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六章祖孙相逢应不识,怎知火锅入人心

第一百五十六章祖孙相逢应不识,怎知火锅入人心

        一道剑虹穿胸而过。

        玄阴老祖闷哼一声,如落叶般飘落。

        他的境界与青山掌门柳词真人相差不远,但刚和神皇正面硬撼一掌,神识受到极大冲击,如何能够避得过柳词蓄势数日、还有青山加持的最强一剑?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玄阴老祖必死无疑的时候,那片落叶忽然消失在了风中,只留下一道燃烧的黑烟。

        那些黑烟由极细的黑色粉末组成,应该便是先前他偷袭麒麟时用的金刚杵,不知被他用何种邪法替代了自己的身躯,暂时保住了性命,而之所以燃烧是因为老祖的精血洒落,表明他还是受了重伤。

        那道剑光消失在云海之中。

        这件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

        云海翻滚不安,就像是神末峰顶的积雪,被那只叫做刘阿大的猫在里面穿行。

        无数道剑意出现云海的上方,洒落大地,笼罩住东海畔百余里范围的山河湖泊。

        那些剑意或者森然,或者澄静,交织在一起,却不像是一张网,而更像是一座山,或者说一把巨剑。

        隔着十余里的距离,那些剑意依然清晰地传递到地面,果成寺的护山阵再次被激发,显得极为警惕甚至不安,边缘的那些冬树摇晃不定,针般的树叶不停落下,像下雨一般。

        果成寺外的那些村民和没有回家的病人们,感受不到这些剑意,却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内心深处的敬畏与恐惧。

        爆竹与腊肉的味道被切成碎片,与年节的气氛一道随风而逝。

        那些剑意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巨剑的剑锋所向由果成寺而北,然后折向东面,来到海上。

        海波骤静。

        无形巨剑的剑锋再次北移。

        沿途所经之处,邪修妖物们纷纷现形,四散逃离,有些自知罪孽深重的大妖更是顾不得地脉危险,拼命向地底钻去。

        剑锋落在水月庵外。

        通往冥界的通天井变得比平时更加幽静,听不到呜咽的风声,有两三只避开经文符咒的弱小阴灵,刚刚露出头来,便被悄无声息的镇压成青烟。

        水月庵主在湖畔站起身来,感受着高空里的那些剑意,脸色凝重,心想究竟出了什么事,青山居然启动了剑阵!

        她转身望向屋内。

        圆窗里,过冬还在沉睡。

        庵主默然想着,师姐你究竟何时能醒过来?

        ……

        ……

        不管是正道宗派的领袖,还是邪道小宗的鼠辈,不管是人间的年鬼,还是冥界的阴灵,在这片剑意之前,都感到了恐惧。

        这就是传闻里的青山剑阵?

        远在万里之外,却能影响到东海畔的天地,这真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渡海僧看了眼昏迷中的卓如岁,感慨想道,被青山剑阵盯着,果然是必死无疑的事情。

        难怪玄阴老祖和另外两名遁剑者,空有绝世神通,却只能不见天日的活着。

        如果不是某人早有准备,相信玄阴老祖已经死了。

        而且玄阴老祖这时候身受重伤,如果不能隔绝青山剑阵的探查,谁知道还能活几刻?

        玄阴老祖的精血从天空里落到果成寺里,依然还在继续燃烧,很快便点燃了静园附近的几座殿宇。

        果成寺高僧以最快的速度撤了明火尊者护山阵,改持净水尊者持瓶阵,却也只能让火势稍微受些控制,变得小了些,却无法立刻把火扑熄。

        数百名僧人从前寺后院各座大殿里赶了过来,提着水桶准备救火,忙成一片,场面看着极为混乱。

        井九转身望向静园后的那两座山。

        山间隐隐可以看到成华殿的檐角。

        没有人。

        ……

        ……

        在井九望过来之前,成华殿檐角上曾经发生过一段对话。

        当时卓如岁刚刚抬起头来,望向了玄阴老祖。

        阴三与白猫在青山里生活了无数年,自然最为敏感,已经判断出来即将发生何事。

        白猫眼里闪过一抹阴冷的意味,默默想着道:“这下你就惨了。”

        阴三逃离剑狱,借体重修,至今不过三十年,就算他的天赋再好,经验再如何丰富,一步弯路都不走,现在最多也就是个游野境。如果玄阴老祖被杀死,他失去了超强者的庇护,如何能活下去?

        奇怪的是,阴三很平静,似乎早就猜到柳词会出剑以及青山剑阵启动。

        他似乎也并不在意玄阴老祖的死活,说道:“我说过今夜就是看戏。”

        白猫眼瞳里的阴冷情绪再次转化为畏惧,心想难道还会发生什么事?

        阴三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成华殿外的树林里响起一阵树枝断裂声,血色的剑光如云霞般漫了出来。

        一道身影破空而起,落在檐角之上,正是赵腊月。

        她被井九扔到了那片树林里,摔的不如何重,心神却有微乱,直到这时候才稍微清醒了些。

        她看着那名年轻僧人,带着警惕问道:“你是谁?”

        阴三感慨说道:“真是无礼,难怪从一开始我就不喜欢你。”

        说完这句话,他脚尖轻点檐角,如大鸟般飘起,很快便消失在成华殿那边的山林中。

        如此迅疾却又飘渺的身法,赵腊月只在一个人身上看到过,心里警意大增,却毫不犹豫驭剑而起。

        弗思剑化作一道艳丽的血光,也消失在那片山林中。

        白猫终于重获自由,转首望向山林里,下意识里向那边走了几步,然后停下脚步。

        它转头向檐角最前方走去,看着静园那边,确认井九没有什么事,又慢慢停下脚步。

        究竟应该往哪边走?

        这真是世间最深奥的问题,最艰难的选择。

        它很犹豫,很挣扎,生出无限的羞怒,最终往檐角上一趴,干脆不动了。

        爱谁谁。

        本猫不伺候了。

        ……

        ……

        青山九峰主剑里,不二剑最快,三尺剑最冷,皆空剑最轻,如岁剑最柔。

        弗思剑在九剑里排名最后,但作为景阳真人当年的佩剑,威力与层阶自然绝非最后,如果以速度论甚至最快。

        在青山九剑里最快,便几乎可以说是世间最快的那把剑。

        游野初境的赵腊月,全力驭使弗思剑剑,可以及得上驭使普通飞剑的破海境界剑修。

        转瞬之间,她便越过了成华殿后的山林,经由果成寺最外侧的僧舍,来到了侧门外的那片山崖间。

        令她感到震惊的是,那名年轻僧人没有剑,也没有动用法宝,也看不出用了什么凌空道法,只是轻挥衣袖,便能飞的如此之快,竟连她都追不上。

        如果年轻僧人是位通天境大物倒也罢了,问题是她的剑目敏锐,非常确定,对方的境界与自己只是差不多而已。

        对方用的到底是什么手段?难道是位鸟妖?

        更令她感到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那名年轻僧人忽然转过身来,看着她微笑说道:“我可不是妖鸡,你不要瞎想。”

        让赵腊月震惊的有两个原因。

        这名年轻僧人转身飞御,潇洒至极,速度却没有丝毫减慢,实在可怕。

        而且他居然一口说出阴凤大人极隐秘的名讳,说明他与青山有极深的联系!

        “前辈请留步!”

        赵腊月沉声说道,飞剑却也没有丝毫减慢,向着对方追了过去。

        鸟影与剑光先后飘过山崖以及崖下的菜园。

        菜园里传来吱呀的声音。

        那是有人推开了门。

        “怎么了?”

        “没事。”

        ……

        ……

        天光移了一分,树影增了数寸,已经离开果成寺七十余里。

        红霞敛收,赵腊月现出身形,踏剑凌空,望向官道旁那株巨大的榕树。

        旧年最后一天,人们都在家里过年,官道上没有人,不用担心被吓着,或者是被修行者战斗的余波害死。

        榕树里传来清悠的笛声,喜庆的程度没有到欢迎新年,仿佛只是在替清天司的官员感到庆幸。

        阴三斜倚在树枝上,双手拿着骨笛,随意吹了几句便放下了。

        他也觉得有些累,气有些不足,需要休息一会。

        “不着急,你可以多歇会儿,我觉得你的笛子吹的很好听。”

        赵腊月面无表情说道:“虽然这时候吹笛子,确实有些莫名其妙,太过装腔作势。”

        按照她的性情,好不容易终于追了上去,当然应该直接驭剑杀向对方,而不是开口说这些废话。

        修行界对她的风评也是如此。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她想拖些时间。

        以如此快的速度驭剑,对她来说也是很大的负担,她需要时间回复。

        更重要的是,她没有自信……能够留下这名年轻僧人。

        无论是拖时间还是没有自信,对她来说都是很罕见的事情。

        这与年轻僧人展露出来的神妙身法有关,更因为成华殿顶的那幕画面,一直深深刻在她的心里。

        当时白鬼大人被这名年轻僧人抱在怀里,表现得乖巧老实至极。

        在神末峰顶这么些年,无论是她还是顾清、元曲都没有看到过它这样。

        这个年轻僧人居然能够制住白鬼大人……她再如何自信,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是此人的对手。

        “想拖时间?真不像是传说里的赵腊月。”

        阴三把骨笛插回腰间,看着她微笑说道。

        赵腊月不在意对方看出自己是在拖时间,因为她知道自己不是胡贵妃,也不是小荷,不擅长演戏。

        “那么前辈又是传说中的哪位?”

        阴三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说道:“井九不敢把鸡犬带在身边,老龟他又带不动,那就只能带着猫,问题是……猫的胆子向来很小,所以我的境界其实没有你想像的高,你要不要试着杀杀我?”

        青山四位镇守大人,在这名年轻僧人说来,便像是邻家养的宠物……赵腊月接着想到,先前自己想对方难道是只鸟妖的时候,对方曾经给出过回答,然后自己这时候想白鬼大人的时候,他又做出了解答,神情微变。

        难道对方会读心术?

        “读心术是什么东西,那是江湖术士玩的把戏,我用是道法,又不是戏法。”

        阴三叹息说道:“青山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井九就没教过你一剑包容万千的道理?”

        赵腊月的猜测得到了证实,她的眼神变得更加警惕,心想自己究竟遇到了怎样一个怪物。

        下一刻,她便把所有的这些想法都驱除出识海,剑意归宁,进入道心通明,防止被对方窥知自己的心意。

        就是在这一刻,她想到了某种可能。

        阴三微微挑眉,显得有些不悦,微嘲说道:“为何不想了?因为怕被他人猜到自己的想法于是干脆不想,就像因为担心被世事扰乱了自己道心所以从不入世?因为担心拉屎,所以不吃饭,因为担心会死,所以干脆不活着?”

        赵腊月沉默了会儿,说道:“你如何想与我无关,我如何想也与你无关。”

        阴三面无表情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你吗?因为你变得越来越像他了,什么都不管,只知道剑守己身,修行破境,无趣至极,大道在天下,亦在一饭一食之间,绝情灭性这种路子,实在俗气。”

        赵腊月说道:“这是修道者的本分。”

        阴三摇头说道:“不,你是被他带进了歧途,我知道你本来很喜欢吃火锅,但想来现在早已不再。”

        赵腊月说道:“你错了,我现在还是很喜欢吃火锅。”

        阴三眼神微变,说道:“难道他不管你?”

        赵腊月看着他的眼睛,认真说道:“他告诉过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所以他不喜欢吃火锅,但不会阻止我吃火锅,而你喜欢吃火锅,便想着让全天下人甚至冥间的人都来吃,这才是错的。”