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一拳,一个通天

第四十五章一拳,一个通天

        赵腊月向前踏了一步。

        数道剑光自她的衣裙里散出,发绳无声而断,黑发散开,便如泼墨。

        同时,顾清向侧方踏出了一步,散发出来的气息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提升。

        宇宙锋无声而起,便要伸向井九怀里的那只白猫。

        从始至终,他们两个人没有对视一眼。

        这种默契存在于所有的青山弟子之间,更何况是神末峰上的人们。

        当年在桂云城,赵腊月与柳十岁杀洛淮南时,也是如此。

        没有人想得到,赵腊月与顾清会忽然出手,或者说没有人敢这么想,尤其是后者。

        在所有人看来,顾清脸色苍白,神情茫然,明显已经被发生在他师父身上的事情震住了。

        感受到他的气息狂暴提升,人们才震惊发现,他竟在破境!

        破境是修行里最重要、也是最艰难的事情,稍微受到打扰便会失败,修行者往往需要做很长时间的闭关准备——无论丹药还是道法或者意志——然后在师长或者阵法的保护下开始。

        像顾清这样当众破境,真是极其罕见的事情,难道他就不担心出问题?当然更没有人会想到,他的真实目的是借破境之时的天地灵气异动杀人,都以为他今天受到的惊吓太多,走火入魔了。

        人们之所以想不到顾清会选择当众破境,那是他们不知道神末峰闭关以及破境的光荣传统。井九这个异数不提,顾清与元曲以前破无彰境的时候便很随意,赵腊月甚至是在追杀太平真人的过程里破了游野中境!

        当顾清吸引了所有人注意力的时候,赵腊月已经准备斩出九死剑诀里威力最大、也是最为凶险的那一剑。

        自衣裙里飘出的微暗剑光、随黑发轻飘的剑意,那都是后天无形剑体催发至极致的征兆。

        只要白猫被宇宙锋送至方景天的脸上,她便会出剑。

        ……

        ……

        忽然有风起。

        不是罡风,却吹散了所有的气息。

        顾清散发出来的那些狂暴气息被吹散了。

        赵腊月散发出来的杀气也被吹散了,就连后天无形剑体的剑光,都被这风吹的有些黯淡,似乎随时可能消失。

        天光峰间的云海生起无数巨浪,翻滚不安,丝缕如剑,看着令人生畏。

        青山诸峰的长老弟子纷纷驭剑而避。

        八方云台也随之远去。

        云海掀起的巨浪卷向天空,隐隐化作一道剑形。

        这不是真实的飞剑,而是剑意的实质化。

        那道剑意给人一种岁月漫长的感觉,却又像刚初生的凶兽那般暴虐嗜血。

        能让天地生出感应,云海自行拟形的剑意……这已经到了怎样的程度?

        凌乱的黑发在风里狂舞着,苍白的脸上隐隐出现数道血线,赵腊月盯着轮椅里的枯瘦老者,眼里满是愤怒的情绪。

        顾清的破境被这道强大的剑意直接打断,情形更是糟糕,喷出一大口精血。

        泰炉真人看着赵腊月与顾清二人欣赏说道:“你们这两个晚辈如此弱小,居然敢动念杀我……不愧是我青山弟子。”

        云海恢复了平静,那些云台也停止了离开。

        布秋霄看着峰顶那辆轮椅,眼神有些凝重。

        柳十岁在他身后,悄悄收起了管城笔,就像是刚才什么都没有准备做。

        布秋霄看了他一眼,也没有说什么。

        “如此老朽,居然还有如此威势,当年岂不是通天上境!”

        昆仑派掌门何渭看着那边,脸色苍白,喃喃说道:“青山宗……到底有多少个通天?”

        云台距离天光峰顶有数里距离,何渭的声音也不大,泰炉真人却依然听到了。他转头望向那边,翻了一个白眼,带着暴虐与轻蔑的意味说道:“如果我不是通天上境,太平小贼不早就杀了我?为何要把我在剑狱里关这么多年?”

        云海已静,那道巨大至极的剑影却依然未散,就在天地之间,俯瞰着所有生灵。

        看着这幕画面,各宗派的修行者震惊无语。

        谁能想到这位泰炉真人死期已近,但境界依然高深至极,剑道修为更是深不可测!

        果然不愧是青山宗辈份最高、资历最老的老怪物!

        接着有人想到,莫成峰当年有如此恐怖的剑道怪物,居然还是被血洗,泰炉真人更是被囚禁在剑狱里六百多年……

        那当年的太平真人与景阳真人又可怕到了什么程度?

        ……

        ……

        天光峰顶的风雪,是随着三尺剑一道出现的。

        先前那刻,风雪被剑风吹散,转眼间便再次聚集,然后落下。

        数息时间,泰炉真人的身上便多了些积雪,脸上多了数道裂口,却没有血流出来。

        纵然他当年是剑杀天地的怪物,值此油尽灯枯之时,也不可能是元骑鲸的对手。

        “我的精血已干,活不了多久,你何必急于一时?”

        泰炉真人全无惧意,看着元骑鲸怪笑说道:“难道你担心我把这个剑妖给杀了?”

        元骑鲸沉默收剑。

        雪渐停。

        风依然拂白衣,极劲。

        井九从椅子里站了起来。

        被囚剑狱六百年,泰炉师叔果然悟出了一些新的剑道路数,如果让他临死前大闹一场,还真会出问题。

        他望向赵腊月与顾清,眼神温和而认真,然后唇角微扬,笑了起来。

        没有人想到,以赵腊月与顾清的境界,居然敢对泰炉师叔动杀念。

        就连他都没有想到。

        然后他望向了峰顶的那一边。

        “当初我就认为应该直接把你一剑杀了,但师兄惜才,觉得你能想明白,留给青山后人用用也好。”

        井九看着泰炉真人说道:“你想不明白,就应该早早死去,用如此痛苦的方法苟延残喘这么多年,不辛苦吗?”

        泰炉真人微微眯眼,没有想到他居然知道自己的续命苦法。

        紧接着,泰炉真人闻到了一道淡淡的焦糊味道。

        那是用了数十年的老铁锅边缘火起的味道,也是火石在地面高速摩擦的味道。

        这不是因为年老体衰而产生的错觉,而是通天大物的自主感应。

        这种感应意味着杀意,也可能意味着死亡。

        “你这个剑妖难道想杀我灭口?”

        泰炉真人看着井九嘲弄说道。

        下一刻,井九从他的视线里消失了。

        再下一刻,井九来到了他的眼前。

        如此诡魅而快速的闪掠,自然带起了风,风带起了衣袂。

        衣袂里飘出了十余道剑光,比赵腊月先前的剑光明亮不少。

        “先天无形剑体!”有人惊喜喊道。

        “不!他果然就是剑妖!”有人恐惧叫道。

        ……

        ……

        修行界都流传着井九身法如鬼似仙的说法,亲眼看见过的人并不多。

        直到这一刻,人们才知道原来传说毫无虚假,有些人也因此更加相信方景天的话。

        如此诡魅的身法,如此难以想象的速度,甚至远在中州派的天地遁法之上,除了飞剑还有什么能做得到?

        井九来到了轮椅前。

        方景天没有动。

        不知道他是信任泰炉真人的意剑本事,还是有别的原因。

        泰炉真人看着他,在神识里说道:“你不该停下来,不然以你的速度,还真可能打我一个措手不及。”

        井九:“无论在何处出剑,我的剑都是一样的快。”

        泰炉真人:“可问题就在于,你不应该用剑来杀我。”

        云海里的那道巨大的意剑已经消失。

        那剑穿过遥远的距离,来到天光峰顶,在泰炉真人的身前布下了无数道屏障。

        那些都是密密织在一起的剑意。

        便是再强大的仙剑,也无法穿过。

        井九当然知道这些屏障是什么。

        他用来囚禁太平真人与雪姬的“千里冰封”,就是脱胎于莫成峰的这种诡秘剑诀。

        “就算你是万物一剑,终究还是剑。居然想用剑体杀我,你真让我很失望。”

        泰炉真人在神识里遗憾说道:“看来你果然不是景阳,他绝不会犯这种愚蠢的错误。”

        这段神识里的对谈在现实世界里只用了极短暂的片刻时光。

        在绝大多数人的眼里,井九的动作没有任何停顿。

        他从椅子上站起。

        他离开那间小庐。

        他来到峰顶对面。

        他站在了那辆轮椅前。

        他举起了右手。

        向着泰炉真人轰了过去。

        ……

        ……

        是的。

        是轰了过去,而不是斩了下去,也不是劈或斩。

        他的衣袖与手臂上也没有闪现出剑光。

        相反,他的拳头里却散发出了无数道黑光,黑光里又夹杂着一些金色。

        那些黑光极其浓郁,看着就像是冥界的夜色一般。

        那些金色极其尊贵,看着就像是朝歌城的皇位一般。

        泰炉的眼里流露出极其古怪的情绪,大概是在想,既然你是一把剑,怎么会用拳头?

        喀喀声响里,那些由剑意织成的、看似不可突破的屏障,就像是冰块一样纷纷碎裂。

        井九的拳头穿行而过,落在了泰炉的胸口上。

        轮椅散成齑粉。

        天光峰震动。

        云海骤散。

        蓝天如瓷。

        青山无声。

        ……

        ……

        泰炉真人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井九,似乎在问,难道你是一直在等着我离开剑狱来这里?

        井九嗯了一声。

        清风拂过泰炉真人的身体,把他变作了无数粒光尘。

        光尘随风而去,渐渐变得黯淡起来,就如真正的灰尘,落在崖间云里,再也无法找到。

        无数道震惊的视线落在井九的右手上。

        泰炉真人就被这么轰死了?

        就算井九是修行界历史上最年轻的破海境,但他还是破海境。

        就算他是景阳真人转剑重生,他也还是破海境。

        一个破海境,怎么可能用如此简单而直接的方式杀死一名通天大物?

        看着井九的右手,布秋霄的神情更加凝重,明显多了很多警惕的情绪。

        白真人的眼神微动,似乎在推算着什么。

        禅子叹了口气,满满的都是麻烦的味道。

        就算井九是万物一剑,右手再如何锋利,泰炉真人也能挡住。

        不是他的拳头厉害,而是他握着的东西厉害。

        那些参加过问道大会的修道者,比如白早与卓如岁还有奚一云、柳十岁,忽然想起了一幕有些相似的画面。

        当时在青天鉴旁,井九只用了一拳头便废了白千军,如果不是白真人出面,白千军肯定当场就死了。

        那时候的井九用的是左手,手里握着的是那道长生仙箓。

        今天呢?他居然能一拳打死一名通天,右手里握的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