍生,渐渐忘了而已,难道你以为我真是要学这些?”

        玄阴老祖端起清水喝了口,有些不知滋味地啪嗒了一下嘴,说道:“那您留在这里究竟是做什么?做这些便能知道他这一世到底是怎么回事?”

        阴三指着自己的眉心说道:“我刚才在溪里的时候,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玄阴老祖把水碗放回破桌上,盯着他神情凝重问道:“何事?”

        阴三说道:“他从小生活在皇宫,被祖师带回青山后也只知道修行,从来没有做过这些事情,为何他要做?除了适应身体之外更重要的是……他想走另外一条道路。”

        玄阴老祖想着这一百多年里关于井九的那些传闻,摇头说道:“怎么也看不出与以前的景阳有何区别。”

        “这便是破而后立,哪怕看着没有什么改变,终究是另一层了。”阴三似笑非笑说道:“或者说是第二条河流。”

        玄阴老祖说道:“真人的意思是?”

        “他在第二条河里随波逐流,我却不该随之而动,忘了自己的那条河。”

        阴三笑着说道:“他修他的道,我灭我的世,如此才对。”

        玄阴老祖忽然觉得房间里多了些血腥的味道,抽了抽鼻子,又揉了揉鼻子,说道:“道不同,只怕会有阻碍。”

        当年景阳带着元骑鲸与柳词在太平真人的身后捅了那一剑,为何?

        再如何不理世事,再如何懒,遇着灭世这种事情,总要出剑。

        “我第一次下冥是七百多年前的事。”

        阴三说道:“我准备了这么多年,我不相信他能真的算尽所有事,如果能,也不见得能破,因为这是我的河。”

        玄阴老祖自然知道他们这些年看似丧家之犬,在世间流离失所,实则是在朝歌城,在青山宗,在各大宗派都还隐藏着很多太平真人的追随者,问题是就算那些人同时发动,又如何能够把朝天大陆毁掉?

        屋外忽然传来扑楞的声音以及数道夜风。

        阴凤踱着愤怒的步子进到屋里,用微尖的声音说道:“方小四这个蠢货,一点都不懂忍辱负重,居然又被他关进了隐峰!”

        阴三起身走到屋外,望向夜空远方的青山群峰,沉默了很长时间。

        那名矮瘦老汉早已沉沉睡去,发着幸福而无知的鼾声。

        忽然,山村里某处传来喧哗的声音,隐隐还有骂声与哭声传来。

        阴三没有理会那些,依然看着夜空沉默不语。

        阴凤飞到墙头,望向远处的祠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长长的尾羽有些无趣地摆动了两下。

        今夜柳族的老爷们抓着了一个与佃工通奸的寡妇,这时候正在开祠堂用刑。

        想来夜色再深些的时候,那对奸夫**便会被沉进塘底。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当年我曾经想过,那我算得道者还是迷途者呢?”

        阴三忽然说了一句与方景天无关、与柳族祠堂更没关系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